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茹在那低着头仔细的玩着手机,我悄悄的走过去一看,竟然是幼稚的不能再幼稚的贪吃蛇。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一下这和扫雷并称双雄的远古级别的游戏。

  “姐,你好有爱啊!这已经被打入冷宫的远古游戏你还玩啊。”我站在茹茹面前笑道。

  茹茹抬头朝我微微一笑,便继续着她的游戏事业,在那紧张的按着手机键盘。

  “你不知道,你姐无聊的时候都是这个游戏陪我度过的,所以贪吃蛇和我家的小影一样,对姐都很重要。”

  “我嘞了个去,想不到我在姐的心里地位这么………………高啊!”我故意将后面一句话拖得很长。

  “嘿嘿……,可不是嘛!”茹茹故意卖萌在那嗲嗲的说道,听的我全身发酥,却很享受。

  很快我们那班车便开始检票了,我给爸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上车了便牵着茹茹手往检票口走,车站人很多,拥挤的人群像条蛇一样慢慢的向里面蠕动着,真心感觉只有在排队的时候,才能形象真切的体会到我们果真是龙的传人。

  茹茹乖乖的跟着我,拥挤的人群里能看出她那坚定却略带迷茫的眼神,我知道,茹茹说服自己和我去南方比我的压力还要大,虽然她不说,但是我都知道。我们都不想让自己遗憾,你不去争取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这样的幸福能够一直延续下去么?

  茹茹看看我没说话,只是甜甜的笑。我们像糖,甜到忧伤,以前觉得脑残的非主流心情却和我们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不禁心里对自己“呵呵”了三声。

  上了火车,放好行李,我和茹茹坐在下铺,火车开始缓缓驶出车站,这个我待了四年的城市,是时候和你说一声再见了,在这我度过了人生最美的四年,在这我我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在这我从清纯的男孩转变为甲醇的男人,最重要的是在这我认识了‘她’。

  火车逐渐的驶入了黑暗之中,外面一片漆黑,透过车窗能看到天空点点繁星,在看看身边的茹茹,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揽过茹茹的肩膀,两个人脸贴着脸,心里暖暖的。

  ”小影,我们几点到你家啊,你爸妈会来接你么?“”我们大概明天晚上9多到家,到时候爸妈会来接我们的。“说到这时候我的心猛然紧紧的缩了下,深深的体会出紧张真的也能带来疼痛。

  我才想到爸妈还不知道茹茹的存在,到时候我该怎么解释茹茹的突然出现,刘思雨现在是不是还在我家?她应该回去了吧————爸妈是不是已经接受了刘思雨。

  这一连串的问题搞的我头大,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等到迫在眉睫才会去想,才会去做,只想着走一步算一步,小影,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正在长大。

  ‘艹,不想了,头疼的要死,到时候看爸妈反应再说,以不变应万变。’心里有些焦躁。

  ”小影,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茹茹神秘兮兮的笑道。

  ”什么啊?“我满怀期待的看着茹茹打开她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东西和一条领带。

  “第一次见叔叔阿姨,也不知道给他们带点什么东西,这个是我在保健品店买的鹿角胶,给你妈妈的,美容养颜的哦,这个呐,是给你爸的领带,姐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给他们带这些东西了,你说你爸妈会喜欢么?”茹茹的表情里期待着我肯定的回答。

  我拿过鹿角胶和领带看了下,略微心疼的问道”姐,这些花了你多少钱啊?“”没多少钱啊。“”没多少是多少啊!快告诉我,不然我晚上睡不着的,姐,你应该不愿意看到明天早上我顶着鸡窝黑着眼圈和你说早上好吧。“”好吧,拗不过你,就一千多块钱,没多少。“我心里计划着回家后要把这些钱找个借口还给茹茹。

  “我爸妈肯定会喜欢的,我先代我爸妈谢谢你…………”

  “姐~~~~~。“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茹茹看,一动也不动。

  ”恩?怎么啦?”茹茹的笑很温暖。

  “你真好。”

  “哈哈!傻瓜”,茹茹继而话锋一转接到“那必须的啊。“其实她的内心也十分的可爱,只是很少表露出来。

  人们往往只有在最信任的人面前才会卸下那些伪装的防具,展现出自己最真实的那一面。

  ”小影,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洗手间洗漱一下休息吧,我也有点累了。”

  “恩,姐养好精神,明天还要见公公婆婆呢。”

  “哼~~去死。”

  “怎么啦!害羞了啊,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我不是丑媳妇,你才是丑媳妇,丑媳妇,丑媳妇………………”

  我们的动静稍微有点大了,其他床铺的人转过头看看我们示意我们打扰到他们休息了。

  茹茹连连道歉后便拉着我一起去了洗漱间刷牙洗脸。

  晚上躺火车上,火车和铁轨摩擦的声音让我心烦意乱,刚刚和茹茹嬉闹的愉快此刻全被未知的恐惧所代替,马上就要到家了,该怎么和爸妈说,刘思雨那边到底该怎么办,她现在就在我家和我爸妈在一起。

  茹茹睡在我下铺,我能听到她轻轻的鼾声,看来是很累了,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调成微光照了下下铺,茹茹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想我应该出现在她的梦里了吧,哈哈!

  一闪而过的小开心之后是持久的痛苦。明天,到底怎么办呢,我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就这样随着火车的嘈杂声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我揉揉惺忪的睡眼,第一眼便看到了茹茹的大眼睛,着实吓了一跳,她的双臂搭在床边,头枕在上边正笑眯眯的盯着我看。“懒猪,你猜猜现在几点了。”

  “肯定9点还没到。”我伸了个懒腰,自信的答道。

  “哼!还差5分钟就12点!这么能睡。”

  “那你是不是一直趴在旁边偷看我啊。”

  FP更◇新'最4快GS上‘酷匠|,网《

  “谁给你的自信啊,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再说姐看你还需要偷看啊,我早上老早就起床了,想看看窗外面南方的景色!”说这话的时候茹茹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说完茹茹把一罐打开的八宝粥递给我:“先喝点东西,等下车了再吃饭。”

  接过八宝粥,心脏猛的一紧竟莫名的疼痛起来。还有几个小时就到家了,其实内心也不是很“小影,发什么呆呢,你先吃东西,姐把毛巾弄一下给你洗把脸。”茹茹似乎还沉浸在和我回南方的幸福之中,现在对她来说也许我真的就是全部。

  没多久火车就到站了,是终点也是起点,这是我一段生活的结束,也是我另一段生活的开始。拿好行李便拽着茹茹的手往外走,茹茹的手心里全是汗,和我捏的紧紧的。

  “小影,我好紧张啊。”茹茹抓着我的手握的更紧。

  “姐,没事的,别紧张,我爸爸妈妈人很好说话的。”比茹茹更紧张的我反而假装镇定的去安慰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