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着恐龙睡衣的易天羽走下楼梯,路过地下一层的藏书阁,来到地下二层,同样是马可波罗样式的墙砖和街景风格的挂灯。

  只见前面一个木制的大门,门上一个古董样式的金属锁,抬头向上看,一个草书刻上的“酒”字印在上方的墙上,显得韵味十足,一股淡淡的陈年酒香也毫不留情的钻进鼻孔,易天羽甩了甩头,荡走这玄飘的感觉,准备往下走。但是……

  “咦?下面没有楼梯了啊”易天羽看向下面,楼梯只到地下二层就不再有了,空空的平地。

  易天羽陷入沉思,,,官叔叔的性格一般不会出现马虎的,而且自己家的房子更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所以不会是口误,但现在这里只到地下二层就没有向下的路了,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这里隐藏了什么机关,二是入口不在这里。

  想到这里易天羽开始顺着着周围的墙砖敲起来,这敲敲,那敲敲,想找出空墙砖,因为一般有机关的情况,控制开关都会隐藏在墙砖后面……

  但是易天羽把周围墙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敲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易天羽挠了挠头,把目光转向发着淡雅光芒的挂灯,伸手去掰……掰不动,易天羽试着把灯罩拿下来也没什么发现。

  这就奇怪了……易天羽皱了皱眉。然后把目光转向了酒窖大门的位置——“难道入口在里面?”易天羽自言自语。

  但是钥匙放在哪了呢?……应该是官叔叔书房或者房间之类的,但要是我去官叔叔房间找的话弄得像是小偷似的。我应该去问问官紫月那野丫头,大不了求她去拿,也不算偷。。易天羽这样想着……

  酷匠。网永,:久1免6A费¤#看E小说

  只见一只绿色恐龙甩着尾巴跑上楼梯,连上四层来到官紫月房门前,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然后就直接闯了进去,紧接着就是官紫月的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啊啊啊啊啊啊~~~~~~”响彻整个房子。

  身着恐龙睡衣的易天羽捂着耳朵跑了出来,自言自语说道:“怎么又在换衣服?这次还是面朝向门口。”

  “门关上!大se狼,你进女孩子房间不会敲门啊?!”官紫月双手交叉挡在胸前。

  “怎么没敲门,我有敲了一下的啊,明明是老女人怎么还说自己是小女孩……”易天羽边关门边叨咕。

  “你还我清白!!!~~~~”门关上后易天羽依然能听见官紫月近似疯狂的喊叫。

  “有急事就没考虑那么多嘛,再说了,反正也有东西挡着,看到能怎样”易天羽站在门口自己嘀咕着,“虽然里面很大挡不住,毕竟是C罩……”

  过了一会儿,站在官紫月房门口的恐龙服易天羽又敲了敲门:“换没换好啊,我有事儿和你说啊……”

  三秒钟后,“什么事,站门口说”从牙缝里挤出的冰冷声音。

  “额……好吧,”易天羽挑了挑眉,“你知道官叔叔地下酒窖的钥匙放在哪了吗?”

  “你要干嘛?”同样冰冷的回答。

  “我觉得地下第三层的入口在酒窖里。”易天羽故作神秘的声音。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哪来的地下三层?”官紫月没好气的回答。

  “怎么样,你有兴趣不,待弟弟给你开发个新大陆出来啊”易天羽冲着门缝说道。

  又是几秒钟的停顿,,,“你确定有地下三层?”官紫月语气比刚才平和了些。

  “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易天羽忙说。

  “我这倒有一支钥匙,是我爹给我房门钥匙时同时挂在一起的。不知道是不是酒窖的钥匙。”官紫月在里面小声的说道。

  “那就是了,我进去了啊?”易天羽着急地说。

  “别进来,我也去看看,你在门外等着。”

  “我嘞个去,你还要收拾收拾怎的啊,去见吸血鬼美男啊?”易天羽话没说完,“呯”的一声门就开了。

  官紫月穿着那身紫色薄睡衣手里拿了一小串钥匙走了出来,“走吧”一声像是命令的语气从官紫月嘴里飘了出来。

  易天羽刚要谴责,但突然觉得便宜也占了,她也给面子决定要一起去了,这次就顺她一回吧,一声器宇轩昂的“臣遵旨”从易天羽嘴里不和谐的说了出来。

  官紫月没理,走下楼梯,易天羽跟在后面。

  两个人来到地下第二层,官紫月递给易天羽那串钥匙,用手指点了点中间那个暗黑色不显眼的那一个,“应该就是它”官紫月平静的说。

  易天羽走去酒窖大门,黑色钥匙插了进去,一转、一声闷闷的“呠儿”,锁头开了。易天羽随即推开大门,一股浓郁的、醉到心底的木头味酒香飘了出来……

  官紫月皱了皱眉,然后随着易天羽一起走了进来,整个楼层的黄色灯光瞬间亮起。

  官紫月走进来后没什么反应。倒是易天羽一进来就瞪了瞪眼睛,惊讶的表情,毕竟之前从没来过,,,左手边一排排排木质酒桶和石质酒缸,右手边一排排木质酒架,上面不计其数的世界名酒琳琅满目。

  “酒窖的面积大概是楼上藏书阁的三分之二,那么楼下的房间就大概是藏书阁的三分之一了。”易天羽手扶下巴,分析着说。

  “到底地下第三层在哪,快点找,我讨厌酒的味道。”官紫月捂着鼻子语速很快。

  易天羽将注意力直接放在了一排排酒缸上,一个个敲打着,,官紫月看到身着绿色恐龙睡衣的易羽到处敲缸,倒是轻轻笑了笑。

  “这个!”突然易天羽回头看向了官紫月,“这个酒缸是空的。”

  “空的怎么了?”说完走到易天羽旁边也敲了敲酒缸,果然是空的。

  易天羽打开酒缸盖子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酒缸底儿,而是地面的颜色。

  易天羽抱着缸口顺时针用力转了一下……“轰隆!~~~~”一声地面颤抖的声音瞬间暴起。

  易天羽本就高度集中的神经突然一紧,下意识的用力抓住了官紫月的胳臂!……但马上轰隆的声响就没了,地面也瞬间没有了颤抖。

  官紫月斜眼冷冷的看着旁边瞪大了眼睛的易天羽,鄙视的目光。易天羽意识到了尴尬的氛围,明明只是自己吓了一跳……然后象征性的喊了一句:“小心啊你。”

  “该小心的是你吧,手松开,疼不疼啊乱紧张什么。”官紫月冷冷的说。

  易天羽抖了抖眉,然后看了看空空的酒缸,再次抱起缸口,这次逆时针的方向用力一拧。。

  地面再次颤抖,只见两米之外的一小块空地慢慢张开,一个机关样式的楼梯向下伸展而去,一片明亮的白色光芒照射上来,易天羽和官紫月同时睁大了眼睛,注视着下面,然后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走了下去。

  (第二十一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