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初上。

  “出了万兽林,便是南方的兰德草原了,我家就住在前边的守林村。”

  李不归跟着兰若来到了一座村子外,远看这村子约四五十户人家,现在已经进入夜晚,从村外望去,整个村子漆黑一片,显得颇为沉寂。

  这村子就在森林与草原的交界处,远处的草原在月光下照射下,显得空灵寂静。

  兰若带着李不归进入村内,指着一个比较大的宅院说道:“这就是我的家了,进来吧。”

  看着这比同村都要大许多的房屋,李不归有些诧异。住着这样的房子,怎么会沦落到自己进山狩猎的地步呢?

  兰若似是知道不归的疑问般,边走边说:“父亲在的时候,我向家也算是个大户人家,可那是我还小。后来我父亲被征做士兵,在战场上一去不返,使得本来殷实的家变成了现在这样。”

  穿过一个正堂,李不归跟着兰若走进了内院。这时院子里只有一个房间的等亮着。

  “母亲,我回来了!”

  跟着兰若走进屋子,李不归看到一个中年妇人躺在床上,正挣扎着想要起来。

  兰若前去扶住自己的母亲,说道:“妈,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名叫李不归!”

  那妇人面色苍白,似是得了什么绝症。有气无力的对李不归说道:“恩人,谢谢你救我小女一命...咳咳...”

  话未说完,便又咳了起来。

  李不归赶忙应道:“伯母您不用多言,都是举手之劳。兰若也帮了我的大忙,我们算是扯平了!”

  “她一个女孩子,能帮你什么忙啊?”

  “她很厉害啊,自己一个人能斗得过三只毒尾蜥蜴呢!”

  见兰若要解释,李不归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破。

  兰若看到,自己母亲的脸上出现了些许的欣慰。

  “好啊!我的兰若终于是长大了,我也能放心的去了...”

  “妈!你说什么呢,我已经将低阶兽核带回来了,现在就去找公孙先生!”

  说罢,她就拉着李不归走出了房间。

  半个小时后,兰若、李不归和那个公孙先生便来到了兰若母亲的床边。那个公孙先生为兰若的母亲把了把脉,表情凝重的问道:“兰若,那兽核你带回来了?”

  “嗯!”说罢,兰若将怀中的兽核递给了公孙先生。

  见到这兽核,公孙先生的表情舒展了些,可还是有些凝重的说:“兽核是有了,却还差一样东西。”

  说着,就看向兰若。

  “您说的是辟邪草吧?”兰若问道。

  那公孙先生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他的药材,我的铺子里还有,也可以入药。可光有兽核支撑,药性只能发挥出四成。如果有辟邪草,那药性一定能够发挥出七成以上!”

  “明天我就找冒顿家,把这房子卖了去买辟邪草!”

  听到兰若这么说,她的母亲挣扎着想起身,剧烈的咳嗽着说:“兰若啊!千万不能卖这房子。若是连房子都没了,你可怎么过啊!我一条命不值钱,就算了吧。”

  兰若看到母亲这么固执,心头一紧,抱着母亲就哭了起来。

  李不归悄悄的将那个公孙先生拉出了房间,悄声问道:“公孙先生,您说的那个辟邪草在什么地方?”

  公孙先生盯着这个稚气未脱、服装怪异的半大少年一阵好奇,便说道:“这辟邪草的生长需要面阳避阴的环境,而因其发育成长之时会释放出一种异香,所以野外的辟邪草一般都会被实力强悍的野兽占据。”

  李不归思量了一下,就问道:“难道就没有贩卖这种草药的人吗?”

  “嘿嘿,当然有了!此处再向南十余里,便是冒顿家的领地。冒顿家的一大产业,便是种植这辟邪草,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冒顿家族族人均吝啬得很。且他们冒顿家一定不会白白的帮助向家的!”

  李不归心中一阵感慨,这宇宙中的人都是一个样,什么地方都有吝啬的和抠门的!

  “为什么冒顿家不会将辟邪草卖给向家?”

  公孙先生一声哀叹,缓缓说道:“两年前,向家便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当时兰若的母亲还没有病成现在这个样子,本地的大户人家冒顿氏族的掌鞭少爷——冒顿苏合,看中了兰若的美貌,想以买下房产的理由接近兰若。

  可当时兰若不仅将冒顿苏合拒之门外,还羞辱其为‘猪模狗样’!让这冒顿苏合当众受辱。从那时起这冒顿苏合便记恨在心,暗中使坏!这两年来,附近的药家、大夫,都因为冒顿家的淫威,不敢给兰若的母亲医治。我也是只有晚上没人注意的时候,才偷偷的前来帮帮她!

  可我本就不是大夫,且医术有限,眼见着兰若的母亲病渐入危,我也是束手无策啊...”

  听完公孙先生的话,李不归的手掌握得嘎嘎直响!

  “欺人太甚!”

