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的华山游客不多,茹茹正要排队买票,被我一把拦住,我从包里神秘的掏出两个小本本,递给茹茹一个。

  “姐,呐,这个给你的,有了这个咱们买票只要半价,后面咱们玩也可以继续使用。”

  “这是什么东西啊?”

  “学生证啊!!!”

  “啊……我是北大的呀?”

  “哈哈,对啊,我给你看看我的,这个是我的学生证,清华大学的,立马就高端,大气,上档次起来了。”

  “小影,可是我看上去不像北大的啊?”

  “北大又没规定学生要长什么样,我看你就很像,别担心,你等会跟着我就行了,走吧。”

  我牵着茹茹往售票处走去,将我们的假证递了过去,茹茹有些紧张,抓着我的手臂站在后面,而我淡定的一逼,首先假的学生证做的很像,质量有保障,其次我也刚毕业不久,看上去也很年轻,所以没必要去担心会被识破,卖票的是个年轻小伙子,看了我们的学生证后对我们肃然起敬,当我们刷了门票进了景点之后,他还一直用一种难以琢磨的眼神目送着我们,让我心里一阵暗爽。

  二月份的华山本身就是旅游淡季,再加上现在又是下午四点多,马上就快天黑了,所以一路上也遇不到什么人,那种感觉就像是包场看电影一样觉得自己特土豪,特爽。

  一路上我们边爬山边拍照,茹茹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特别兴奋,一直缠着要我帮她拍照留念,雪也越下越大,好像故意和我们作对一样,一眼望过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犹如仙境一般,心里想着,能看到这样的景色,不管多累也都值了。

  我从背包里取出两灌红牛和一些吃的,和茹茹一人一半,边爬山边补充能量,刚开始的路程还算好,可是越到后面坡越抖,地面上的积雪越来越厚,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上华山的路上每隔一段路程就会有个路灯,此刻也全都亮了起来,一眼看不到尽头,让人心里不禁有些恐惧,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姐,你累不累啊?”我看茹茹在那大口的喘着粗气,关切的问道。

  “有点累了,但是还能爬。”

  “等下我们在前面那个亭子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养精蓄锐,就当做在那吃晚餐。”

  “恩,好,那我们看谁先到达那,谁要是先到的话谁就先挑包里的好吃的。”

  “没问题,我数一,二,三,然后一起跑,一……二……。”三还没喊出口我便拔腿就跑,抢在茹茹前面。

  “林小影,你个赖皮鬼,你给我回来重新跑,不公平。”茹茹在后面着急的喊着,想要追赶我,却心有余力不足,这让我的男性雄风展露的十分彻底。

  “哈哈……,等会我到了就先吃了啊,姐,你放心,我到时候会给你留点吃的。”茹茹只能在我后面那干着急。

  我率先到达了前面休息的亭子,从包里取出一块野餐用的桌布,在地上摊开,然后将吃的一一取出弄好,坐在那等着茹茹的到来,不一会儿茹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上来了,气势汹汹的质问我道,“小影,你欺负我。”

  “哈哈……姐,我上来先弄好嘛,这样你就可以直接吃了,呐,给你先挑。”

  “哼,这样才像话,好吧,那我受伤的心灵被你弥补的差不多了。”茹茹平复了下在那缓缓的说道。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我和茹茹坐在那吃着东西,看着前面黑乎乎的一片,只有路灯在那散发着幽幽的昏暗灯光,微弱的像是要掩埋在雪夜里。

  “姐,前面那么黑,你怕不怕啊?”

  “额……有一点点怕,但是有你在身边我就觉得没什么事情能吓到我。”

  “姐……,我想说,我肚子有点痛……怎么办啊?”

  “那去上厕所去,前面不远处那就有厕所,你去吧,我在这等你。”

  “可是前面很黑诶。”

  茹茹在那捂着嘴巴笑,我恼羞成怒,在那朝着茹茹喊道。

  “你笑个屁啊!我一大老爷们,怎么可能会怕黑,谁不知道鬼都是假的啊?告诉你,就算真的有鬼,我也一点不怕,你笑个屁,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厕所?”

  “陪,陪,陪,我陪你去,这么大了还怕黑啊!!!。”茹茹还在那笑嘻嘻的说道,我感觉我受伤了,但是依旧嘴巴和鸭子一样硬。

  “谁怕了啊,我告诉你哦,我可是一点都不怕,再说了又没人逼着你陪着我去,你可是自愿的。”我紧了紧拽着茹茹的手,彼此传递着温暖。

  上完厕所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彻底变得凌乱,长这么大第一次碰到这么恶心的厕所,上个厕所能把人给上的心力憔悴,已经无力吐槽,画面实在太美,不敢想象,我也实在无法用文字去描述它的恶心,只想远远的逃离它,离它越远越好。

  /|更新n最r(快PU上$4酷匠/,网y》

  令我们开心的是,路上我们遇到了比我们晚上山的一对情侣,他们的速度比较快,虽然比我们晚一点上山,但是茹茹走的不快,为了照顾她我也放慢了速度,所以他们走在了我们的前头,我们和那对情侣彼此没有交流过,但是在空无一人的深山里,能够看到有人也在其中,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让人安心,觉得自己并不寂寞,我和茹茹也充满了动力,想着去赶超前面的那对情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