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冒顿苏合来的时候带了一个随从,可在遇到李不归后,这随从便被他派遣回驿馆寻人去了。

  现在他正快鞭催马,向着西南方向奔去。

  奔至一处树林,这冒顿苏合突然勒住缰绳停了下来,调转马头对后方喊道:“出来吧!鬼鬼祟祟的跟了我这么久,也不嫌累?”

  自那树影之后,走出一位苍老的身影,细看之下,正是那被称为巴台的老者。

  “冒顿小子!将那本《四象诀》卖给我!我出一万五千金!”

  “哈哈!巴台大伯,你是不是练功把脑子烧坏了?敢拦我冒顿苏合!你就不怕你那个小小的巴台家跟着你一起喝西北风?”

  那巴台听到冒顿苏合的话,脑门上的青筋直跳,手掌之上,淡淡白芒若隐若现。

  Y更,|新/最快j)上…5酷%匠网%

  “小子,我就在此处将你击杀!看你如何逃得了我的手掌!”

  说罢,那巴台眼中凶光立现!一脚踏地,飞快的对着冒顿苏合冲了过去。他那举起的手掌,已经被白光覆盖。

  只见他手掌成刀,对着马上的冒顿苏合的脖子刺了过去!

  “你敢!”

  就在巴台以为自己这一掌即将得逞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冒顿苏合身后跃出,以拳对掌,硬碰在了那巴台的手刀之上。

  一股劲气自两人交手之处飞出,吹得周边树林沙沙作响。

  巴台一击没有得逞,后跳两步,站稳身形,眼中凶光并未减去分毫!

  只见来者面黄肌瘦,一对大眼怒意冲天,此时正挡在冒顿苏合的面前。双拳紧握,淡淡白光附于其上。

  “胡刀!少管闲事,今天我要了这小子的命!你若当我,老夫连你一起灭了!”

  那巴台自知箭已射出,绝难收回。今天这仇,他与冒顿家是结定了!

  那胡刀虽眼中带有一丝惧意,但还是踏前一步,对巴台说道:“巴台!你就此离去,我也好在冒顿老爷面前替你求求情,否则小心你巴台全族的性命!”

  一想到自家将与那庞大的冒顿家族结仇,巴台的心中杀意更浓!

  “既然如此,你二人便都留在此处吧!明年老夫会给你们烧纸钱的!”

  说罢,一股劲气自那巴台身上爆出,他的周身竟被一层淡白色的光芒裹住。紧接着,右手之上光芒剧增。

  “破钢拳!”

  瞬间轰出一拳,那十足的劲气直逼对面两人。

  “胡师傅!”

  冒顿苏合见对方动真格的,也有些慌乱。

  “你先走,我来挡住他!”

  说罢,那胡刀也将元力唤出!双手一曲间,一股淡蓝色的气墙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只见那“破钢拳”的劲气,狠狠的击中胡刀面前的淡蓝色气墙之上。

  “嗡!”

  一声异响,风墙瞬间被“破钢拳”强悍的劲气所击破,那胡刀双手挡在身前,硬接了巴台那全力的一击!

  “哼!定元中期也敢接我定元大成的全力一击,你也不怕被我打死!”

  看着对面那口吐鲜血的胡刀,巴台嘴角弯起一抹冷笑。

  这时,冒顿苏合看到胡刀竟然不敌对方,勒马掉头就想逃跑。可没跑出几步,就被一股劲气直接掀翻在地,昏死过去!

  “巴台老狗!你竟然敢对我家少爷出手!”

  说罢,那已受伤的胡刀双拳紧握,眼中已瞪出了血丝,脑门青筋直跳!全身元力破体而出!直接是对着巴台冲了过去!

  “哼!不自量力!”

  见对方冲了过来,那巴台并没有躲避,而是催动着全身的元力,也向着对方冲了过去。

  “死吧!”

  大吼一声,只见巴台的手刀生生穿过了那胡刀的胸口。可突然,他的脸色骤然剧变!

  “嘿嘿!老狗!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两口鲜血狂喷,那胡刀已经是气若游丝,不过他竟然死死的抓住巴台插进自己身体内的手臂,身体中冒出了丝丝绿烟。

  “你竟然将元力淬毒!”

  巴台一脚将胡刀的身体踹出十几米远,并不停的甩着手,想要将那绿色的烟气甩走。

  可为时已晚,那淡绿色烟雾像是有生命力一般,融入巴台周身淡白色的元力,钻入他的体内。巴台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虽然是将那胡刀击杀,可自己也中了剧毒。巴台视线模糊的对着冒顿苏合的方向走去,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回到自家驱毒!

  可他转身的一瞬间突然看到,那冒顿苏合的身边竟蹲着一个人!

  “谁?”

  模模糊糊中见那身影缓缓的站起身来,一本泛着虹光的古书在那身影的手中颠了颠,便被收进腰间的纳宝带中。

  “谁!你是谁?将书还给我!”

  “嘿嘿,你这么大的岁数,竟然还如此不知羞耻!我是在这小子的身上拿的书,怎么转眼就变成你的了?”

