茹茹洗完后又帮我擦了脚,然后端起脸盆转身往洗手间走去。我幸福的躺在床上,看着茹茹为我忙碌的身影,心里暖暖的。

  “茹茹,我爱你”。

  不知道茹茹能不能听到我的心声。

  我脱掉衣服先钻进了被窝,使劲的吸了口空气,好香。茹茹的床真的好香好舒服。

  不一会儿,茹茹也洗漱完了,她换了睡衣,关了灯后便钻进被窝,我们面对面的抱着,四目相对,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小影,累坏了吧,今晚好好睡一觉。”茹茹摸摸我的鼻子笑道。

  “恩,姐,你也累一天了,好好休息,晚安。”我也刮刮茹茹的鼻子。

  茹茹转过身,然后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晚安,小影。”

  我没有一丝的杂念,那天晚上我们什么也没做,就这样静静的睡在一起。听着茹茹安静的呼吸声,她肯定累坏了,也不知道以前的每一天她是不是都这么累。伴着茹茹的呼吸,很快我便也有了睡意。

  第二天早上很晚才醒来,揉揉惺忪的睡眼,茹茹已经起床了,但是不见踪影,桌子上有茹茹已经准备好的早餐。我起身看了看是茹茹熬的白粥,旁边的袋子里有包子和油条。

  我去洗手间洗漱,发现茹茹给我买了新牙刷,牙膏整齐的挤在牙刷上。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温暖。

  洗漱完毕看看镜子中的自己,蓬松的头发,带点稚气的脸上残留着些许的胡渣,显得有点不和谐,我把手蘸湿整了整头发便回到桌子,边吃饭边等着茹茹回来。正吃一半的时候茹茹提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

  酷YN匠/s网=唯一C正I版/n,其他都jS是H7盗l版

  “小影,醒了啊,姐刚刚去超市买了些东西,我熬的粥怎么样,以前也很少喝粥,姐知道你们南方人早餐比较爱喝粥。”

  “姐熬的粥很香啊,是我在这喝过最好最香的。”我放下碗筷,跑过去帮茹茹整理买回来的东西,里面大多是生活用品,意外的是有很多都是给我买的。

  茹茹神秘的对我说:“小影,姐,送你一样东西。”

  “是什么啊,快让我看看。”我像小孩子期盼礼物一样盯着茹茹看。

  “别急。”说着茹茹从她包包里取出一把钥匙。

  “这是姐早上去配的钥匙,以后你就不用站在门口傻等了。”茹茹笑着把钥匙递给了我。

  “谢谢姐。”我就像一个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开心。

  “快把早餐吃掉吧,都要冷掉了,哦对了,小影,姐怎么都没见你去上课啊。”

  “姐,我已经大四了,没什么课程,每个星期就一节课,全班60个人每次去上课的从来没有超过十五个,任课的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快毕业了,也不想去拉太多仇恨,免得毕业的时候仇家太多不好过。”

  茹茹的表情楞了一下继而又马上恢复了,但这些细微的变化还是被我灵敏的捕捉到了,是不是快毕业这三个字刺激到了她,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远,没有对未来做过太多的设想,也许这就是我幼稚的一面吧,不会计划自己的未来,安于现状。

  吃完早餐,手机收到了班长发来的信息:小影,马上回学校,你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找你有事。”

  “姐,我有急事先回学校了。”

  “恩,别急啊,路上小心点,有什么事给姐打电话。”

  我火速的赶回学校,才发现也没什么特别急的事情,就是老师和我们确定一下毕业论文的题目和方向。

  完事后我跑去学校的小卖部买烟,发现没有零钱,翻遍所有兜,在装手机的兜里找出了两张一百元。我才想起那天茹茹请我吃饭,我结了帐,茹茹在出门后故意借看手机的间隙,偷偷在我衣兜里塞了两百块钱,我也一直没在意。

  拿着手中的那两张钞票,心里很不是滋味。两百块钱对于茹茹或许意味着很多,我在心里暗自苦笑着茹茹这个大笨蛋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回到宿舍,一进门一股夹杂着食物腐烂的酒味铺面而来,地上的呕吐物里面竟然还有昨天火锅没消化掉的金针菇,我不禁感慨金针菇‘生命力’的顽强。也不知道是他们中谁吐的。包子他们一群人正躺床上睡觉,看上去和死尸一样,而宿舍就像太平间一样安静诡异。这帮家伙疯了一晚上,这一觉可能要到傍晚才能醒来。

  我清理了下宿舍后打开电脑,登了很久没有上过的QQ,陌生人里面跳动着一个头像,刘思雨就是这么的自信,她换了头像,不变的依旧是她自己的照片,头像滴滴滴的响着像急不可耐的想告诉我些什么。

