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马摸出手机,翻出茹茹的号码拨了过去,响了两声电话便接通了,没等她说话我也不顾周边的人,对着手机大吼道。

  “姐,你死哪去了啊!!!”

  “小影,对不起啊,姐出去买点东西,马上就回来了,你在肯德基二楼原先那个位子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啦。”

  “吓死我了,以为你偷偷溜走了,姐,那没事了,我在这慢慢等你,不用那么赶着回来。”知道茹茹只是去买点东西,我也就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点了份中杯可乐,给茹茹要了杯圣代便回到二楼那个靠窗的那个位子,心里想起了刚刚刘思雨的留言,突然觉得她真的好可怜,是不是原本花心的人,到最后最痴情,而原本专一的人到最后却最绝情,这个世界上没有治愈不了的伤痛,也没有不可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我希望刘思雨能尽快忘了我,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等了一会,给茹茹带的蓝莓味圣代已经开始融化,我和刘思雨的感情就像这个圣代一样,没有冷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散,虽然还在,却再也不是原来的那种味道了。

  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偶尔走过的几个人也是脚步飞快,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该停下匆匆的脚步,也许你会发现我们真的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

  我就这样发着呆,突然有人轻轻的敲了下我脑袋,回头一看,茹茹满头大汗,提着个包装袋回来了,那是商场我试穿的那套西服,她笑眯眯的扬起手中的衣服,然后开心的递给我。

  “小影,送给你的毕业礼物,呐,姐知道你喜欢这套。”茹茹抬手擦擦额头的汗水,额前的刘海已经被汗水紧紧的黏住,脸颊被太阳晒的通红,看上去狼狈极了,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怕我等,急匆匆的从那边跑过来。

  “姐,不是和你说了不要买嘛!”

  “姐都没有给你买过东西,小影,你生气了啊?”

  “怎么可能生你的气,我是难过,姐,谢谢你。”

  “有什么好难过的啊,傻瓜。”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舒服,心里堵的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该开心的事情会让我的心情糟糕透顶,看着眼前这个只身来到陌生南方的女人,我想把我能给她的全部给她。

  “好啦!不难过了,姐下去再给你要杯可乐……啊!小影,这杯东西是什么啊?有点恶心。”

  BH更@Q新最快上$'酷匠.网

  “这是我刚刚给你点的圣代,等了这么久都已经融化掉了,丢掉吧,不能吃了,我去给你再要一份。”

  “丢掉干嘛,多浪费,刚好姐也有点渴了。”说完茹茹拿起那杯融化成一滩的圣代一饮而尽,“你坐着,姐下去买,很快的,这次保证很快,哈哈。”

  茹茹好像想起了什么然后直接用手背擦擦嘴便转身往下跑去,像是嚼了炫迈口香糖一般根本停不下来。

  不一会儿,茹茹端着一大盘吃的就上来了,我嘞了个去,这家伙竟然点了个全家桶,看的我目瞪口呆。

  “姐,你是不是饿了啊?点这么多东西。”

  “我不饿啊,我怕你饿了。”

  “我又不是饭桶,中午刚吃完没多久呢,你点这么多咱们吃不了的。”

  “没事,吃不完咱们就打包带走。”茹茹显得很是乐观。

  我们两个就在那傻傻的吃着东西,茹茹吃东西很可爱,每次吃完都喜欢舔下手指头,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吃自己心爱的零食一样。我问她为什么总是这样做,她就傻笑着说不知道,就是忍不住。

  不可思议的事情最后竟然发生了,我们两个把一个全家桶全部吃完,一点不剩,茹茹在那打着饱嗝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哈哈,小影,我们好厉害啊,全都解决掉了,刚刚还说要打包呢,现在不用了吧。”

  “姐,你真能吃。”我的眼神带着点鄙夷。

  “你想死啊,我才吃了这么一点点就说我能吃,我不管,你要把刚刚说的那句话收回去。”茹茹对我说她能吃很介意,嘟着嘴巴气呼呼的说道。

  “好吧好吧,我错了,我收回来,是我能吃。”其实我还真没吃多少,一大半都是茹茹一个人吃的,我想应该是她今天心情不错,然后胃口也就跟着好了起来,刚刚我就一直看着她吃东西,看自己心爱的人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真的是一种享受。

  吃完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锐哥打过来的,我接了电话,那边锐哥银荡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小影,晚上出来玩,今晚有好项目呦,等会我和李愿开车去接你。”

  “锐哥,不好意思啊,我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想陪陪爸爸妈妈,下次回来我找你们玩,我请客,你也和李愿说下,不好意思啊。”我带点歉意的说道。

  “啊……?你不是刚回来么!!!怎么这就走了,去哪啊?”锐哥有点意外的问道。

  “我和茹茹一起去上海,你们有空可以去那找我玩。”

  “好吧,既然这样那只能下次聚了。”锐哥的语气中充满了无线的遗憾,对他来说,我是一个值得依靠的战友。

  “恩,下次聚。”

  挂了电话,茹茹挽着我胳膊往下走,我提着袋子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样东西,给茹茹买的那件衣服去哪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