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易天羽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每天除了看书就是到室外散步,病房里也始终就他一个病人,平时也很安静。而唯一一次热闹的时候便是寝室的几个舍友也来看过易天羽,但最后,几个人是被赶出了医院,因为四个人在一起很是吵闹。

  当然一直以来夏欣然的照顾是十分周到的,不过随着易天羽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夏欣然来病房的频率也日益降低。倒是易天羽这两天晚上无聊的时候会给田梦洁打电话聊天,也许是上次夏欣然问到自己喜不喜欢田梦洁后便不知不觉开始幻想,每天闲下来时便能想到她,也许是韩小龙偶尔的催促和凑合给自己造成了暗示,但谁知道呢,给人家打电话人家并不厌烦那就打着好了,虽然易天羽在电话里总会受到田梦洁的语言打击,或者无意惹到田梦洁生气被硬生生的挂了电话,不过,这一周过来,易天羽也发现,陪自己聊天最多的人还就是田梦洁。

  周五下午…………

  易天羽穿着白色球服背心,靠在床上,潇洒地跷着二郎腿手捧《红色四月》这本拉丁美洲的推理小说津津有味地阅读着,夏欣然微笑地走进易天羽所在的病房:“收拾一下吧,下午你就可以出院了。”

  “什么!这么突然,怎么不早说啊。”易天羽放下书很惊讶的样子。

  “本来是打算让你周日出院的,不过医生看到你这两天活蹦乱跳的所以就提前咯,”夏欣然脸上挂着小酒窝说着,“我一会儿帮你办理出院手续,刚和紫月姐打过电话,一会儿她爸爸来接你哟。”

  “官叔叔来?哇,这么好。”易天羽边下床边叨咕着。

  “那你收拾一下吧,我去帮你办手续。”夏欣然说完便走出了病房。

  易天羽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好久没见到官叔叔了,最近他这么忙,今天怎么有空来亲自接我了呢,,易天羽边收拾边想着。

  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也没有多少,没过一会儿的功夫易天羽便躺回了床上,继续品味那本推理小说。

  不知过了多久,当当当~~有人敲门的声音。

  “啊,官叔叔好~”易天羽对着门口说道。

  身着深蓝色衬衫的上官尘风挂着和蔼的笑容走了进来,夏欣然也跟在后面。

  “怎么样啊,恢复得差不多了吧。”校长关切地看着易天羽。

  “现在感觉非常好。”易天羽穿了鞋,将手里的书放进了行李包。

  夏欣然微笑着走上前来:“好咯,回家再叙旧吧,恭喜你,出院了。”

  更?新最g快/b上R{酷匠sE网;…

  “走吧,我们回家。”校长拍了拍易天羽的肩膀。

  易天羽走到校长身边,两个人并肩走出了病房。夏欣然也跟在旁边,看着易天羽,嘴上含着微笑……毕竟住院近半个月,这半月一直是她照顾着易天羽,两个人也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夏欣然想着,每天把她当做女仆似的易天羽出院了,自己应该高兴才是,不过还真是有点留恋了,夏欣然想到这里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啊……

  “欣然啊,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照顾着易天羽,我和紫月一直很忙也抽不出来功夫,多亏了你。”校长和蔼的对着夏欣然说着。

  “啊?哪里哪里,没事儿,应该的。”夏欣然赶快从留恋的情绪里调离出来,听到校长的话脸上瞬间挂上了小酒窝,很是甜美。

  易天羽也侧过头:“夏妹妹,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嘿嘿。”

  夏欣然刚想说“客气什么”之类的话,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谁成你妹妹了啊!再说,我比你大一岁好不好,叫我夏姐姐才对。”

  “恩恩,好,不管什么,就是真的很谢谢咯,不然我身体也不会恢复得这么快。”易天羽回想起这半个月来夏欣然的体贴和关心,他也一改往常没有正型的状态,很认真的道谢着。

  “哟,你还有客气的一面啊……”夏欣然撇了撇嘴。

  三个人走在医院的长廊里说说笑笑,声音并不大,而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楼外。

  校长和易天羽上了车,副驾驶位置的车窗摇了下来,易天羽呲着牙,和夏欣然道着别。

  “有空和紫月姐去我家玩啊,她总来的,学生时期她一直寄宿在我家的,一定要来哦~”夏欣然冲着易天羽招着手。

  “没问题,以后你有需要帮忙的就找我,我决不推辞,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易天羽还没说完。

  “得了得了,这个劲头你留给你喜欢那个姑娘还有紫月姐吧,我有事情你来捧个场就好了。”夏欣然撇了撇嘴打断了油嘴滑舌的易天羽。

  “真的嘛,我会全力给予帮助的~~~那我们就走咯,有空一起玩耍~”车开动了,易天羽和荡漾着可爱小酒窝的夏欣然作了告别,摇上上了车窗。

  回家的路上……

  易天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官叔叔,敬爱的紫月姐怎么没来呢?”

  “哈哈,怎么成了敬爱了呢?”校长笑着说。

  “那是啊,我的血都是她输的啊,升级成敬爱了呗。”易天羽想到这里微笑着,真的很谢谢她啊。

  “紫月在家做美味的菜肴等着你呢,其实应该谢谢你的,你也是为了保护紫月受的伤啊。”校长看了看旁边的易天羽和蔼的说。

  “哪里哪里,应该的。”易天羽挠了挠头,回想起那天的场景还是心有余悸的,不过又想到官紫月那天跑上楼来也是很让他意外,也多亏了她,自己才不至于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虽然她不会什么功夫,但依然能不顾危险的来找他。

  “天羽啊,和你说件事。”校长这时突然侧过头和易天羽说道。

  “嗯,官叔叔讲。”易天羽认真的表情。

  “潜入家里的那个人在第二天被警方抓到了。”校长严肃了下来。

  “是什么人?”易天羽瞪大了眼睛。

  “几乎从那个人嘴里得不到任何情报。”校长淡淡地说。

  易天羽皱了皱眉,陷入深思。

  “能看出来他曾经受过严格的拷问训练,意念不是一般的强,甚至在审问期间试图自杀过很多回,现在已经被关在监狱里了。”校长轻轻踩了刹车,看着前面的红灯有些无奈地说。

  “他那天是在找什么呢?”易天羽看着十字路口疑问道。

  “大概是试图寻找我最近插手的事件吧,我也觉得最近学校周围的一些事件是和我现在的行动有一些关系。”绿灯亮起,校长再次发动了汽车。

  易天羽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情景问道:“和那次学校网络被攻击的事件有关系吧。”

  “恩,最近我参与了一个相当庞大的黑色地下组织的事件。那是一个总部设在东南亚的庞大势力组织,近些年开始深入我国内地。”校长平淡的说。

  易天羽咽了咽口水……怎么会这么猖狂,来主动对警院下黑手……官叔叔也应该是没把所有的信息告诉我的,,,也对,我现在也只是个菜鸟,告诉我能怎样……易天羽想到这里看了看右面的窗外。看着外面的路灯易天羽突然想起来海边灯塔那件事。

  “官叔叔。”易天羽转过头说道。

  “怎么了?”校长超了前面一辆车问道。

  “您注意到离家有2000码左右远的那个海边灯塔了吧?”易天羽认真的表情。

  校长听了,顿了一下,将车再次慢慢停在了又一个红灯路口,然后深深地点了点头。

  (第三十五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