  我点开那闪动的灰色头像,是刘思雨一个星期前给我发过来的。

  “小影,为什么手机要换号码,把号码给我好吗?我想和你聊聊。”

  屏幕上的这些字眼让我又想起了刘思雨,为什么她要在我快忘记她时又出现,我以为我已经从她带给我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内心很痛苦,看到刘思雨给我的留言,我不知道怎么办。对于刘思雨,我终究还是有点割舍不断的羁绊,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但是我已经被她伤透了心,被蒙着当了那么久的备胎让我觉得刘思雨真的很可怕,她就像一杯藏好了毒的美酒,很诱人但更致命。她给我留言的意图不知道是让我安心备大胎还是喜当爹?

  我不愿去猜想刘思雨的意图到底是什么,没有回复她给我的留言,心里有些话想对她说想想还是算了,就这么断了吧。关了对话窗然后把她拉入了黑名单。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对刘思雨的感情还存不存在,但是我不想让自己再受那样的伤了,也许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吧,就像刘思雨一样,她爱自己胜过爱任何人。

  想想和刘思雨在一起的四年时间,经历了那么多,我曾经以为我这一辈子就只认定她了。

  去年寒假刚过完年,刘思雨在我家待了半个月,爸妈对他们未来的“儿媳妇”特别好,但是刘思雨对我爸妈并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的热情。爸妈每天都会把早餐端我们房间里,晚上我们出去逛街回来,厨房还有给我们准备的宵夜。

  刘思雨来我家时穿着短裙,丝袜,蹬着7厘米的高跟,大冬天的我看着都觉得冷。可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

  第一天晚上我带刘思雨去了市郊区的一个景点,是座不高的小山丘,但是在半山腰就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因为刘思雨穿着高跟,所以爬的特别慢,半个小时还没有走到山腰的一半路程。我索性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上去。”男性雄风展露的十分彻底,刚走出一步就有点后悔了,背着刘思雨上去真的挺累的,诶,谁叫咱装呢,这回装大发了,算了,就当做锻炼身体,顺便锻炼下自己的毅力。

  “哈哈,我就知道老公最好了,架、架,加油。”刘思雨搂着我脖子狠狠的亲了下。

  看着刘思雨笑的这么开心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许刘思雨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很快我们就到了半山腰,这里是观景的最佳地点,由于是冬天的晚上,所以山上没什么人。我放下刘思雨,刘思雨从包里拿出纸巾深情的看着我:“老公,我爱你。”

  我接过纸巾擦了擦汗然后很认真的对刘思雨说出我认识她以来的第一句“我也爱你。”

  刘思雨听到后开心的在原地转起了圈圈,特别的可爱。

  刘思雨用纸巾在石阶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整整用了三包,看的我都有点心疼。这孩子,太浪费了,太不低碳了。弄完后她拉着我坐下,然后她自己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面:“还是人肉沙发比较舒服,哈哈。”刘思雨在那傻笑着。

  我们两个就坐在半山腰看着城市的夜景。

  “思雨,你会爱我一辈子么?”

  “当然啦,你老婆这辈子就赖上你了,以后你要养我。”说完刘思雨一把抓住我的哈哈大笑“老公,你反应好强烈啊,以后我就叫你冲动哥吧。”

  刘思雨穿着丝袜短裙坐我腿上让我控制不住的有了生理反应,哎,男人啊,果真是下半身动物,这个时候真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某个地方。

  刘思雨见我有了反应便用她的屁股调皮的扭来扭去真的让我有点控制不了。

  “老公,想要么?要不我们就在这来一次?”刘思雨带点娇喘的勾引我。

  “不好吧,要是被人发现了那多尴尬啊,我丢不起这人。”

  “这大晚上的谁吃饱了闲着上来这啊。”

  “我们不就吃饱了闲着上来了么。”

  “没事的,你老婆都不怕你怕什么,看你这么饥渴的样子我心疼,来吧,亲爱的。”刘思雨永远都是这么的了解我心里的想法。

  就这样,人生中的第一次野战就和思雨发生在半山腰,那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刺激让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也许这种感觉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那段时间,思雨特别的粘我,不管我去哪都要跟着。我打趣的对刘思雨说道:“小媳妇这么粘人,是不是我上厕所都要跟着啊。”

  “就粘你,怎么啦,你上厕所我就在旁边看着。”刘思雨对我很是依赖,而我傻傻的认为这种感觉也许就是所谓的“幸福”。

  物是人非,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现在的我和刘思雨已经形同陌路。她已经不属于我,我也不奢望她的感情。只希望未来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能好好对待她,过的不比我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