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把她吓哭的,”韩小龙回头看了看门口的位置,“大哥快去追吧,田姐姐被你弄伤心了。”

  易天羽收回下巴,从床上爬了起来,两天没下地了,穿着睡衣和拖鞋就出来了,走了两步还栽了一下,朗朗跄跄的出了房间。

  走廊里,易天羽左右瞭望,发现田梦洁在楼梯边上的窗户前擦着眼泪,易天羽从睡衣兜里拿出几块纸巾,虽然是没用过的,但是褶褶巴巴看起来很凄惨的样子,易天羽有点不知所措就走到田梦洁身后递上了褶巴的纸。

  田梦洁回头睁着大眼睛看了看,不再抽泣,但冷冷地转过了头,没接那个悲惨的手纸。

  “我不是开个玩笑嘛……?”易天羽试探着说。

  田梦洁还是不理。

  “是吓到了啊?”易天羽小心翼翼的。

  “切!”田梦洁突然回了一声。

  易天羽一看有转机便又说:“怎么,担心我?”

  “哼,我担心你干嘛?”田梦洁侧过头贝齿咬唇斜着眼睛看了看易天羽。

  “看吧,还是担心吧。”易天羽调侃的语气。

  “谁担心你啊,你痴呆了该我什么事……”田梦洁边说着边用拳头点着易天羽的肩膀。

  易天羽乐了:“嘿嘿,我要是真痴呆了你得伤心坏了,我怎么能轻易痴呆。”

  田梦洁撅着嘴用双手轻打着易天羽的胸膛。

  “哎哟,疼啊,我伤还没好啊……”

  “你伤的是头,和身子有什么关系。”田梦洁说着打得更使劲了。

  ………………

  “你头部的伤已经好了么,就开始打情骂俏了。”突然楼梯的位置传来一声优雅同时含着一丝冷淡的声音。

  易天羽和田梦洁同时看向楼梯的方向。

  “官老师。”“紫月姐。”两个人同时张口,但是称位叫的不同,,,因为易天羽上官紫月的心理学课的印象很深,当官紫月发出这样高冷范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上课时叫她的称谓,官老师。

  但是当田梦洁听到易天羽叫了官老师时才想起来,面前这位身着蓝色紧身皮夹克的冷峻女人是学校的老师,而易天羽听到田梦洁叫了紫月姐才想起来刚才一紧张竟然叫了那么“尊敬”的称呼。

  √酷=匠E…网正;版_首%发p

  两个人紧接着又同时叫了一句,“紫月姐。”“官老师。”这回易天羽却是叫的紫月姐,反倒田梦洁叫了老师。

  易天羽和田梦洁互相看了看有些尴尬,官紫月没停下脚步,“309房间对吧,你俩聊完了就回来,伤还没好别乱走。”官紫月说完便留下一个高贵的倩影向房间走去。

  但是易天羽未曾知道,官紫月走向房间的时候,余光是向后看的。

  官紫月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上楼梯看到两个人在互相玩闹的时候心里一阵不是滋味,我是他的紫月姐,还是她的老师,,我看到两个人感情好怎么心里就不舒服……官紫月走进了房间。

  易天羽和田梦洁两个人互相又看了看,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们也回屋子吧。”易天羽首先打破尴尬的气氛,小心地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好啊。”田梦洁小声的回了一句,两个人慢慢走向了房间。

  “以后不许再吓唬我了……”田梦洁说了句。

  “恩恩,不然你该担心了,哈哈。”易天羽又乐了。

  田梦洁白了易天羽一眼没说什么,两个人走进了房间。

  易天羽进屋的一瞬间,惊讶地瞪了瞪眼睛,因为他发现韩小龙立立整整的站在床边上,脸上是委屈的表情,官紫月在收拾床头柜上的东西。

  其实易天羽和田梦洁不知道,刚刚官紫月进屋子后情况是这样的。

  当官紫月走进房间,趴在床上的韩小龙以为是田姐姐和大哥回来了,于是头也没回的说了句:“哟,田姐姐和姐夫和好啦……不对,应该是大哥和大嫂……”

  “垃圾男孩,下床,你把被子弄乱了。”一声冰冷到极点的女人的声音传到了韩小龙耳朵里。

  韩小龙回头一看,是上官紫月,他一直都很怕这个姐姐,于是从床上蓦地跳了下来,穿上鞋就站在了一旁。

  官紫月不再说话,进屋子就开始整理比较凌乱的房间。本来在走廊看见易天羽和田梦洁在一起闹心里就有点堵挺,回了屋又看见这个小破孩,而且又听到他说那样的话,顿时一股火就涌上了胸口。

  这时,易天羽和田梦洁回来了,韩小龙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大哥~~~~~。”

  易天羽看了看依然在整理屋子的官紫月,猜到了韩小龙肯定又是被官紫月在气场上虐地体无完肤了。

  田梦洁看到官紫月在收拾屋子,便上来帮忙:“紫月姐,我来帮你吧。”

  官紫月回头看了看,微笑着点了点头。

  易天羽也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床上,韩小龙和易天羽耳语了几句。

  “那个叫紫月姐的好凶啊,进来就让我下床。”

  “说我弄乱了床褥。”

  官紫月看了看和她一起收拾的田梦洁……挺好的女孩,刚才我怎么会那么生气呢,,,是看见易天羽就有火么……我不会是喜欢他了吧?……官紫月想到这里,马上甩了甩头,又在胡思乱想了!

  官紫月和田梦洁两个人收拾了有一会儿了,易天羽和韩小龙一直在小声的聊天,当然都是无关紧要的话,说一会儿两个人就笑一会儿。

  官紫月这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去给你们买些饭,一起在这吃吧。”说完便去拿包。

  “别别,我们这马上回去了,”田梦洁不好意思地说,“一会儿天黑了,这里离学校还挺远,坐公交得挺长时间呢。我和龙龙回学校吃就好了,就是来看看那个大仙脑残没。。”

  易天羽刚喝口水,听到这句差点喷出来。

  官紫月看田梦洁的表情是真的不想黑天回学校,便不再执意留两个人。

  田梦洁和韩小龙便离开了。临走时田梦洁和官紫月微笑着告别,韩小龙和易天羽热情的拜拜。而田梦洁临走的时候不满的瞪了瞪易天羽,易天羽呲牙笑了笑。韩小龙看了看官紫月,乖巧的直点头,官紫月也挑逗地笑了一下。

  现在房间就剩下官紫月和易天羽两个人了,天也渐渐有暗下来的趋势。

  (第六十一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