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茹走后我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是无聊的很,想玩会电脑游戏。我下了楼,骑车回到了学校,进宿舍开始收拾东西,把一些随身物品都收拾好装进3年没用过的行李箱。

  包子见状奇怪的问道:“小影,你这是要去哪啊?被学校开除了么。”

  “你才被开除了,你全家都被开除了,我在外面租房子了,想搬外面一个人静静。”我太了解包子这个人了,所以不会告诉包子真相的。

  “好啊,那带我们去看看啊,顺便帮你搬东西。”包子这么一说搞的我不知如何回答“那个、那个下次吧,我也没什么东西要搬,就个破电脑,下次我请你们去我那喝酒。”我只能这样搪塞包子。

  “小影,你听过一个古老的传说吗?据说搬出宿舍的人都要请客吃饭,不然会阳痿一辈子。”

  宿舍其他几个纷纷表示也听过这个传说,而且很灵验。

  包子是在用生命演绎什么叫做“贱人”。

  我被包子他们逼着请客。

  校门口的烧烤店,我们4个人要了2扎啤酒,乱七八糟的点些烧烤,我一直觉得烧烤和火锅对我来说是一个性质的,它们并不适合我,每次吃完都要拉肚子,那感觉真的不好受。所以我就在旁边喝点酒,很少吃烧烤。

  包子喝酒还是很豪爽的,在那边喝酒边胡侃。从包子身上我发现在酒桌上的东北人特别有意思“小影,大学快四年了,你是我在这最好的哥们,真的,谢谢你,谢谢你在我生日时陪我去内蒙古,谢谢你在我被人孤立时站在我身边,小影,哥的性取向完全是正常的,可是你真的太好了,好的我想和你搞基。”这话听的我混身起鸡皮疙瘩,有点驾驭不了。

  “小影,来,哥敬你一杯,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只要一句话,不管在哪我都会从东北飞过去帮你。”包子的这番话已经对我说过很多次了,基本上每次喝酒都会对我说这样一番感慨。第一次听真的蛮感动的,但是听多了感觉就和官方回答一样没了什么意义。

  大二的时候,我和包子在宿舍里打过一架,原因很简单,晚上我要睡觉,他要给他视频里的女网友唱歌,我低吼了句“包子,大晚上的你发什么春呢,让不让人睡觉啊。”包子二话没说拿起宿舍的凳子砸向躺在床上的我,至今我的眉角还有当时留下的伤疤,相对于身体上的伤,痛苦的是内心。

  第二天包子向我道歉,我原谅了他,但是心里的伤痕真的无法弥补,可能是南北的很多差距让我和包子注定不能成为真心的朋友。

  包子端起酒瓶一下子吹完,这看的我着实佩服。我端起酒杯回敬了他。

  喝酒期间包子他们三个斗起了地主,我主动放弃参与,肚子有点不舒服,去了趟洗手间,点了根烟,刚蹲下外面就有人把门敲的怦怦响。

  “有人没啊,他妈快点啊。”我这刚蹲下,还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让我顿时火了起来。

  !h酷SX匠z网首r发~

  “去你的,慢慢等着吧。”

  哐当一声,门被踹开了。

  门外站着个留着杀马特发型的小混混,“我去,真他妈臭,你他妈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杀马特一脸的杀气。

  “你他妈拉出来的是香的?听清楚了,去你的,慢慢等着。”这战斗力不足3的杀马特渣渣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刚说完突然就出现了七八个人,把厕所门口堵住。

  这情况让我有点慌了,擦擦屁股冲了下便大喊一声:“包子,快过来帮忙。”

  包子他们一群人醉醺醺的边喊着谁敢欺负我兄弟边往我这走来,一看对面七八个人,顿时就没了底气“小影,你在这等着,我去喊人帮忙。”说完拔腿就跑了,完全没有一丝醉酒的迹象。

  这,就是所谓的兄弟。

  杀马特的气焰很是嚣张,上来给了我一耳光,我并没有还手,接着又是一耳光,继续认怂。因为我明白如果还手的话就不是几个耳光这么简单的了。

  因为是在烧烤店里,杀马特也没怎么为难我,抽了几耳光就让我走了。

  说实话我心里一点也不恨包子,他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或许是我做的不够好,并没有让包子把我当真正的兄弟看。

  结了帐走出店门口摸摸红肿的脸,我竟然没出息的哭了。

  抹了抹眼角带着东西我便往茹茹的房子赶,我就像一个在外面被人欺负了的小孩子一样需要别人的安慰,其实我很脆弱,一点也不坚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