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乌凉承基,见过小哥!”

  那老者介绍之人,年纪与李不归相仿。但身材挺拔,相貌英俊。一对冲天利剑眉,一双玲珑豹环眼,凌厉之中透出些许英雄气概,如此年纪便是气宇轩昂。此时他正拱手笑对着李不归。

  李不归也客气的对乌凉承基拱了拱手,以示还礼。

  “我听风伯说,您手里有一颗中阶黑狼王的兽核要出售,对吗?”

  “是的!难道这兽核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李不归还是对这叫做“风伯”的老者和这个乌凉少爷有些怀疑。

  “兄弟不用紧张,这中阶兽核虽也是稀世之物,但我乌凉家并没有觊觎之意。我所好奇的并非是这兽核,而是兄台您!”

  “我?”

  李不归更加疑惑了!心说“这乌凉家的少爷不会是搞基的吧?看上我了,要让我留下来给他当‘压寨夫人’?”

  看到李不归脸上怪异的表情,乌凉承基笑了笑,说道:“兄弟不用紧张,敢问这黑狼王是你亲手斩杀的?”

  “对啊!我要是不杀它,早就成了它的晚餐了!”

  “果然如此,如此年纪便能单独击杀黑狼王这等中阶强兽,想必兄台也是师从高人。”

  说着,乌凉承基站起身来,拱手对李不归继续道:“我观兄台并非是草原中人,若是兄台不嫌弃,可否交我乌凉承基这个朋友。也算是在这乌凉城中互有照应!”

  乌凉承基这一袭话,说的李不归心里简直美上了天。自他出生这19年来,还真没有人主动的想与他建立朋友关系的!

  李不归也站起身来,学者乌凉承基的样子,拱了拱手,笑着道:“哈哈!能与乌凉家的掌鞭少爷结为朋友,也算是我李不归的一大幸事!”

  说罢,两人握了下手,如此便成为了朋友。

  乌凉承基看中的是李不归如此年轻便实力强劲,而李不归则是因为初入这个世界,能够交到一些有头有脸的朋友,总归是好事!

  又说了一些题外话,乌凉承基便拿出一张金色的卡片递给李不归。

  “这是我乌凉家的上宾卡,只要是在我乌凉产业下,持此卡都会被待做上宾。权当做小弟我的一份见面礼吧!”

  接过这个卡片,李不归有些不好意思,来而不往非礼也!便将那块拳头大小的黑狼王兽核掏出来,递给了乌凉承基!

  “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兽核你就收下吧,算是我对你这个朋友的一点敬意!”

  看着递过来的兽核,乌凉承基并没有收,而是笑着对李不归说道:“哈哈,李兄也是个爽快人!不过无功不受禄,这样如何?

  一会便要举办每月一次的拍卖会,届时将此兽核卖出。无论卖价是多少,你我二八分。你八,我二,怎么样?”

  盘算一番,李不归点了点头,二人相视一笑。

  又交谈了约一个时辰后,那风伯进来提醒两人,拍卖会即将开始。

  李不归进入拍卖大厅,这时大厅中已经坐满了人,他寻了一处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

  “嘿嘿,不知道我那兽核能不能买上个好价!”

  李不归有些兴奋的期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突然间,四周的灯全部暗了下来,只留台上一盏。一位清秀男子走上台,朗声说道:“本月乌凉城拍卖会,现在开始!祝众位均能有所收获!”

  说完,一旁的侍女端着一个圆盘走上台,将那元盘放到展台上。

  那清秀男子一把将盖在圆盘上的红布掀开,只见圆盘内是一本旧书。

  “修元乃世人追求力量之道!此书名曰:‘破风斩’,是初元后期的一种强悍招式,可破风逆水,威力堪比定元境初期的招式!现此书已经被魂记封锁,只待有人将这印记解除!起拍价:300金!”

  看着一个个竞相争价的人,李不归心中出现一个疑问“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达到了元力修炼者的哪种境界呢?”

  “接下来的一件拍卖品,是已有三月未曾在拍卖所出现过的中阶兽核!”

  红布一掀,那摆在圆盘之中泛着微微耗光的兽核,令得整个拍卖场都变得雅雀无声。

  “此兽核乃木系中阶的上品,是由强兽黑狼王所出!距上一次出现黑狼王兽核,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起价1000枚金币!每次叫价最少100金!”

  “1300金!”

  “1500金!”

  “......”

  没想到这黑狼王的兽核竟然如此卖座!李不归坐在角落里,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不足五分钟,那黑狼王兽核已经被抬到了2400金的高价!

  “我出3000金!谁敢再加?”

