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的春风飘进了粉色系的病房,易天羽靠在病床上惬意的看着窗外,外面的阳光也正明媚的让人冲动。这已经是易天羽躺在医院的第三天了,胸口依然被白色的绷带覆盖着,如果只看胸前倒真是有木乃伊的感觉。

  官紫月已经回学校去了,毕竟她是学校老师,还要给学生授课,所以就把照顾易天羽的重任交给了自己的闺蜜,也正是负责这个病房的女护士,夏欣然。

  “喂~我拿给你的水果怎么不吃?”身着粉色护士装的夏欣然拿着深蓝色的笔记夹从门外走了进来。这两天她进病房也不再戴着口罩,清秀的面庞也让易天羽每天都精神振奋,或者说是亢奋,细长的柳眉下一双丹凤眼,俊俏的鼻、淡淡的唇,很喜欢笑,脸上也总会出现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易天羽转头看到夏欣然脸上挂着可爱的嗔怒表情,突然一乐。

  “切~~~”夏欣然看到易天羽的表情瞬间装不住了怒样儿,露出两个小酒窝,“你总像个傻子一样呲牙笑什么?”

  “因为你总笑么,我就想笑了。”易天羽嬉皮笑脸的说。

  “真是的,我刚才给你削的苹果怎么还没吃啊,都变色了。”夏欣然看着易天羽旁边的苹果说道。

  “我这不是病号么,哪有力气啊,你给我削完就说要给妈妈打电话去……”易天羽摊了摊手。

  “我都三天晚上没回家住了耶,早上给妈妈打个电话不是很正常,再说你是残疾了还是怎么的了啊?吃苹果你都懒得动么?”夏欣然斜视着易天羽。

  “你看看我身上的绷带,这么重的伤啊,真的自己吃不动啊,我需要人喂。”易天羽说完便无耻地张开了嘴:“啊~~”。

  夏欣然站在易天羽病床旁边,闭上了眼睛:“限你一分钟之内,把这个苹果变成果壳,计时开始。”夏欣然说完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手表。

  酷I匠网*唯&1一正K#版,◇j其#他◎都G是盗%B版

  “什么?!一分钟??!你要噎死我啊?”易天羽挑了挑眉。

  “已经过去五秒了,一分钟吃不完的话你的午饭就没了,我说到做到,这个病房只我一个人管,我说了算。”夏欣然收回了酒窝,不再看易天羽。

  易天羽这回也就二话不说开始啃了起来,为了祖国未来的午饭补给,啃!……易天羽这样激励着自己。

  夏欣然看到易天羽的吃相又不禁笑了起来,当易天羽快啃完苹果的时候,夏欣然满意的走了,还留下了一句“吃货”。

  “中午我要吃肉。”易天羽举着苹果在后面叫着,夏欣然走后轻轻关上了门。

  易天羽长舒一口气,“为了每天的伙食供应,我出卖了多少男银的尊严啊。”易天羽坏笑着自言自语。

  叮叮~~~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

  易天羽拿起手机,是韩小龙发来的短信。

  “大哥,你咋不和田姐姐聊天了呢,你都三天没动静了。”短信这样写道。

  “哟,那丫头和你说的?”易天羽快速手打,发送了过去。

  “恩呢呗,我问她你俩聊得肿么样,她说你都不理她啊。大哥,我说啊,她是女生也不好主动和你搭话啊,你怎么就不和她联系联系呀?”

  “哈哈,这样啊,,,哎~~~其实不是不理啊,你哥我人病了,555~~~住院呢。”

  易天羽如是写道。

  “你怎么了?!”

  “我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人民,身负重伤,躺在医院啊,昏迷不醒好几天呐~”易天羽呲着牙按了发送的按钮,“你这么告诉她一声哈,最好她还能看看我来,带点好吃的什么的,嘿嘿嘿~”易天羽想了想又紧接着发送了这条信息。

  “真假啊,我说你到底怎么样啊,发生了什么啊。”

  “我现在没事了,前几天受了伤,家里来贼了。小龙你现在是不是在上课呢啊?”

  “对啊,马哲课,我在下面摆弄手机呢,打不了电话现在,不然早打过去了。”

  “哦哦,没什么事儿了。医生说,需要在医院养一两周,等伤口愈合拆了线才能出院。”

  “啊啊!这么严重啊!”韩小龙发来短信。

  “恩呢呗,快告诉田梦洁那丫头,我为了人民身负重伤。”

  “大哥,你怎么比我还没正行呢,再说了,你自己说不就好了……”

  “哎呀,我说的话像是骗人一样,你转达的效果当然好咯~”易天羽在床上哈哈笑着,然后突然皱了眉捂着胸口,“笑劲儿大了,好痛啊。”

  过了一会儿,手机短信提示音再次响起。

  易天羽开心了,是田梦洁的短信:“听说你身负重伤,非常非常非常严重啊?”

  “嗯嗯嗯嗯!可严重了,求安慰。”易天羽半卧在床上。

  “龙龙说你严重到不行,我特意准备了安慰文件,你上一下qq呗,我给你发过去,号码给我。”

  “934****78”

  “你接一下文件,有惊喜。”

  易天羽打开手机qq,通过了田梦洁的好友验证。

  “简单”~?易天羽阴阳怪调地读着田梦洁的网名,然后便点开了田梦洁刚发来的文件、、、紧接着的就是,手机瞬间黑屏!

  易天羽瞪大了眼睛……

  片刻后,手机自动重启,易天羽便想到了上次田梦洁黑自己手机后发来的“你丫的”那次事件。三条黑线从易天羽额头上顺下。

  手机响起重启后的音乐,接近着就是“叮叮”两声短信提示音。

  “不好意思,因为龙龙描述的你的伤情实在恐怖和离谱,我不得不对此进行亲自验证,这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也正好我在机房上课,就顺便黑了一下。”

  易天羽眯着眼睛耷拉着下巴回复了一条:“祖宗啊,那也不至于黑我啊,黑我就是验证么伤情么?”

  “我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人民,身负重伤,躺在医院啊,昏迷不醒好几天呐~,你这么告诉她一声哈,最好还能看看我来,带点好吃的什么的,嘿嘿嘿~恩呢呗,快告诉田梦洁那丫头,我为了人民身负重伤。。。这些不都是你发给龙龙的么。”田梦洁回复短信说道。

  易天羽的脑神经已经瞬间“暴毙”,这丫头还能不能再狠点了……然后手打再次发送了短信:“可是我是真的伤了的,这也不是装的啊。”

  “对哦,所以我验证的结果是——你很严重,但精神状态已经恢复。鉴定完毕。”

  “就完了?”易天羽躺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发送了信息。

  “还有什么?”田梦洁回复。

  “还有木有同情心啊,怎么说也是朋友啊,不安慰就算了……还黑了我,还打击我……”易天羽发送完短信就嘴里不停叨咕着:“这丫头真行啊,真行,这小龙还要给我俩拉线呢,还拉啥啦,不要了,破孩子。”

  “恩,以后不要杜撰和夸张太多哟,拜拜咯~”田梦洁又一条无温度的短信发了过来。

  易天羽撇着嘴,放下了手机,双手托着下巴,可怜地看着墙壁上的钟表,期盼着午饭时间的到来。

  (第三十三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