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号那天晚上,我和茹茹收拾好了东西,去了火车站准备南下回家。那天从早上醒来开始,茹茹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特别的好看。

  晚上9点半的时候我们俩就待在候车大厅,茹茹幸福的抱着我的右手,俨然一个粘人的小女人。

  坐在大厅和茹茹聊些家里的事情,茹茹也和我详细的说着她的家人。

  10点左右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是赵苛苛。

  “喂,苛苛,怎么啦?”

  “小影,你他妈的就打算这样回去了?连和我道声别都没有么?”

  “苛苛,再见了。”

  “我恨你!”简短的三个字后电话便想起了‘嘟嘟嘟’。

  1分钟还没到电话又想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老袁,按下接听键,老袁那厚重的声音显得有些忧伤。

  “小影,四年了,最后送一程都不给个机会么?我还有一些话想和你说说,是兄弟就来校门口,让哥为你送行。”

  虽然老袁这段话让我听着感觉怪怪的,我心里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去看看他们。

  “恩,校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还没等我说话茹茹便先开了口。

  “快去,路上小心点,别急。”

  “姐,你和我一块去。”

  “不行,这么多行李,姐还要看着呢,快去吧,咱们的车还有一个多小时呢,别急啊!慢慢来,姐在这等你。”

  “恩,知道啦。”

  我揽过茹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下便飞快的往外赶。

  在车站广场打了辆车就直接往学校赶,期间电话一直在响,都是以前玩过的大学朋友,我没去接,看着屏幕不时的亮起来,心里一热,一股暖流从心头直上,从眼角流出。

  到了校门口,看到很多同学在那聚集,老袁和赵苛苛也在里面。

  酷tQ匠5f网永3久{免)费EA看{●小)_说e

  赵苛苛的眼睛很尖,我还没下车就发现了我,跑过来打开车门直接把我拽下车,抱着我就是一阵痛哭。

  “小影,你个没良心的,连最后一眼都不给我看。”赵苛苛边哭边说,老袁和其他几个同学也走了过来。

  “别哭啦,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再哭我就不理你了。”我擦擦赵苛苛的眼睛。

  “小影,四年了,这四年里我没多少真心朋友,但是你绝对算一个,谢谢你在这四年里的帮助,我只希望今天之后,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够想起在山东还有一个叫老袁的人。”

  “老袁,谢谢你,我不知道说什么来表达现在的心情,就两个字’兄弟‘,一辈子。”

  我主动伸手过去抱了抱老袁,拍了拍肩膀,这就是男人间的友谊~~简单,实在。

  石磊眼眶也红红的,每次班里聚会我都会和他绑定一起喝酒,曾经的林石组合天下无敌,和他一起喝酒很有安全感。

  在人群后面,胖子走了过来,他也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来送我的,包子并没有来看我,我也不希望看到他。

  胖子过来简单的拥抱了下."小影,以后记得有空的话回来玩玩,我会想你的。“”恩,会的,胖子,谢谢你来送我,以后你去南方的话给我来个电话,一条龙服务,包你满意。”

  “哈哈,好,就冲你这句话我就一定要去,不然肠子都会悔青了。”

  我看了看身边的赵苛苛,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里走出来,这小姑娘我是真的无法去理解她的想法。只能默默祈祷今后的日子里她能够开开心心的。

  “好了,苛苛,我的车时间快到了,你们快回去吧。”

  “小影,带我回南方好么?求你了!”赵苛苛突然用央求的语气抓着我的手不放。

  “别闹了,快回去,这么多人呢。小姑娘的不闲害臊啊。”

  “我不管,我想和你一起回去。”

  老袁点了一串鞭炮在校门口噼里啪啦的炸开了。

  “苛苛,对不起,再见了。”我挣脱开赵苛苛紧抓着不放的手,过去和同学一个一个的拥抱了一次然后上了出租车。

  透过车窗,看到老袁背过身在那用手擦拭着眼睛,不用说我也知道老袁这一米八三的山东大汉也哭了。赵苛苛跟着出租车在后面小跑着,眼睛已经有点红肿了,说实话,我很心疼。

  隐隐约约听到赵苛苛在后面的五个字:“小影,我爱你————!”

  感性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性,坐在车里,眼泪像是泄闸的洪水般顷流而下。

  司机师傅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不敢和我说半句话。

  谢谢你们,我大学四年的伙伴们,谢谢你,赵苛苛,我大学四年里最美的一个梦。

  人生就是这样马不停蹄的去沿着轨迹走下去,很高兴在我生命最美的四年里能遇见你们,可惜的是我们不能定格时间,也不能逆流而行,今后的日子里,衷心希望你们能一路顺风,尤其是“你”——赵苛苛。”

  出租车越开越快,我转过头,远远的还能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后面,有些凄凉。

  这是命运在和我们开玩笑么……?赵苛苛终究还是和我在命运线里交叉而过。

  到了车站,我平复了下心情,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朝着茹茹走去,我不想给茹茹带来任何负面情绪。感谢上帝,茹茹还在,现在每次离开茹茹我都会胆战心惊,怕她偷偷跑掉,怕她不辞而别。我想我可能是那段时间思念成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