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虽然人不多,但是那种感觉却让我永生难忘,期间爸妈还有妹妹都有给我电话,其实人这一辈子有家人,有爱人,有几个知心朋友我就觉得足够了,我们需要的并不会很多。

  晚上送走静怡还有伟哥他们之后,我和茹茹躺在床上,我突然问茹茹。

  R酷匠i#网o首}发`

  “姐,你每天一个人在家会不会觉得无聊啊。”

  “不会啊,我每天过得可充实了,早上起来给你做早餐,然后看着你去上班之后就去市场买菜,买完菜回来就差不多准备午餐了啊,你要是中午在公司吃我就少做一些也不累,然后下午姐就洗衣服,洗完衣服呢,我又继续逛逛超市,逛完回来准备晚饭你也差不多下班回家了,这一天多充实啊!!!”

  “你真是个好媳妇儿。”我紧紧的抱了下茹茹,在她额头轻轻的亲了下。

  “嘿嘿……。”茹茹在那傻傻的憨笑着。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在我和茹茹相拥入睡时结束了。

  我们就这样在上海一直生活着,我的工资刚开始只有两千多,别说有多余的钱了,连我们的基本生活都不够,还要茹茹出钱补贴家用,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也不好意思管家里向爸妈要钱,毕竟都已经出来独立工作了。三个月后工资差不多就张到六千多了,这个时候除了我和茹茹的基本开销之外还能剩一点点,我们偶尔还能去看个电影,下个馆子什么的,碰到什么节日还能给茹茹买个礼物。再后来快过年时,我的工资已经涨到了一万,六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自己做的还算不错。从校园到职场,我适应了角色的转变,职场里到处都是勾心斗角的场面,我们可以不去中伤别人,但是我们一定要学会保护好自己。如果工作中没有几个好朋友会让你觉得很孤独,很痛苦,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伟哥,让我在枯燥的工作中有了一丝乐趣,每天上班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和伟哥出去抽烟扯皮,发工资的那天就逼着伟哥请我吃饭,然后我请他唱歌。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不知不觉,新年马上就要来临了,我问茹茹今年打算去哪过年,回北方老家还是和我一起回家过年,每次问这个问题茹茹总是低着头不说话,在那沉默的发着呆。

  “姐,我们要计划一下了,不然到时候买不到票的,你也知道中国的春运有多可怕。”

  “小影……,我哪也不去,我就留在上海这等你回来。”茹茹终于开口说了话。

  “不行,你要是不回老家过年那你和我回家过年去,到时候让你见见我妹妹,她可想见见她嫂子呢。”

  茹茹在那想了一会。

  “其实我还是有点想回老家,很久没回家看看了,小影,你能陪我一起回去么?”

  “姐,过完年陪你一起回去行么!今年是我第一次出来工作,我想回家。”

  “恩,对啊,小影该陪爸爸妈妈的,姐这次不能陪你,我也想回家一趟,看看爸妈。”

  “姐,我就在家待两天,过完年我就去你那,好吗。”

  “傻瓜,那么急干嘛!!!过完年在家好好陪陪爸妈,年假就那么几天,到时候姐先去上海等你。”

  “嘿嘿……姐,你真好。”

  然后我在网上订了两张票,一张茹茹的,一张我的,同一天却不同时间发车。

  离过年回家越来越近了,公司里早已经没了工作的氛围,大家心里都计划着回家,在那讨论的话题都围绕着一个话题———‘家’。

  和伟哥抽烟的时候,我问他票买好了没,他告诉我他不需要买票,他家离上海不是很远,到时候蹭一个老乡的车一起回去。伟哥说到时候给我带他家里的特产香烟给我,让我很是期待。

  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是公司放年假的日子,不过得上完最后一天班。那天一大早茹茹就开始整理东西,去超市购买要带回去的年货,公司里的气氛和过年一般,热热闹闹的。刚进办公室,发现伟哥他们几个正在那斗着地主,其他人男的聚在一起聊天打牌,也有去外面抽烟扯淡的,女的就在那不是逛逛淘宝就是在那八卦。我在想要是以后每天都是这样,那该会有多么美好。

  晚上下班时间临近的时候,人就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伟哥因为那个老乡要先出发,便和我打了个招呼,互相道了别便提着行李先走了。

  下班准备走的时候发现静怡还在那一个人发着呆,我轻轻的走了过去,拍了拍她肩膀。

  “喂,小姑娘,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

  静怡斜了我一眼,俏皮的说道。

  “要你管啊。”

  “诶!静怡,你不回家过年啊,我看每个人今天都归心似箭的,就你一个奇葩还在这坐着,不想家呀!!!”

  静怡慢慢的转过头,心平气和的说道。

  “我爸妈今年来上海和我一起过,所以我不用和你一样去挤完地铁挤火车,别到时候回来又瘦了一圈。”

  “哈哈,那我提前和你说声新年快乐啊!静怡……我先回去了,到时候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你说过的话可要记住啊,同乐同乐,赶紧去吧,别到时候晚点就悲剧了。”

  回到家的时候茹茹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小影,这是给你爸爸妈妈买的,你帮我带给他们,这个呢,是给你妹妹买的。”茹茹一边说一边大包小包的递给我。

  “姐,你怎么又给我爸妈买东西啊,我都还没给你爸妈买一点东西呢!!!”

  “没事的,下次你陪我回去的时候给他们买,好吗?”

  “那只能这样了。”其实我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陪着茹茹一起回去,未来的事情我不会去过多的考虑。

  两个人带着一堆东西出发了,我的还好,要不是茹茹让我给我爸妈还有妹妹他们带东西,我自己就只有一个背包,但是茹茹她自己却带了好多东西,我甚至有些怀疑她一个弱女子能把这些东西从上海带到大西北吗?到了车站,找了半天才找了个位子坐下,我笑嘻嘻的调侃着茹茹。

  “姐,你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啊?这些东西你家那边又不是买不到,你这边买好了带过去多麻烦啊,不嫌累啊。”

  “家里买的和这边买的感觉不一样,这样就有回家的感觉了,以前我和我朋友一起回家的时候两个人带更多的东西呢,现在只能一个人回家,所以带不了太多。”说着说着茹茹开始变的有些失落。

  不一会儿,我那趟列车检票的声音便在大厅里回荡着,茹茹的车要比我晚两个小时发车,我提着东西,牵着茹茹的手便排队准备检票,在检票口两个人也不顾旁人如利刃一样的眼神在那热吻了起来。

  “小影,走吧,姐在家待两天看看爸妈就回上海的。”

  “恩,你等我,我也回家看看爸妈就回来。”

  检票员在那笑着喊道“你们检不检票啊,车子马上要开了。”

  我紧紧抱了下茹茹,背着包转身进了站。

  “小影!!!路上小心啊!!!我等你回来!!!”走了几步转过身茹茹在那双手做喇叭状对我喊道。这一次没有生离死别,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心里只有对下一次相聚的期盼。

  我上了车,车子朝着南方的方向缓缓驶出车站。

  两个小时候,带着茹茹的列车朝着北方的方向,带她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

  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