方浩宇看着一脸慌张的亓官夏,“你放心,虽然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但我还是会尊重你的意见,我不会强迫你的,你放心”。

  “在我的人生字典中就没有怕这个字,难道你一个男人还能对我做什么事情吗?”亓官夏故意把男人两个字咬重,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就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傲气,对于在部队在社会上永远都是颇受尊重的亓官夏来说,这个男人很自然的挑战到了她的底线,她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臣服在她的军装下。

  “很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呜呜~~~~方浩宇,你够狠,你放开我······”

  ……………………………………………………………………………………………………………………………………………………………

  当早晨的太阳升起时,亓官夏虽然身上酸痛,但还是在生物钟的警示下醒来了,方浩宇早已不在房间“这个男人真是有病,说好了不强迫我,最后还是一夜没让我睡,他是铁打的吗”

  酷匠Q网正!-版,D首发$8

  亓官夏打开窗户,看着对面的花园“这个男人还真是会享受”,她跑到花园里,“嫂子好”,穿着一身海军常服的一个男人对她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喂,亓官夏,你怎么不换衣服,赶快回去换衣服”亓官夏不满的看着瞪了他一眼,慌张的看着旁边的客人跑开了。

  “哈哈,浩宇,这就是你那个新婚老婆呀,真是够逗得”“这个女人的逆鳞太多了,我非把它都给拔了”

  亓官夏以最快的速度洗漱换好衣服,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微红的脸,“这次丢人丢大了”

  亓官夏直接离开了新房回到了部队。

  亓官夏正在恨恨的想着早晨的事情,全然没有听到开会的内容“亓官夏”“到”“你们小队的15个人和中队长从明天开始配合去空军特种兵大队配合他们训练一段时间”“是”

  亓官夏带领着陆军特种战队唯一一个女排到达了空军特种大队。前来迎接的士兵看见这些英姿飒爽的女士兵,殷勤的接过她们的行李带她们去宿舍。

  负责接待亓官夏的士兵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小伙子,一路上在不停的介绍她们大队,“亓少校,我们中队长方浩宇可厉害了,年纪轻轻就坐上了大校的位置,而且他的散打尤其厉害,简直是出神入化呀”“谁,你再说一遍”“方浩宇呀,怎么了”“没什么,没什么”亓官夏有些尴尬的冲接待她的士兵笑了笑“方浩宇那小子怎么也在这,真是倒霉,越不想看见他就越是碰见他”

  “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负重越野20公里不能超过18分钟,这些日子不来看着你们就都一个个松懈了,现在重新跑一遍,16分钟回不来的再跑一个,开始”战士们哗啦啦的都开始拼命的往前冲,亓官夏看着方浩宇,“这个男人平时还挺横”,“我们中队长这不是横,他只是有一些冷罢了,其实平时不训练时他对我们挺好的”“切”亓官夏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步。

  “稍息,立正,在空军特种大队,我们不能给我们陆军特种兵丢脸,一定要好好表现,听到没有”“是”

  “雷凡,欢迎你们来我们这里,现在你们是去休息呢,还是进行训练呢”“韩向,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来这里不光因为上面的任务,其实我们也想和你们的军人切磋切磋”“方浩宇,你来试试”“是”“你们谁来啊”“报告,中队长,我来”“出列”“是”

  亓官夏挑衅的看着身旁的方浩宇,得瑟的冲他笑着,看见亓官夏,方浩宇就气不打一处来,“报告,大队长,我不跟女人比”“怎么,你看不起女人”“我和女人比别人该说我不懂怜香惜玉”“我不用你让,方浩宇,我们今天就好好比比”“你可别之后哭哭啼啼说我不让你”“别被啰嗦,比就比,哪来那么多废话”

  “怎么,你们认识啊”“认识”“不认识”两人同时回答,亓官夏彻底被激怒了,“好了好了,这件事待会再说,先比吧,你们比什么自己做决定”“散打”亓官夏就是想要挑战他的强项。

  两个人打的不分上下。但亓官夏的体力到后面就越来越跟不上,最后被方浩宇一摔,狠狠地跌坐在地上,亓官夏愤愤的看了方浩宇一眼,起身回到队伍里。

  “好,打得真好,我很久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比赛了”韩向豪迈的鼓起了掌,大家也跟着韩向一个个鼓起了掌。

  方浩宇向亓官夏哪里看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胜利的傲气,亓官夏有些小孩子气的瞪了他一眼。方浩宇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好了,大家都解散吧,回去休息休息,养足精神,你们舟车劳顿也一天了。”

  方浩宇拉住亓官夏,“喂,你住哪”“不用你管,我现在很不想见到你”,亓官夏对着他大哄着,满脸是藏不住的不服输的怒气。亓官夏甩开他,生气的往前走。

  “死小子,你们认识啊”韩向看着亓官夏的背影,笑着问道。方浩宇露出一个玩味的笑脸,“我媳妇儿”“她就是你那个媳妇儿啊,真是火气够大的”

  亓官夏躺在床上,想着方浩宇,十分抓狂,方浩宇推开门就看见亓官夏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方浩宇,你怎么进来的”亓官夏扑通一下坐了起来,“你都没有搜门,我一推就进来了”,“收拾收拾行李,离开这间宿舍”“喂,我离开这里了去哪睡觉呀”“去我哪里呀”“凭什么,我就不去”“凭你是我媳妇儿,你们领导都同意了,他说了,这是命令,不能违抗”“哦”

  亓官夏使劲压住心中的怒火,拉着行李跟在方浩宇的后面。

  “嫂子好,嫂子好…………”亓官夏每到一个地方就有士兵和她打招呼,“喂,方浩宇,是不是你说的我们两个结婚了的”方浩宇摊了摊手,“是他们问我的,我总不能骗他们呢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