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茹茹这四个月是怎么渡过的,明明在同一个城市里却不能相见,也许这便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我和茹茹站在门口,霓虹灯下我仔细的打量着我心爱的女人,我摸摸茹茹因为眼泪而变的粘糊糊的脸。

  “姐,你瘦了,也憔悴了许多,真的好心疼。”看着眼前的茹茹如林黛玉一般消瘦着实让我痛心。

  我和茹茹四目相对,茹茹的呼出的气流轻轻的掠过脸颊,带着带带的清香,这是我怀念已久熟悉的味道。茹茹闭上眼睛,我贴了上去,吻住她的双唇。

  茹茹第一次接吻这么用力,仿佛在宣泄她这四个月来对我的思念。

  其实,也许,她比我想她还要想念我。

  “姐,难道你真的不怕再也见不到我了么?我马上就要毕业了,如果我不找你……。你就真的再也见不到我了。”

  我盯着茹茹的眼睛埋怨道。

  “小影,这段时间姐真的好痛苦,姐本来打算离开这个城市的,但是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就决定陪着你留在这个城市直到你毕业,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是我们却在同一个城市,有时候姐还能偷偷的去看看你,你照毕业照的时候,姐其实看到你了,我怕你发现,看了你一会就走了,我弟穿上学士服真好看,是里面最好看的一个,真的。”

  说完茹茹抹抹眼泪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给我看,里面有一张我和我们班一个同学的合影,遗憾的是这只是一张背影图。

  我拍拍茹茹的头正如以前她拍拍我的头一样,温柔中带点责备。

  “姐,你好傻啊,还学会偷拍了,干嘛不拍个正脸啊。”

  “你才傻呢……。哼……。”茹茹轻轻的嘟起了嘴巴。

  “姐,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你能让开心一辈子么?”

  “怎样才能让我的小傻瓜开心一辈子啊?”

  “只要姐一直陪在身边我就能开心一辈子……。哈哈……。是不是超级简单。”

  茹茹脸上的笑渐渐变得勉强,她在极力的掩饰却逃不过我细腻的心思。我不知道茹茹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是我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她,再也不会松开。

  “小影,对不起,姐也很想陪你,陪着你一辈子,但是你总有一天要结婚,拥有自己的家庭,可是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不会是我,我恨我自己不是个正常的女人,我恨我认识了你,我恨我爱上了你这样一个傻傻的笨蛋,但是从不后悔,因为你给了姐最幸福的一段时光,即使它很短暂。”

  茹茹的哭声让我心碎,我抹抹眼睛,把她散落到额前的几缕长发撩到耳后。

  “姐,和我回南方,好吗?我马上就毕业了,可以找工作养你。”

  我坚定的看着茹茹那小花猫一样的脸。茹茹听我这样说破涕而笑,这话是不是让她等了很久。

  “那你在家的女朋友怎么办呢?还有你爸妈会答应么?小影,姐很开心你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但是………………”

  “但是我只爱你,我什么都不管,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我捂住茹茹嘴巴,接过了她的话。

  “可是………………”

  我直接吻了上去,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睁开眼睛看了眼茹茹,眼泪止不住的依然在流。

  W酷O匠网S{永+久C免6/费l看小说E☆

  “姐,你住哪呢?”我松开了紧紧贴住茹茹的双唇,轻微的喘着气。

  “姐现在住小旅馆呢,九百一个月,本来打算等你毕业了就走的,所以没租房子。”

  “姐,我们回去吧。”

  “嗯,好的。”

  茹茹的表情很奇怪,分不清喜怒哀乐。也许这一夜发生的事情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心情复杂的理不出个头绪。

  夜色已深,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我和茹茹手挽着手漫步在街头,走的很慢。

  茹茹低着头,踢踢地上的易拉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还沉浸在重新找到茹茹的那份喜悦之中,一个劲的傻笑,茹茹偶尔抬头看看我,带着她那招牌式的迷人微笑。

  回到茹茹租住的小旅馆,打开房门,里面的布置简单却很亲切,在我看来这比什么都温馨。

  我尾随着茹茹进了房间,进门时用脚跟将房门轻轻带上。

  此刻的我已经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我真的好怀念茹茹,怀念她的一切,包括身体。不等她说话,我一把将茹茹揽在怀里,激烈而又熟练的脱了她的衣服,嘴巴也没闲着,舌头在茹茹口腔里乱搅却不失温柔,茹茹很配合的在享受着这一切。

  是不是所有感觉扯到性就会变味?人们就会觉得你并不爱她,你爱的只是她的身体,爱的只是那瞬间的感觉,其实这就是爱的一部分。

  我和茹茹在房间里做了三次,第三次是茹茹主动翻我身上,看来女人比男人饥渴这个理论真的是成立的。

  “姐,以后你就别去上班了,跟我回家吧!我们就简简单单的过日子,只要你在我身边,我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我躺床上再一次的对茹茹说出了深藏已久的心声。

  茹茹听的热泪盈眶,也许我并不真正明白茹茹这眼泪的含义,单纯的认为这就是感动,自认为自己很伟大。

  茹茹沉沉的点了下头,泪珠啪嗒啪嗒的往被子上掉,晶莹剔透的犹如珍珠一般,我心疼的擦擦茹茹好看的脸庞。轻轻的亲了下茹茹的眼睛,咸咸的“甜甜的”。

  夜已经很深了,我终究抵不过瞌睡虫的来袭,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茹茹背对着我睡觉,我双手从她后背环抱着,她的胸口随着呼吸有规律的起伏着。我想茹茹应该累坏了吧,所以便藏起来很多为她准备的话,只是轻轻的搂着这个心爱的女人。虽然困的要死,但是却不敢睡着,潜意识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我:小影,只要你眼睛一闭上,茹茹就不见了。

  时间在夜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节奏,静静的流淌着。我的右手枕在茹茹身下有点发麻,抽出手臂时,茹茹突然转过了身,眼睛睁的圆圆的,没有半点睡意,大半夜的有点吓人。

  “小影,你怎么还没睡啊,都快天亮了。”

  “姐,我不敢睡,我怕等我醒来后你就像变戏法一样,突然就不见了,我真的很害怕。”

  茹茹轻轻的捏了下我鼻子,自然而又温柔的搂着我,埋在她的胸口处。心里暖暖的。

  “小傻瓜,还在责怪姐么?好好休息,姐就在这,不走,啊………………”

  “我不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那你是不是打算以后一直不睡觉啊,然后天天守着我,姐说过了不走就肯定不走。”

  “我就不睡。”

  “睡不睡?”茹茹故意用威胁的口吻冷酷的说道,但是我对这个是免疫的。

  “不睡。”我回答的斩钉截铁,就像地下党员一样不惧威胁。

  “真不睡?”

  “嗯。”

  茹茹突然双手向我的‘致命处’腋下抓去。

  “我挠死你,到底睡不睡啊,臭小子。”

  “好汉饶命啊,姐,我错了,我睡,我睡!我马上睡!,你快把你的‘泡脚凤爪’收回去,啊………………我要‘死’了啊。”

  我从小就特别怕痒,所以扛不住茹茹的这一通暴挠,只能跪地求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