  突然,前排一个狂妄的声音令得整个拍卖场都寂静无声。

  “这声音好熟悉啊!”李不归心里想着。

  自最前排站起一个魁梧的身影,他回过头,小眼睛蔑视的扫了一圈拍卖场,朗声说道:“这兽核我出3000金!有人接着加价么?”

  带着半威胁,半挑衅的语气。那说话之人,正是之前与李不归有过不快的冒顿苏合!

  第一排的一位老者坐在椅子上,眼不转向,带着些许怒意的调侃道:“哼!你冒顿家的掌鞭叫价了,谁还敢说话啊?”

  那冒顿苏合对着老者一抱拳,但声音中并没有歉意,说道:“巴台大伯,若是您想要这兽核,我可以跟我父汗说,让他送给你!不过,今天我得先将它带回去。”

  那老者听到冒顿苏合的话,冷哼一声,便再无他话。

  台上的拍卖师看到再无人竞价,便一锤定音。

  “没想到这冒顿家竟有如此权势,随随便便的拿出3000金来购买这种兽核也就算了,还令得整个拍卖场内没人敢与之竞标!”

  李不归心中对这个冒顿家族有了新的认识。

  “也好,到手的钱不要白不要,回去的时候顺带用这卖兽核的钱给兰若的母亲买些补品,就当是这杂碎冒顿苏合给兰若的赔礼了!”

  正想着,下一件拍卖品被侍女摆上了拍卖台。

  “这件拍卖品珍奇无比,也颇为神秘!”

  说罢,那拍卖师将红布掀开。只见红布下是一本破旧不堪的古书,与之前拍卖的那些书不同的是,这本书上竟飘散着淡淡的虹光。

  “此书名曰“四象诀”,据传乃是修炼阴阳道法之书。但因其有强大的魂记封锁,我乌凉商所的所有鉴定师均无法看穿其内容,至今未有人能将之内容揭晓。”

  顿时整个拍卖场议论纷纷。

  “这阴阳术不是已经失传了吗?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出现!”

  “怎么会!这世间还是有修炼阴阳术的人存在的,只不过数量太过稀少罢了!”

  听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李不归瞪着大眼睛看着圆盘内的书。

  酷gR匠网(/永1久免q`费看小说☆

  “这一阴一阳,不正是我那玄月与爆阳所使用的力量么!难道我所拥有的力量,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阴阳术?看来这本四象诀,对我也是蛮有用的!”

  正在李不归思考时,那拍卖师报出了价格!

  “起拍价5000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于300金!”

  当拍卖师喊出这个价格后,大部分对这本书有兴趣的人都叹了口气,因为这种价格,绝非常人能够接受的,其中也包括李不归!

  “5000金!”

  之前被冒顿苏合称为“巴台大伯”的老者眼泛精光的喊了一声,看来他对这本书非常感兴趣!

  “5300!”

  又是那冒顿苏合!这叫做巴台的老爷子气的胡子都立了起来,对那冒顿苏合说道:“小子!别以为你是冒顿家的掌鞭老夫就不敢惹你!就算是你爹在这,都得给我些许面子!”

  说罢,那老者一拍桌子,喊道:“6000!”

  那个冒顿苏合似是与这巴台老人杠上了!把玩着手中的一枚戒指说道:“我表姐宁霜正在修习阴阳术,这本书正好当做礼物送给她!巴台大伯,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一把年纪了,练什么阴阳术啊?”

  说罢,举起手来来,喊道:“7000金!”

  没想到那老头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怒视着冒顿苏合,喊道:“8000金!”

  冒顿苏合在戒指上哈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擦了起来,便说道:“9000金。”

  “一万!我出一万金!呼...呼...”

  那老者简直暴跳如雷,跺着脚直喘粗气。

  听到这一万金的报价,整个拍卖场都一阵惊叹。他们都没想到,这巴台老爷子竟然会出一万金来买这本书,看来这本书还真是一件宝贝!

  听到巴台老者的喊价,那冒顿苏合眯起眼睛盯着对方,非常不满这个小家族的族长竟然敢公然与自己叫板!

  “一万五千金!巴台大伯,尽力就行了,别伤了身子回不去家!”

  这话一语双意,潜在的意思是威胁这个巴台,别给自己惹麻烦!

  那巴台瞪着大眼睛,当中充满了怒意与不甘。可在巨大的冒顿家族面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家族并没有与之争锋的本事。

  拍卖师一锤落下,这本《四象诀》被冒顿苏合收入囊中!他带着这本书,在满场羡慕又嫉妒的目光中,走出了拍卖场。

  而这冒顿苏合并没有发现,就在他离场的同时,那个巴台也悄悄的消失在了拍卖场。而李不归,也在两方走出拍卖场后,悄悄的跟了出去。

  躲在暗处偷偷的跟着前面鬼鬼祟祟的巴台,李不归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

  “今天就让我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