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很嘈杂,听起来是有不少人的样子。

  大厅的吊灯这时也亮了,紧接着是众人上楼梯的声音。

  “一楼没人!”一个人高喊。

  “二楼正在排查!”

  “三楼快去人!”

  易天羽和官紫月小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心跳加速。

  这时,书房门口出现了两个人,手里握着枪,两人也发现了易天羽和官紫月:“我们是警察,不许动!”随后枪指了过来,另一个人找到门口电灯的开关,开了灯。

  “你们是笨蛋么,我们是房主,犯人破窗而逃了。”官紫月冷冷的对着两个便衣警察说。

  最前面那个年轻男警察看到易天羽胸前不断流血的身体睁大了眼睛,后面的警察冲着屋外喊着:“队长,逃犯破窗逃了,二楼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受伤一人。”

  “这两个警察好屌……都不赶快叫120……”易天羽半睁着眼睛,断断续续说完就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也都不知道了……

  —————分割线—————。

  不知过了多久,易天羽睁开了眼睛,胸前缠着的绷带依然让他感到微微疼痛,屋子里有暗暗的地灯,旁边一个吊瓶连着自己的左手。房间里还有一个病床,病床上躺着嘴唇偏白的官紫月,她在熟睡的状态,也打着点滴。

  窗外的天已经全黑了下来,隐隐看见暗黄的灯光投射进房间。屋子里再无他人,墙上的钟表发出“滴答滴答”秒针走动的声音,已经十一点多了。

  好渴……易天羽此时最大的感受。

  易天羽想坐起身体,但发现全身都没有了力气。他艰难地伸出右手,转过头,找到响铃的按钮,按下了“紧急呼叫”。

  过了一会儿,一个婀娜身材穿着粉色制服的年轻女护士轻轻敲了敲门,微笑着抱了一个本夹挡在胸前走了进来,因为那女护士戴着口罩和护士帽,所以具体的模样看不到,只能看见弯弯的柳叶眉和一双妩媚细长的丹凤眼,不过光就这身材已经足以迷倒万千饿狼了。

  哇,制服诱惑,这是几罩杯的啊,怎么还抱着本夹子~~~易天羽在心里坏笑了一下,但是脸上却没有表情,因为没有力气啊。

  “你醒啦~~”女护士声音不大却像春风一样清朗。

  易天羽想说话,却突然发现连声音都没有力气发出。

  “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失血那么多,还是旁边和你一起来的紫月姐给你输的血,你们俩的血型也都是AB型。”女护士明眸闪动,指了指旁边依然熟睡的官紫月。

  易天羽艰难地转过头看向官紫月,眨了眨眼睛。

  }!酷匠=j网,:唯cQ一K正,~版Pj,?j其{他都Z《是O盗tW版H/

  “我和紫月姐可是多年的好闺蜜哦,我姓夏,叫我夏护士就好啦~~”女护士继续说道,“哦对,你是按了铃哒吧,需要什么帮助吗?”

  易天羽又艰难转回头,看着女护士,因为根本没法说话,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出口渴这个意思,只能使劲的眨着眼睛。

  “喂~~你光眨眼睛我怎么知道你需要什么帮助啊。”女护士略有调皮的说道。

  我嘞个去,你不会问我啊啊啊,说不了话你要让我怎样啊啊啊我哭5555~~~我要渴死了……易天羽心里抓狂着,眼睛一个劲儿眨着。

  “哦哦,原来你说不出来话啊。”女护士说到这把本夹子放了下来。

  哇~~~B罩、、不,有C罩!易天羽不经意看向那年轻女护士的胸前。

  女护士突然发现了易天羽的眼神,紧蹙了眉头,转过身回头说了句:“原来你没有正事儿……”就要往门外走。

  易天羽张大了眼睛。

  女护士看到易天羽的眼神,又转过身,那你来道个歉先,,恩,既然你说不了话,那这么着吧:“如果你想表达十分对不起的意思,那就在三秒钟之内眨十次眼睛好了。”

  易天羽瞪大了眼睛,,,这是久经病场的护士啊!!