  李不归突然联想到自己因为是掏粪工的儿子,这十九年来也曾受过人太多的奚落。没想到这兰若只因不想嫁给“猪模狗样”的人就被挤兑成这般模样!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得到这辟邪草?”

  公孙先生说道:“当然有!那便是兰德草原中另一大族——乌凉氏族。若不是这乌凉氏族一直与冒顿氏族制衡,草原上的百姓还不知道会被欺压成什么样子呢!

  这乌凉氏族经营着整个兰德草原的交易行,只要这片草原上有的东西,他们家的交易行中便都会存在!”

  李不归这就有些好奇了:“既然能买到,为什么不去买呢?”

  公孙先生干笑了几声,说道:“一来这整个草原的人都知道冒顿家在排挤兰若一家,没人敢帮她们娘俩!再有就是,即便是有卖辟邪草的地方,你也得有钱去买呀!兰若家现在,也只剩下这大宅子了!”

  听完公孙先生的话,李不归心中盘算了一番,便问道:“先生,这乌凉家的交易行在什么地方?”

  “向西骑马约半个时辰,乌凉镇的中心,便是那乌凉氏族的交易行了!小哥,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李不归心中盘算着,对公孙先生说:“现在还没有,不过明天我得去一趟!”

  当夜,兰若将李不归安排在了一个偏房就寝。李不归因为兰若母女的事情,竟如何都睡不着。

  正烦心呢,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星典”!

  “也不知道我的猜测对不对!”

  说着,李不归将这“星典”握在掌中,意念一动,眼前那组红色的破坏值竟然消失了。睁开眼睛一看,他面前的地上正放着一件黑色的斗篷。

  “果真是吞噬数值来换东西的!以后只要我尽量的积攒两种数值,便会有源源不断的装备了!这‘星典’还真是个好东西!”

  将那看似普通的斗篷披在身上,李不归来到镜子前想要看一看是否合身,可镜子里的一幕让他大惊失色!

  “我靠!我变鬼了!?”

  一照之下,李不归竟然发现镜子里竟没有自己的身影!这不仅让他联想到鬼不会子啊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那个传闻!

  他将镜子端了起来,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哀叹道:“完了完了!自己真变鬼了!”

  有些失落的李不归将斗篷扯下,仍在了床上,自己则呆呆的坐在床边发愣!

  有些不甘心自己变成鬼,李不归又来到了镜子前看了看。

  “咦?怎么又回来了?”

  他发现,自己的身影竟又出现在了镜子中。

  “难不成,是那斗篷?”

  他抓起床上的斗篷,对着镜子又将斗篷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果然是斗篷的缘故!”

  看着镜子中又一次消失的身影,李不归再一次将斗篷脱下。原来是因为斗篷,这件斗篷虽然是件实物,可一旦穿上,便会让穿起它的人变成隐形的!

  “哈哈!真是个宝贝!”

  抓起脖子上的那块看似普普通通的“星典”,李不归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这里面的东西没有一个是废物!”

  想着,李不归就披着那间斗篷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

  兰若来到李不归的房门前,敲了敲门,喊道:“不归!起床了吗?吃早饭了!”

  “唔...再让我睡一会!”

  李不归懒懒的说道。毕竟有两天没有睡过床了,对于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说,睡一个懒觉永远是幸福的!

  可门却被推了开来!兰若刚踏进屋子里,便自言自语道:“哎?难道是我听错了?刚才明明有人说话的啊。”

  说罢,兰若便又走出了屋子。

  李不归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下来,想到自己还披着斗篷呢!兰若一定是没有看到自己,便跑出房门喊道:“早上好!”

  兰若被吓了一跳,回头惊讶的看着李不归。

  晨光下,李不归的头发蓬乱不堪,睡眼惺忪的站在她的面前跟她问着好。

  兰若心中一阵奇异,刚才她明明没有在屋子里看到任何人,怎么现在这李不归却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

  “早、早上好!吃早饭了,你洗把脸就过来吧!”

  “哦!好。”

  应承一声,李不归就准备转身回屋洗漱。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正穿着斗篷呢!兰若怎么可能看见自己呢?

  “等等!兰若,你能看见我?”

  R最D/新章I.节上☆N酷匠网

  兰若有些好笑的回过头来盯着李不归问道:“我怎么会看不见你呢?快来吃饭吧!”

  说罢转身向大堂走去。

  “难道斗篷失去功能了?”

  李不归冲回屋内,端起镜子看了看。

  “咦?看不见啊!难道说...”

  李不归又捧着镜子来到了院子里,一照之下,镜子中却又显现出了自己的影像。

  这时李不归恍然大悟!

  原来,这斗篷不能被阳光直接照射,否则将会失去隐身的功能!

  知道了斗篷功能的李不归,兴奋的随意洗了洗脸,便向着大堂走去。今天,他要帮助这对母女度过难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