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乌凉商所

  早饭过后,李不归从公孙先生那里借了一匹马,便急匆匆的赶去乌凉城镇。

  临走之前,他对兰若保证,一定要带辟邪草回来。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既然一开始帮了兰若母女,就应该帮到底!我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见一见世面!”

  心中想着,手中的皮鞭更加快速的催促着胯下的马儿。

  倚在门边,望着那马上渐行渐远的身影,兰若的眼中闪现出一种莫名的神情。

  “这小伙子,是个好人!不如...”

  一旁的母亲看到女儿眼中的情愫,出口说道。

  “哎呀!妈!你说什么呢?我还没想...”

  嘴上随这样说着,可她的眼神还是不时的瞟向那少年消失的方向。

  烈日当空。

  y酷`0匠(网…\永\o久免费Q看小jG说i

  李不归畅快的在草原上骑行近一个时辰,终于是来到了这乌凉城镇的大门前。

  “这乌凉家果然是草原大族,不仅自立城寨,就连规模都是这般庞大!”

  望着那巍峨的城墙,李不归心中不禁感叹。世界与世界之间都差不多,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个强弱之分。

  牵着马,李不归随着人群进入到城镇中。

  进入城门后,李不归着实被这乌凉城的繁华给惊呆了。街道两旁店铺林立,沿街更是有不少的商贩正在叫卖,远处竟还林立着层层楼阁。

  “我对这个世界越来越有兴趣了!”

  嘀咕一句,李不归便向着城镇内走去。

  正想打听一下交易所的位置,突然一支皮鞭搭在了李不归的肩膀上。

  “小子!你这副皮毛卖给我吧!”

  李不归回头看去,迎着阳光,李不归只看到一匹高头大马上,一个健壮身影正用他手中的皮鞭敲打着自己的肩膀。

  用手遮挡一下刺眼的阳光,李不归才看清。这马上之人生的肥头大耳,眼小嘴歪,如饼一般的大脸上,竟还长着一挺鹰钩鼻!

  “我去,这家伙也太难看了吧?这样都敢出来见人?”

  看到这其丑无比的马上之人,李不归心中嘀咕着。

  正当李不归看着那马上之人发愣时,给那丑少爷牵马的下人推了李不归一把,吼道:“发什么愣啊?我家少爷要你那皮毛!赶紧出个价!”

  看着那狗仗人势的下人,李不归心中一阵厌恶,并没有再理这主仆二人,而是牵着马继续朝着城镇之内走去。

  “你给我站住!”

  见李不归要走,那牵马的下人伸出手来,拽住了李不归的衣服!

  “哎!放手,怎能这样无理?”

  那马上的少爷似有不快的对牵马的仆人说道。催马前行几步,来到李不归的身前,坐在马上拱手作礼,说道:“这位小哥!看您的穿着,应该是外地人吧?”

  见李不归盯着他没说话,便继续说道:“鄙人是冒顿家的掌鞭,冒顿苏合!敢请这位小哥将你马上那卷皮毛卖与我!您出个价?”

  一听到这“冒顿苏合”四个字,李不归的眉头一皱!心说:“这小子就是那冒顿家的少爷?果然是一副猪模狗样!”

  “这皮我不卖!”

  说罢,李不归绕开那骑马的冒顿苏合,继续沿街走去。

  街上的路人看到这个外地人竟然不买冒顿少爷的面子,都议论纷纷:“这小子找死啊!竟不卖冒顿家掌鞭的面子!”

  “一看就是外地人,不知好歹...”

  “别看了,小心一会惹祸上身!”

  那冒顿苏合从未被人如此冷落的对待,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又催马挡住了李不归的去路,略有怒意的对李不归说:“这位兄弟!来到此处可是为了贩卖毛皮?不如我带你去乌凉商所,他家少爷与我乃是发小!”

  “多谢,不过我自己能找到。”

  李不归并没有理会那冒顿苏合,虽说他现在非常想教训这个纨绔少爷,但这里人多眼多,不能在此处惹麻烦!

  “你他娘的不识好歹...”

  见李不归如此冷淡的对待自家少爷,那下人又想追过去将李不归拦住,却被那冒顿苏合给挡了下来。

  “别惹事!这小子马背上的可是中阶黑狼王的皮,能有这般实力的人,岂是你能对付得了?再说这是乌凉家的地盘,快回去驿馆叫胡师傅。这黑狼王的皮毛,我要定了!”

  说着,那对小眼中透出一股阴狠之光,直射在李不归的背影上。

  几经打听,李不归终于是来到了这乌凉商所的大门口。这商所气派无比,三层四阁雕梁画栋,门前行人络绎不绝,就连门口周围都摆满了叫卖的小摊贩。

  “真是热闹啊!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宝贝?”

