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火车,刚放下行李手机便响了起来,是茹茹发过来的短信,简短的“珍重”二字却不知包含着她多少心绪。

  “等我回来。”我简单的回复了过去。

  晚上躺在火车上心里想着茹茹现在在干什么呢?吃过饭了么?是不是像我一样躺在床上,正如我想她一样想着我。诶,也不知道茹茹什么时候回家。

  就在我挂念茹茹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一串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数字显得特别的刺眼,刘思雨她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

  我想了想刚刚茹茹的眼泪,毅然的挂了电话。可是刘思雨没有放弃,执着是她少数的几个优点。她一直打,我就一直挂,两个人像是在玩着一个竞争游戏,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最后她还是放弃了,不一会儿手机响了两声,刘思雨发来的短信“小影,你是有多讨厌我,难道连接个电话都不敢么?是男人就接。”

  我倒想听听她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刘思雨又打了过来,这次我没挂。

  “小影,很奇怪吧,我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其实我早就要到了你的号码,从你爸那知道的,我知道你要考研,所以一直没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

  “然后呢?”我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一丝喜怒哀乐。

  “小影,我承认我很贱,在和别人相处之后我才发现你的好,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满满的都是你,想着我们四年来走过的路,我才发现忘记你我真的办不到。我和他在一起不到一个月,我想给你打电话又怕影响你,你知道我忍的有多痛苦么,我都快憋出病了。”

  电话那头刘思雨嘤嘤的哭了起来。

  “老公,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回来吧。”刘思雨近乎央求道,我能想象她那撕心裂肺般的哭。

  “刘思雨,你先别哭了,好嘛,有话好好说。”我的语气依旧的平淡。

  “老公,你原谅我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原谅你了,还有,你喊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公。”

  “你就是我老公,你就是,你就是......”刘思雨又在那哭闹着。我哭笑不得,你他妈早干嘛去了?货比三家,最后发现我才是最好的,在你眼里我和那些柜台上的商品有区别么。刘思雨现在对我撒娇只会让我越来越厌恶她,想象着她嗲声嗲气的喊别人老公,撒娇的往别人怀里蹭,这些都让我无法原谅她。

  “好了,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么?没有我就挂了。”我不想再听刘思雨在那胡闹了“老公,我爱......”没等刘思雨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心情很是复杂,理不出个头绪。

  摸出手机,翻出茹茹的号码拨了过去。

  “小影,现在到哪了啊,晚饭吃了没?”还没等我说话茹茹便急切的问道。

  “姐,现在外面黑黑的我也不知道到哪了,晚饭吃过了,姐晚上吃的什么啊。”

  “姐晚上吃的是西红柿鸡蛋面,哈哈,这样感觉你就像在我身边一样。”茹茹笑的有点勉强,带点苦涩。

  “小影,姐要去上班了,先不聊了啊,你自己小心点,漫游也挺贵的。”

  “姐,我想你......”

  @酷匠9=网永|/久Q!免《费v看?小It说'

  “傻瓜,我也想你。”

  火车在第二天的早上跨过了长江,车窗外的景色渐渐变的熟悉。

  下午便到站了,还没出站在通道口便看到爸妈在出站口焦急的神情,在人群中寻找着我。

  我笑着朝他们挥挥手,爸妈看到后一路小跑过来帮我拿东西。

  “小影,你又瘦了啊。”每次回家爸妈的第一句话总是没有变却是发自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爱。

  “是不是在学校又没好好吃饭啊......”

  “哪有啊,你们知道的啊,从小到大我吃什么都不长肉,这肯定是你们遗传的基因问题。”

  “瞎说,你看你爸现在都胖了。”

  “哈哈哈...”

  “走,回家去,你妹妹也是刚刚回家。”

  家,总是这么的温暖。

  回到家拿出手机发现有一条茹茹发来的未读短信。

  “小影,到家了么?”

  “姐,别担心,我已经到家了。”按了下确认发送了过去。

  在家的这些天我就靠手机和茹茹联系,每次说的话不多,但是却很频繁。

  初中同学聚会那天,我见到了很多许多年未见面的老同学,变化很大,结婚的结婚,生娃的生娃,出国的出国,大家都很开心,我也不例外。大家坐饭桌上讨论着自己的过去,将来,更多的是现在。酒桌上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给陈斌敬酒,阿谀奉承的喊着陈斌总、陈斌总。

  后来我听别的同学说才知道陈斌他家有个家族企业,他已经接手他爸的企业了,身价最少8个亿。陈斌真的够低调,隐藏的够深。

  落差感真的太强了,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