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茹茹就这样潜移默化的习惯了有彼此在身边的生活,之后的每天茹茹依旧晚上要去上班,我依旧在家等着她回来,看看书,做做真题,很少回学校。她放假休息时,就一起宅房间里,偶尔出去逛逛街却很少买东西,每次想送她点什么都被她板着脸教训一顿,说些你还没独立啊,爸妈赚钱辛苦啊之类的。

  这样的日子虽然普通,但我们却过的有滋有味的,很快考研就来临了。

  考研前一天晚上,茹茹特意请了假回家,说是要为我准备一顿丰盛的大餐补补。

  茹茹忙里忙外的,我想上去搭把手帮忙都会被她赶出来。

  “去去去,都什么时候了,赶紧给我看书去,不然姐生气了啊。”我只能无奈的走出去,无心看书,一直盯着厨房里手忙脚乱的茹茹,眼眶不禁就红了起来。

  茹茹忙了半天,偶尔擦擦头上的汗珠,做好一个菜就端出一个,每次她以出来我就装作很认真的看书。很快一桌子就满了。

  茹茹看看自己的成果,开心的说道“明天我家小影就要上战场啦,姐就做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明天好好加油。”

  看着一桌子的菜,再看看茹茹,我丢下书本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哎呀,姐这一身的油烟呢,你快放开我。”

  茹茹像只小兔子一样灵敏的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然后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哎呀,我想起来了,还有一样最重要的菜没上。”说完便跑到厨房从里面端出一碗看起来有点恶心的菜。

  “姐,这是什么啊......好吓人啊!”我满脸的嫌弃。

  “这是猪脑,明天你考试吃这个好补补你的脑子。”

  “咦......额……姐,你真以为吃啥补啥啊,姐,我不想吃。”

  “不行,你必须吃,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看茹茹一脸的认真,觉得是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只能硬着头皮,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吃着,心里却觉得又好笑又感动。

  茹茹见我吃完猪脑开心的拍拍我的头。

  “好吃么?不会是姐逼着你才吃这个的吧。”

  我赶紧接话。

  “不是不是,是我自愿的,是我自己想吃这个,姐做的这个猪脑味道好极了。”

  “哈哈,那太好了,明天姐继续给你做这个,你后天还要考一天呢。”

  我暗自叫苦,后悔自己的阿谀奉承。

  “好了,吃饭吧,今天这些菜你要全部吃完哦。”

  “保证完成任务。”

  这顿饭吃的我肚子鼓鼓的,我索性解了腰带,躺床上像个怀胎3月的孕妇一样肚子微隆。

  茹茹笑着把耳朵贴我肚子上。

  “让姐听听里面的动静。

  “哎呦,别动,里面的孩子踢我了。”我惨叫一声故作痛苦状。

  “你个臭小子,明天考试有信心没?”茹茹半掩着嘴巴边笑边问。

  “不成功,便成仁。”

  “什么意思?”

  “就是不成功就去死。”

  “啊!晦气,快和我说呸呸呸。”

  很快两天的考试就结束了,我感觉还不错。

  考完最后一门和同班同学一起走出考场,发现茹茹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朝我挥手,我故意移开视线,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然后把同学支开后,在确认他们已经走远了才向着茹茹走去,茹茹脸上那在极力掩饰的失落让我的心隐隐作痛,她笑着,心酸的笑着。

  我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心的说道:“姐,你怎么来了啊。”

  茹茹晃晃手中装的满满的袋子,不知道此刻她的心是不是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样,碎了一地。

  “姐刚刚买完菜,准备来这等你一起回去做饭,你看,还买了鱼呢,晚上给你做最爱吃的干烧鱼。”

  茹茹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她越笑,我越觉得痛苦,仿佛这个笑容在嘲笑我一般,嘲笑我的懦弱,嘲笑我的虚荣。

  w◇看正f版章=)节上q`酷匠◇网{H

  “我就知道姐对我最好了,走吧,我们回去。”我挽着茹茹想要讨好她,茹茹失去了以往如小姑娘般的活泼灵动,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而我竟然傻傻的对这一切没有一丝的察觉。

  很快学校就放寒假了,天气也进入了寒冬,外面的世界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冰窟一样冷的要人命。我和茹茹窝在房间看电视,是茹茹最近迷上的中国好声音,电视里金志文在那深情的唱着:我从春天走来...........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么想。

  茹茹跟着他轻声的和着,当这首为爱痴狂结束时,茹茹竟跟着金志文一起哭了,哭的惨绝人寰。

  我心疼的擦擦茹茹的脸,把她揽入怀中,互相紧紧的抱着。

  对啊,到底我会怎么想.....“姐,学校放假了,我该回家过年了,诶,姐,要不你陪我回家过年吧,我带你去我们那玩玩,顺便让我爸妈看看你。”想了很多遍的话说出来的却是“姐,你回家有伴么?我们学校放假了,该回家过年了,等我回来给你带家乡的特长。”

  茹茹的眼神突然变的有点呆滞,神情恍惚的说道,“姐回家也有伴啊,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票已经买好了,后天下午的票。”

  走的那天茹茹一直粘着我,好像一松手我就再也不见了一样,进站检票时还跟着我。

  “姐,快回去吧,我又不是不回来了,等过完年我就马上回来,你也早点来,到时候给你一个大惊喜。”茹茹也不说话,眼睛湿湿的,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愿松开。

  我最后一个进站检了票,依依不舍的往里走,过道转角处回头看了眼茹茹,早已哭的跟个泪人似的,站在人群中显得那么的突兀,我多么想冲去抱住安慰她,看着茹茹孤独的身影心疼的没办法呼吸。

  我挥挥手示意她快回去,转身的一刻,再也忍耐不住,无声的大哭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