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羽回到寝室,在宿舍的三个人同时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易天羽,易天羽看到三人极其“饥饿”的表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电脑前单手举着哑铃的老大哥王鹏先说了话:“小三儿同志啊,这两天去哪混了呢?我周六晚上回寝你就不在了啊。”明显是调侃的语气。

  易天羽斜眼看了看洪彪和宋超,满眼充斥着“你俩又乱白话什么了”的意思。

  宋超马上看向洪彪,,洪彪慌了,忙说:“看我干、干啥呀,明明是你说的么。”

  宋超:“什么玩意我说的,是你说小三开房去了的呀。”

  洪彪:“谁、谁说的……”

  洪彪没说完话易天羽打断了:“你俩停。”然后进屋开始整理整理床铺,和王鹏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描述真实经过。。

  宋超的电话这时响了,“喂宝贝儿……”宋超和小女友聊去了……

  洪彪遗憾的走到阳台,打算把周六洗过的警衬拿下来,准备明天穿,结果他拿下来发现,衣服上的警号不是他的,是宋超的,又慌了:“我、我靠,老小啊,我把你、你的警衬洗了,洗错、错了。”

  正在打电话的宋朝回头说:“什么?”

  洪彪:“我把、把你的警衬洗、洗了。”

  宋超:“哦,谢谢。”然后转回头继续和女友聊天。

  洪彪:“不是,洗、洗错了,我的那个你洗、洗没洗啊?”

  宋超不耐烦了:“我本来没打算洗的呀,你给我洗了就洗了吧。”

  洪彪:“这、这不扯、扯呢么,那我的警衬咋、咋穿啊?”

  宋超:“凑合穿吧,等会儿啊,一会儿再和我说话,我和老婆大人聊天呢,,喂,媳妇儿啊,来,再亲一个,木~~~马~~~~,怎么样,这个吻够劲道是吧,,喂、喂,人呢?我靠,怎么挂了……真是的,挂就挂吧,不惯病,小样儿了。”

  在这边聊着天的易天羽和王鹏都看向了这边拎着自己可怜警衬苦着脸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宋超放下电话来到洪彪身边,拍拍洪彪的肩膀,嬉皮笑脸的说:“谢谢哟,辛苦咯,来亲一个。”说着就闭着眼睛把嘴贱贱地伸向洪彪的嘴,,。

  洪彪也没抬眼看宋超,宋超闭着眼睛以为洪彪会躲开,,结果、、结果、、、两个男人的嘴唇就这样对接上了。。

  “啊啊啊啊啊!!我靠、、你怎么没躲啊啊啊啊,恶不恶心啊啊啊啊”宋超掐着自己脖子喊道。

  更xf新最快上酷;9匠vX网◎

  “我、我特么知道你会亲、亲过来啊,我、我的初吻啊……”洪彪也懵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鹏放下哑铃,拍着大腿放声笑起来。

  易天羽眉毛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咧着一半嘴发出了“呵、呵、呵、呵”四声干笑。

  “我和你拼了,我要强bao你,,”宋超抱着洪彪扑向自己的下铺床。

  “来、来吧,还我贞、贞操……”洪彪嘴不利索的进行反击。

  然后两个人开始在床上翻滚决斗,这是这学期两人的第n次决斗了……

  王鹏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易天羽用手扶起耷拉下来的下巴磕,然后到自己书桌前找到《福尔摩斯冒险史》这本书,爬上他的上铺准备回顾一下里面的故事情节,寻找一些可能的线索。

  那边热火朝天的三人像往常一样,闹了一会儿然后又各干各的事情了……

  易天羽翻开《福尔摩斯冒险史》的目录。

  指着目录上的十二个故事,开始思考,一个个回忆里面的情节……艾我了,简直也太有难度了好么,我必须一个个假设是么,到底是人物有关,情节有关,还是案子手法有关?!啊啊啊,易天羽扶着脑袋趴在床上想着……

  二十分钟过去了,易天羽已经屡不清头绪,,,他实在忍不住了,索性拿起手机,给官叔叔发去一条短信。

  “官叔叔,您知道世界上最残忍的两件事是什么吗?第一件是把话说一半。”

  “……”大约十秒钟校长就回个省略号的短信。

  “冒险史。”

  “好吧,仅这一次,波西米亚丑闻。”

  “官叔叔我父母真的已经去世了是吗?”易天羽实在没忍住又问了句。

  “很抱歉,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早点休息吧,天羽。”

  “哦,官叔叔也早休息。”

  易天羽遗憾的放下手机,,,然后翻开了“波西米亚丑闻”这一部分。

  易天羽一脸认真的表情开始分析:这一部分最大的亮点就是艾琳·艾德勒(福尔摩斯最尊敬的女性)的表现,福尔摩斯在设了计之后,赶往艾琳的住所并准备要回那张重要的照片,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艾琳从前一天假装火情时被遗留下的烟火筒上看出端倪,因此只留下一张她个人的照片与一封信便离开了,,,艾琳从此成为了战胜过福尔摩斯的四人中唯一的女性……

  这应该是关于人物的联想,官叔叔从前的外号就是中国的福尔摩斯,如果官叔叔把自己比作福尔摩斯的话,那么艾琳就应该是比喻官紫月的母亲,官紫月母亲的能力是不在官叔叔之下的,是官叔叔输过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而那个房间密码是19911231,和苏联解体的日期只相差六天,所以故事环境应该是俄国没错,那么官紫月的母亲就应该是俄国人,如果我的这段分析没错的话,官紫月的母亲就应该是前苏联的女特工。

  易天羽想到这,默默地点了点头。

  而官叔叔为什么会在我出现的时候回忆起过去在俄国的故事,我想应该是官紫月的母亲和我的父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我父母的牺牲和官紫月的母亲抹不开关系。

  爸爸在那本笔记里也写到,他将要和妈妈去执行一个可能再也回不来的国家最高级秘密任务。。写这段话时是在1991年12月12日,而两周之后苏联就解体了,,我想我的父母应该就是前往莫斯科执行秘密任务的,而1991年12月31日这一天绝对不会是平常的一天,我父母应该就是这一天与官叔叔还有官紫月的妈妈发生过什么或一起经历过什么事情。而那次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他们几个在一起的时候。而我想,那天的日期既然是能作为地下藏书阁的房间密码,应该有纪念的意义,对于官叔叔的人来讲,但凡是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应该就是让他心生感激并难以忘怀的日子,如果我的父母真的是在那天牺牲的,那么应该就是为了官叔叔或是官紫月的母亲而牺牲的。

  好吧,我只能先推理到这了,不知道这里会有多少错误,但这是我所能想到最多的信息量了……

  易天羽叹了口气,然后下了床去洗漱了……

  熄灯后,易天羽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我的父母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是吗??

  伴随着寝室洪彪有规律的呼噜声,易天羽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梦里…………

  “孩子,你要坚强,妈妈没事,真的没事……”

  “儿子,你要不断努力变强,爸爸永远支持你……”

  两个身影不断远去,向易天羽招手,嘴里含着微笑,愈来愈远……

  (第九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