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后,身着蓝色警衬的易天羽、王鹏还有班长冯云山三个人一起出了自习室,向着楼上教导主任的办公室走去。

  “真是倒霉啊。”冯云山垂头丧气,然后转头看向两个人,“这次会怎么受罚啊?”

  “小三,一会儿请我吃饭啊,可是我赢了。”王鹏仰着头对着旁边的易天羽说道。

  “我靠,我不都说了嘛,请一顿饭没问题,不过我可没输好不好,明明没比完么。”易天羽一脸不服气。

  “你怎么这么赖皮啊。”王鹏鄙视地目光。

  “亲,我擅长反败为胜好么!”易天羽撇着嘴。

  ……两个人完全没有在听见旁边冯云山的话……继续犟着嘴。

  冯云山在旁边喘着粗气:“你俩够了!!”

  两个人缓过神:“班长你说什么?”

  冯云山挑着眉:“我服了……”

  三个人很快就来到四楼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门口。谁都不肯先敲门进去,易天羽和王鹏表示应该班长带头,冯云山说这是你们俩惹的祸自己躺了枪,你俩应该先进去,三个人就这么在门口窃窃私语比划着。

  也难怪,这个教导主任姓郝,是全校有名的变态老师,以啰嗦和苛刻闻名于全校,几乎没有不知道他的学生。表面上大家都称他为郝主任,背后里大家都将“好变态”挂在嘴边。比如“今天好变态训了两个学生用了四个小时没间断,期间喝了五瓶矿泉水”之类的。而且此人性格古怪,情绪不定,前一秒喜笑颜开,后一秒可能就乌云密布了。他的口头禅也几乎无人不知,“我学生在哪哪哪多nb”或“我朋友在哪哪哪多nb。”

  三个人在门口你推我搡的,过了一会儿,门自己开了,只见里面一个露着光明顶的的五十多岁的红脸大叔对着三个人嬉皮笑脸,对,绝对是嬉皮笑脸没错,笑得脸上浮现出了很多老皱:“下课了啊,来来来,你们仨快请进~~”别扭的和蔼语气。

  三个人惊呆了,虽然原来也见识过郝主任风云不定的情绪,但刚刚在班级还暴跳如雷呢,这没多一会儿就满面春风了?三个人呆了一瞬,冯云山首先反应过来俞张口:“好变……”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叫顺口了。。。易天羽赶快敷衍过去,大声说了句:“郝主任好!”

  王鹏和冯云山也同样叫了一声,三个人就这样进来了。

  “请坐啊,都站着干什么,这么客气呢~”教导主任看到三人整齐地站成了一排,坐回自己的老板椅说道。

  “是是……”三个人答应着便找了旁边的沙发一起坐了下去,三人的心情现在是一样的,那就是忐忑不安。

  “教导主任怎么了这是?”王鹏小声问了句。

  “无法捉摸,静观其变,随机发挥。”冯云山像是下着指令一样。

  易天羽顿了顿:“小心有诈。”

  “你们三个在叨咕什么呢?”教导主任从地上的一箱农夫山泉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开了盖放在桌子上。

  “糟糕,要长篇大论。”冯云山小声说。

  “那为什么让我们坐下啊,一般都是他坐着说,学生站着听。”王鹏回道。

  教导主任微笑着喝了一口水,但这微笑易天羽怎么看怎么觉得邪恶。

  “你们仨犯了什么错误来的?”教导主任像是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似的,疑惑的问道。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懵了一下,班长冯云山说:“我们班级课堂比较混乱,我是班长,他们俩是表现不好,所以你就叫我们仨来找你了。”冯云山很聪明,发觉教导主任似乎忘记了因为什么,便轻妙淡写的说道。

  “哦哦,很小的事儿嘛,就不惩罚你们了。”教导主任摸了摸秃顶的头。

  三个人松了一口气。

  “这样吧,我需要你们仨去帮我个小忙。”教导主任对三个人笑着说道。

  “没问题!”三个人异口同声兴奋地回答。

  “太棒了,这样就不用听他在这墨迹好几个小时了。”王鹏低声兴奋的语气。

  “我们真幸运啊。”易天羽也庆幸了起来。

  “郝主任,什么忙啊,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冯云山表着决心。

  G_酷匠●网唯一w正%版,其9p他w都是盗0)版

  教导主任欣赏期待的眼神看着三个人:“你们仨一会儿到学校果园里帮我悄悄摘两袋子清杏去,我喜欢吃酸的,这时候的刚刚好。”

  什么!!!!让我们仨去偷学校的杏!!!!!三人的心里同时乱作一团。

  “郝主任啊,学校果园是禁止进入的啊。”冯云山疑惑地问着。

  “你们那么笨呢,我上届的学生去摘几次都没事儿。”教导主任认真地说。

  三个人同时下巴颏耷拉到最低点。

  …………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教导主任一直在对着三个人讲着“偷杏的技巧”,像上课一样,,,不知不觉,主任面前的桌上已经摆了三瓶空的矿泉水瓶了。

  而此时沙发上三人的状态……一个眉毛发抖,一个嘴角下垂,还有一个手托下巴,两眼无神,看起来就像是马上要口吐白沫一样……

  “好了,就先说这么多吧,你们仨记住了吗?”教导主任依然精神振奋的语气。

  “记~~住~~了~~”三个人拉着长声。

  “重说!!”教导主任皱起了眉头。

  “记住了!”三个人张开就要昏睡的眼睛,瞬间站的笔直。

  “好了,行动吧。”

  三个人走去门口,刚要出门。

  “等一下!!”

  三人差点一头栽下去……

  “要是不小心被值日督查逮到,你们该怎么说,你们懂得。”教导主任暗示着。

  “郝主任放心吧,我们不会败露的。”冯云山回道。

  三个人终于离开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回到宿舍换上了作训服。

  ————小小分割线————。

  下午学校的杏树园……

  王鹏在园外来回地走着,巡逻观察。易天羽和冯云山两个人在里面一个爬树一个拿着大袋子。三人遵照郝主任的教导,两个偏瘦的人作案,身材健硕的王鹏在外把风,有情况随时放风撤回。

  “你说,这个好变态不光是好磨叽啊,是不是这里也有问题啊。”站在树上的易天羽手指着自己的头对着下面手捧袋子的冯云山说道。

  “谁知道他怎么挠上这个主任职位的,智商不够,情商不够,记忆商不够这都无可厚非,现在这德商也出了问题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教导主任的坏话,不时易天羽从树上扔下来一个清杏,冯云山都能稳稳接住。

  半个多小时之后,王鹏从外面跑来:“撤~,有老师走来这边了。”

  三个人拎着两大袋子清杏从后面跑出,顺利的完成了这个“光荣”的任务,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又听他“教导”了许久才出来,三个人一下午的时间也就这样耗掉了,去食堂一人买了份饭就向宿舍楼走去,当然王鹏的那份是易天羽拿的钱……

  “你们俩如果想参加下周的那个格斗赛,就明天到我这报名啊,咱们班你们俩的格斗成绩一直不错。”班长冯云山在和两人分别时随口说了句。

  “你也报名?”易天羽手拎着饭盒问王鹏。

  “必然的啊,这扳手腕都赢了你,还能怕这个都不成?”王鹏握了握拳头,比划了一下。

  “切。”

  (第四十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