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西北的一个二流本科上学,今年大四了,也许是因为这四年来一直都很乖,压抑了很久,也可能是因为刚和女朋友分手,我和我宿舍一个东北哥们一起踏上了这条不归路,我那哥们因为长着一张包子脸,所以大家都喊他包子,晚上九点半我们两个径直走到了市中心的红灯区。

  这里的红灯区有大西北的特色,我是第一次来,但是经常听包子和我说,里面的小姐只要二十就能随便摸,如果忍不住了就加一百五上楼。我和包子进了一家他常来的一家,包子一进去如鱼得水,坐在大厅里,各种穿着制服的小姐穿梭在这些形形色色的嫖客中,里面有公务员,有上班族,有所谓的领导,当然也有像我这种堕落了的学生。

  当那些小姐走到我身边问我要不要玩一下的时候,我竟然莫名的紧张,虽然表面很是镇静,但满手的汗水出卖了我的镇静,小姐很多,却很少有能让我产生欲望的,包子就像一个老嫖客一样逗弄着那些小姐,我只能无聊的抽着烟,等待那个能让我怦然心动的人出现。

  期间有几个小姐过来问我要烟,我很礼貌的给他们点上,表现的完全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

  可能第一次来不是很习惯这种氛围,感觉所有的人都在盯着我看,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好尴尬,我便一个人找了个角落做下玩着手机,抽着那抽了快四年的烟,包子早已上楼解决生理需求去了。

  约莫半小时后,突然包子出现在我面前,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姐,她看上去有二十五左右,瓜子脸,五官由于灯光的原因看不清楚,穿着黑色网袜,吊带裙,露出半个胸,很标准的’职业装’。

  包子别有意味笑着对我说:“喂,小影,哥帮你找了一个,很不错的,叫茹茹。”

  茹茹直接就坐我身上,我暗自庆幸妩媚的灯光让她看不出我那满脸的不安与紧张,茹茹的身材真的很好,尤其是那对让人不能自拔的大白兔。可能她看出来我和那些人有些不同,她从我腿上下来,坐到了旁边的沙发,用出乎我意料的语气对我说:“帅哥,上去么,我会很温柔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风尘气息,却带着三分的温柔,她这样对我是不是因为我长的还算不错,想到这心里不禁暗爽了一番。

  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竟然很二的反问:“这是不是发展的有点快了。”

  茹茹转过脸去在那努力控制自己不笑,但是我看到了她的身体在抖。

  L更《新H最快,v上wu酷IO匠T8网√

  包子鄙视的喊到:“小影,你傻啊,你以为你来找对象啊,有感觉就他妈别这么羞涩,整的跟个娘们一样。”包子的话真的刺激到我了,我豁出去了,丢掉还剩半支的烟,整整衣服,故做洒脱的牵起她的手,铿锵有力的说出四个字:“走吧,上去!”

  办事的地方在四楼,四层楼不高,但是我走的很慢,心里在纠结在挣扎,不知为何我突然就想起了我远在杭州的女友,虽然已经分手,但还是感觉对不起她。

  我们到了四楼,过道两旁是此起彼伏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楼层。在418房间门前她停住了脚步,从包包里拿出房卡,滴的一声,房门开了,我在她后面一起进入了这个即将让自己堕落的快活世界。

  房间里灯还亮着,电视也没关,显然这是上一个客人刚走不久,看来她生意不错。关上房门她脱下高跟鞋问我:“你还是学生吧,怎么来这玩啊,这样不乖哦。”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挑逗。

  我一时无语,也没回答,气氛有些尴尬。

  为了缓和下气氛我脑残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之前你朋友不是和你说过了么?这么健忘啊,我叫茹茹。”

  说完茹茹便开始脱衣服,在只剩底衣的时候她停止了动作,像只小夜猫一样向我走来:“你帮我把衣服解开行么。空气弥漫着欲望的气息。”我吞了口口水,能够听到口水在咽喉的咕咚声,这对我来说真的太诱惑了。

  双手微抖着伸向她的后背,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条件反射一样产生了反应,茹茹的皮肤细腻光滑,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温热,代替的是如蛇一样的冰凉,解掉衣服的时候我竟控制不住的从后面一把抱住她,我的手一直就有离开过她的身体,在此特地感谢岛国动作片让我学习到了很多知识。

  不一会儿,茹茹带点欲望的轻声道:“我们开始吧。”

  此刻的我脑子里除了性别无他物,第一次这么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裤,男人真的是下半身动物,我像刚出笼的野兽一样,说实话我有点把茹茹想象成我女友了,她闭着眼睛在那享受的呻吟着,不知是真是假,也许这是她的职业习惯,我仔细的看看了身下的茹茹,她化着很浓的装,但是能看出来五官的精致,茹茹突然睁开眼睛问我:“你肯定不是这的人吧。”

  “对啊,我是南方的,来这上学,快毕业了。”我被茹茹的这一突然举动着实吓了一跳。

  “以后你别来这种地方了,不适合你。”

  “我陪我同学来玩的。“我只能用包子来帮我掩饰自己,这时茹茹的电话响了,她有点尴尬,我微微一笑:“没事的,你先接。”

  茹茹说了声不好意思之后便接了电话,这个电话是有客人要茹茹包夜,从茹茹的对话中我能听出她经常被电话对面那个男的包夜,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点点的失落感。

  茹茹挂了电话,看着泄气的我,带点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啊,我帮你吧,不用加钱的。”

  “姐,不用麻烦了,我不想了。”说完我便起身准备穿衣服。

  茹茹从背后把我抱住,然后推到床上:”来吧,姐姐帮你。”

  不得不说茹茹的技术真的很好,我又重新燃起了战斗的欲望。

  她在我上面盯着我看,我不敢对视,眼神在游离。

  “姐,刚刚那个人是不是要找你包夜啊?”

  “对啊,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啊,哦,对了,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啊?”

  “我学的是法学专业,上个学期在市检察院实习的时候碰到好多相关的案子,都是把小姐叫到出租屋里,然后先奸后杀,抢走财物,姐,别人找你包夜你就别去了,真的蛮危险的。”茹茹只是笑着听我说。

  “恩恩,我知道的,你是不是担心刚刚那个电话中的那个人,放心吧,他是老顾客了,一般人叫我出去包夜我都拒绝的。”

  其实我很想问下茹茹为什么干这行,却始终不敢开口,怕戳到她的痛处。

  约莫十分钟后我便缴械投降了。

  “姐告诉你个秘密啊。”茹茹凑到我耳边轻声道,“刚刚你让我高潮了。”

  我有点意外,傻傻的笑了笑,继而吞吞吐吐的问道:“啊!不会吧,姐,那个~那个,你能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么。”问完后便后悔了,我觉得这有点不矜持,这不科学,这不是我的作风。

  茹茹拿过我手机按了一串数字,点了下拨通,然后还给了我。

  “以后不要来这种地方了,你和他们不同,不要学坏了,下去吧,你同学还在等你呢。”说完茹茹便进入浴室。

  “姐,我走了。““恩,路上小心点。“声音从浴室里幽幽的传出。

  我带上门便快速往下走,期间碰到几个老嫖客和小姐用异样的眼神看看我,让我很不舒服,也许这可能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