  这说话之人,正是一直躲在旁边等待时机的李不归!

  “将书交给我!我给你一万金!”

  巴台还不放弃对那书的觊觎,继续说着。

  李不归拍了拍自己的纳宝带,说道:“老爷子,这《四象诀》我就先保管啦!等我看够了,没准会借你看看!”

  “拿来!”

  那巴台虽已中毒,但毕竟是定元境界的高手,对着面前那少年的身影轰出一拳。

  “玄月!”

  一击击出,李不归的玄月与那巴台的劲气直接是轰在了一处,漫天冰屑飞溅。

  对面的巴台惊诧道:“你?你竟然是道师!”

  说罢,巴台的满身杀意更浓!随即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头,使自己能够清醒一些!他深知道师的厉害,那种变换不定的招式和无法抵挡的能力,使得世间所有高手都尽量避免与道师为敌!

  “丰元罡气!”

  一声怒喝,巴台满身白色元力竟变得有些发红,而他那侵蚀身体的毒气,一时间竟被压制了下去。

  眼中凶芒毕现,双拳之上,淡红色的能量夹杂着毁灭的气息,已经蓄势待发!

  “喂!我说老头,不用这么认真吧?”

  李不归看到那巴台竟动用了全力,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应对,毕竟他的施展经验还是太少了!

  “去死吧!”

  爆喝一声,那巴台双拳上的能量瞬间划作两枚元力炮弹,对着李不归直直的轰了过来!

  “我靠!”

  两剑划出,两堵冰墙瞬间在李不归的身前凝结而成。但并没有如李不归想的那般,冰墙会将那致命的一击挡下来。

  随着两声脆响,那两堵由玄月筑成的冰墙,被巴台狂猛的能量迅速击破!

  李不归瞬间用剑挡在身前,可那两枚如炮弹一般的元力弹还是重重的击在黑铁剑之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李不归击飞出十几米远。

  挣扎着坐起身来,李不归只感觉嗓子眼一阵发甜。

  “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看着眼前被自己喷吐而出的鲜血,李不归这才意识到:这里,是真正的杀戮战场!如果自己不认真对待,那么对方将毫不留情的将他击杀!

  巴台踏着死亡的脚步来到李不归的面前,看着坐在地上的李不归,眼中杀意愈浓!

  “死吧!小崽子!”

  抬起一掌,狠狠的拍向李不归的脑袋!那掌上所蕴含的力量,足以将一块千年顽石击得粉碎!

  “爆阳!”

  瞬间,李不归也反应过来,对着那拍下的手掌一剑刺去!剑上所蕴含的炙热力量与那巴台手掌上的力量瞬间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爆响,两道身影倒飞而出。

  李不归用剑支撑住地面,瞬间稳住身体。脚一踏地,对着还为稳住身形的巴台中了过去。

  “玄月!”

  一道夹着刺骨寒意的白色新月,冲着巴台飞了过去。

  巴台刚刚站稳身形,抬起头来,便看到一股凛冽剑气对着自己飞了过来。双手成掌,催动着自己身体内的元力不断的涌入其中。

  他想硬接下这一击!

  只见那冰寒的新月狠狠的击在了巴台的手掌之中,他只感觉自己的双掌已经被冻得失去了知觉。

  心中一阵惊诧!

  “这小子真的是道师,元力防御竟不能抵挡他的招式!”

  不过只在一瞬间,他的手掌便被“玄月”的寒意冻成了冰棍。

  拼命催动着元力将手臂之上的坚冰震碎,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将那透骨的冰意从体内赶而出。

  就在巴台想要反击的一瞬间,一个身影突然闪到他的面前。就在他奋力的催动着元力准备防御这一击时,他眼中那柄漆黑铁剑的剑尖,正慢慢的变大!

  “爆阳!”

  “轰!”

  一声爆音,整个树林内的鸟都被惊得飞到了空中。

  巴台的身体甩着一道凄惨的弧线倒飞出十几米远,并在地上划了几米才停止。这时他的脸已经完全被焚毁,冒着漆黑的浓烟,并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身体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不动了!

  “呼...”

  李不归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那被自己烧成焦炭般的巴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就是杀人的感觉?”

  体会着那种莫名的感觉,李不归捂着嘴巴干呕了几下,心中五味杂陈!

  缓和了一会,他慢慢的站起身来,嘴里呢喃到:“老头!不是我想杀你,是你先要将我置于死地!你贪得无厌反被我给击杀,怪也怪你自己能力不足!”

  突然,李不归想到,若想要在这个新的世界上存活,就必须要自己不断变强!不然,也会落得如兰若母子那般凄惨,或是像这巴台一般,被人抹杀!

  “呵呵,来到这世界,也不知是幸事,还是坏事!这宇宙要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仰天长叹一声,李不归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树林之外行去。

  当李不归远走之后,一直躺在地上的冒顿苏合突然站起身,看了看巴台与胡刀的尸体,眼中充满了恐惧与愤怒!

  他盯着李不归消失的树林说道:“小子!只要你还在兰德草原,我一定要将你找出来!用你的心下酒!”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