  “开始~~不够十秒我转身就走。”女护士伸出三根手指计时。

  易天羽几乎是哭丧着神情,快速眨了十次眼睛。

  “好,原谅你了。”女护士开心的语气。

  易天羽都快哭了,,,要不是我渴得要命我才不要这样呢啊啊啊。。

  “接下来我问你吧,如果不是,你就使劲眨眼,如果是,你就瞪大眼睛。”女护士说到这里呵呵笑了起来。

  “我先试验一个问题哦~”女护士挑逗地说,“你是不是女孩子?”

  易天羽死得心都快有了,,,这是不是可以投诉虐待病人啊、、。

  女护士看到易天羽耷拉下来的眼睛皱了皱眉:“你是不是女孩儿啊?”

  易天羽只好配合着,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

  “恩恩,还不错,看来你神智清醒。”女护士像模像样地点了点头。

  我嘞个去,神智不清的是你吧,这明显是挑逗我么,,,易天羽眨了这么多次感觉眼睛疲倦的都快流出眼泪了。

  “你是不是想方便了?”这个带着口罩的年轻女护士仰着头看着易天羽。

  易天羽又快速眨了眨眼睛。

  “哦,也不是,,那你是孤单了?”女护士撇了撇嘴。

  易天羽继续眨眼……

  “那你到底是要怎样啊?”女护士故意做出呆萌的表情。

  易天羽定了定神……动了动嘴,想让女护士明白他是渴得要命了,便撅起了嘴唇,女护士皱起柳眉看着易天羽翘起的嘴。

  易天羽发现女护士好像还是没明白他的意思,就试着伸出了舌头舔了舔。

  女护士看到易天羽竟然伸出舌头,“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走出房门之前还说了句“真龌龊。”

  易天羽险些背过气去……艾我嘞个去啊啊啊,这个护士怎么想的啊,我就是口渴想喝点水啊,怎么被折磨一通之后还被骂龌龊,我是有多惨啊。

  “夏欣然是去帮你拿水了。”一个冷峻但很微弱的声音从旁边病床传了过来。

  易天羽慢慢转过头,看到官紫月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背上。

  官紫月看了看易天羽:“怪只能怪你自己色心难改,非礼了我闺蜜。人家小报复你一下都是轻的。要是换成我,就让你渴一晚上。”

  官紫月刚说完这句,夏欣然就手里端着一个放着小勺的玻璃杯子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另一个病床的官紫月已经坐了起来,亲切的问:“紫月姐你醒啦~。”

  官紫月轻轻地点了点头:“刚醒的。”

  “不会是我刚才说话吵醒了紫月姐的吧。”夏欣然不好意思地说。

  “哪有~~”官紫月微笑着。

  易天羽紧盯着夏欣然手里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水杯。

  “哦对了,紫月姐你是不是也渴了。”夏欣然刚拿起小勺子准备喂易天羽。

  “你先喂他喝吧。”官紫月看了看易天羽。

  “紫月姐你先吧。”夏欣然突然收回勺子,转过身离开易天羽的病床向官紫月那里走去。

  易天羽张开的嘴还没有合上,眼睛里仿佛充斥了泪光。。

  官紫月笑了笑:“我自己拿着喝就好了,他好像快渴疯了的样子,不用管我了,你再去接一杯让他解解渴吧。”

  “紫月姐你真善良啊,对他真好,不但给他输血,还担心他渴到,不过我觉得这个色狼让他渴一晚上都不为过。”夏欣然撅起了小嘴看了看这边依然张着嘴的易天羽,然后把水杯交给官紫月,“看在紫月姐的面子上我去给你拿水好了。”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夏欣然回来后也没在继续调侃报复可怜的易天羽,一勺一勺喂完他水,又将两人的点滴拔掉,关掉房间里的微光,离开了房间,临走时和官紫月招了招手:“有事情随时按铃~”官紫月微笑着点了点头。

  房间里只剩下靠在床背上官紫月和被喂完一杯水后满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的易天羽。暗暗的房间里投进了些许月光,就这样安静的有一会儿。

  “你也睡不着了吧,”官紫月转过头看了看这边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易天羽,“我们都睡了将近一天一夜,我知道你现在心很乱,最近你的生活也变得不再平静,一个谜团接着一个谜团的出现……”

  官紫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既然我们都睡不着,那我给你讲讲关于我妈妈的故事吧。”

  易天羽慢慢转过头看向了官紫月。

  (第三十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