  李不归有些兴奋的随着人流进入到这商所之内。

  一进门,便是一间广阔的大堂。

  大堂中一排排透明展示柜内,放着各种商品。摊位内的售货员应接不暇,来往于各个客人之间。

  大厅西侧有一大门,上面的牌匾上写着“鉴宝堂”三个金子;北侧大门牌匾上写着“拍卖行”;东侧大门牌匾上则写着“灵药局”。

  一打听才知道,想要卖东西,得先去“鉴宝堂”鉴定东西的价值。

  李不归背着那黑狼王的狼皮便走进了“鉴宝堂”的大门。

  鉴宝堂内,有一排排单独的小格子,每个隔间都有一个帘子当着,帘子外挂着一个小牌匾,正面写着“无人”,反面写着“鉴宝”。

  李不归找了一个牌匾上是“无人”的隔间,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隔间两米见方,一面黑纱布内,一老者见有客人走近来,语气和善的问道:“客官需鉴何种宝物?”

  模模糊糊的看不清对方的样子,李不归便将背上的黑狼王毛皮放在了中间的台板上,说:“你帮我看看,这个值多少钱?”

  那老者将毛皮拿进黑纱之内,仔细的看了看,又将毛皮放在了台板上,说道:“此乃黑狼王的毛皮,成色上佳,比较完整,但毛发略有烧灼之痕,老夫报价220金。不知小哥是否要出售此物?”

  李不归挠了挠头,他也不知这个世界的金,跟地球的钱是怎么个换算法,就问道:“先生,这皮毛是否够换一颗辟邪草呢?”

  “哦?这辟邪草虽为神奇之物,但也算不得什么稀有。一株约为150金,小哥这毛皮够换了!黑狼王毛皮老夫出220金收取,交换一株辟邪草和70金。小哥决定要交易了吗?”

  听到已经够换辟邪草,李不归的心终于是放下了,这样就能帮兰若的母亲一病了。

  “换!”

  听到对方答应交易,那老者迅速的将毛皮收走,并说了句:“以物换物,两方皆允,价已谈妥,概不退还!”

  两分钟后,两个布囊摆在了李不归的面前。李不归将其中一个打开,一股草香飘了出来。

  “这就是辟邪草?”

  又将另一个布囊打开,里面金灿灿的放了一小堆金币。

  有一种莫名的感受涌上了李不归的心头。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啊!”

  有些兴奋的将金币放进怀中,刚要转身走出去,那黑纱布后面的老者却又问道:“小哥!不知是否想要购买一条‘纳宝带’?”

  “‘纳宝带’?是什么东西。”

  “嘿嘿,一看小哥便是初入世间。这纳宝带乃是一种贮存物品的宝贝,您这一怀的金币,出去难免会遭人算计,不如在老夫这购买一条纳宝带,也好将东西存于其中。”

  “哦?还有这么高级的东西?我能先看看么?”

  “当然!”

  说着,由那黑纱后伸出两只苍老的手,一手中正拿着一个皮质腰带,这腰带上镶着一颗淡蓝色的石头。

  那老者手在石头上一摸,另一条腰带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好东西!这皮带里能放多少东西?”

  “按照品阶,这纳宝带也是有着高低之分的。不知小哥想要买哪一种呢?”

  “都是什么价?”

  “按照承载级别,能容百斤的纳宝带为50金,五百斤的为300金,千金的为800金。”

  思索了一下,李不归买了一条能容百斤重量的纳宝带。他把辟邪草和剩余的20块金币都装进了纳宝带里。

  然后将黑狼王的兽核掏了出来,摆在了台板上,问:“这个东西,值多少钱?”

  “这是!”

  黑纱布后面的老者有些震惊,拿起黑狼王的兽核仔细的看了起来。

  “果然,小哥既有黑狼王之皮,理当有它的兽核!”

  恢复平静后,那黑纱布后的老者将兽核放回了台板上,问道:“小哥,您想要多少金?”

  李不归见这老者如此的震惊,莫非这黑狼王的兽核比它的皮毛更加值钱?

  “你肯出多少钱呢?”李不归反问道。

  这个时候,李不归也怕自己出的价低,所以他把这出价的事,又推给了那位老者。

  “小哥且先将此物收好,出门向左最内处,我在那里接您!”

  说罢,老者先一步离开了黑纱之后。李不归有些不解,就掀开帘子向着鉴宝堂的最内侧走去。

  鉴宝堂内堂的一处密室中,老者将李不归引至此处落座,并安排了仆人上茶。

  “小哥且先在此处稍等,容老夫稍去片刻。”说罢,推开门走了出去。

  李不归看这老者的举动如此郑重,便有些好奇。

  “一张皮才220金,难道这黑狼王的兽核比那皮毛更珍贵?还是这老家伙看中了我的兽核,想要跟我玩阴的!”

  想到这些,李不归连桌上的茶水都没敢喝,就那么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着。

  半刻钟后,老者将一位少年引至密室中,介绍道:“小哥,此乃我乌凉家掌鞭少主,乌凉承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