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羽向车窗外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樱花园,在花海上浮着一座小城堡般的精致三层别墅,整片花园都被小山腰环抱着,远处是蓝色的海,,,校长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还这么隐蔽的住处,我从前两年都没注意过这里,简直是梦幻花园啊,,易天羽惊叹着并下意识的说了句:我勒个去……

  紧接着就是副驾驶官紫月的一声音量很小却冰冷到极点的“哼”。

  易天羽三条黑线从额头顺下……>_<|||……

  “我把车停进车库,紫月先带天羽进去吧”校长说。

  “嗯,放心吧爹,我会带好弟弟的。”官紫月答道。

  易天羽:……

  两个人下了车,易天羽跟在官紫月后面,两人伴着桃色的樱海朝前走着,如画的景色,本来是很好的氛围、、、可易天羽在后面完全没有享受景色的心情,眯着眼睛噶巴嘴诅咒着前面的官紫月,,。

  走着走着,突然官紫月停顿了一下,头也没回说了句:“休息休息你的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易天羽O_o,这怪物后面长了眼睛么、、。

  两人终于走到了大门口,这时易天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嘴欠的坏笑着问了句:“嘿嘿,我们这算是‘tong居’了吧?”

  官紫月没理他,开了门走了进去、、、关上门,,然后,易天羽在门外、、站着=_=……

  “啊啊啊,我脑残了啊,,我进门再说好不好呀。”易天羽心里抓着狂,“唉,等官叔叔来解救我吧。”

  五分钟后……

  /酷C匠网i永久/G免费看小b说

  “天羽怎么没进去啊。”这时校长来了,疑惑的问。

  “我在这等着官叔叔一起进去……呵呵。”易天羽讪讪地说。

  “是嘛。”校长也乐了,猜到了七八分原因。

  校长开了门,两人走了进去,一股淡淡的清新香草的味道首先迎了上来,白色主调的大厅给人豁然开朗的感觉,右侧前方是白色楼梯,连着二楼和三楼,当然旁边还有个往下的楼梯,大概是通向地下车库的吧……;左侧前方是餐厅和厨房,餐厅和客厅相连的位置还有一小排吧台,墙上的玻璃柜子里也都是名酒,伏特加,XO,朗姆酒……应有尽有;大厅的中间偏左是蓝白相间颜色的长沙发,黑白色毛茸茸的毯子铺在茶几下面,茶几上放着一套很有艺术风韵的茶具;而大厅的偏右方向,立着一台白色三脚架钢琴,钢琴上还有一个相框,是官紫月的一张笑得很灿烂的儿时的漂亮照片;再看前面,是很长很高的落地窗,外面是两个太阳伞和两副白色休闲桌椅,背景当然就是蓝色广阔的大海,,,再向上看,一副银色大吊灯从三楼一直顺到二楼高度的位置,而最上面的天花板,一半都是玻璃,能看到外面已经有一些夕阳余晖的天。简直太高大上了啊,易天羽感叹着。。

  “天羽你的房间在三楼阁楼。”校长说,“三楼外面还有个大的平台,那里有个120倍的反射式天文望远镜和一个80倍的开普勒式望远镜。”

  “奥,反射式是望天的,开普勒式是看海的呗?”易天羽眼睛放起了光芒。

  “恩对,景色很好的观景平台啊,你会满意的。”校长笑着说,“去吧,上楼看看你的房间,我一会儿去书房整理整理文件,哦对,我的房间在二楼,书房也在二楼,好了,去吧,到自己房间熟悉熟悉。”

  易天羽拿着行李走上了三楼……

  “紫月怎么还没做饭,人哪去了?”校长小声说了句。然后进了书房。书房门还没等关上,只听见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刺耳的女生尖叫,没错,这是官紫月尖叫声。

  楼上……

  易天羽关上了三楼一个房间的门,嘴里嘟囔着“我靠,官叔叔怎么没告诉我她房间也在三楼啊”然后向另一个房间跑去。

  “你不会敲门啊?!!怎么随便进别人房间啊?!大se狼,啊啊啊!!”门关上也依然响亮的官紫月的喊叫声。

  “冷静女皇还带爆发的啊,这也太可怕了吧,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不就看到了你的后背了么,至于这样么,又没看见别的、、、”易天羽边嘟囔边打开了旁边房间的门。

  校长摇了摇头,关上了书房的门,忙他的事去了。

  易天羽刚进房间关上门就听见隔壁的门开的声音,然后是官紫月的脚步声,易天羽静静的竖起耳朵,心跳开始加快,不过貌似脚步声越来越远了,大概是下楼做饭去了吧,易天羽平复了一下心情。

  “后背还是挺美的,恩,很白,很光滑。”易天羽点着头自言自语评价了一句,然后甩了甩脑袋,精力聚集回了房间里。蓝色的床单,蓝色的百叶窗,蓝色的书桌,墙上还有张画,是英国伦敦贝克街B221福尔摩斯住居的一张油画作品。“官叔叔好有心啊,我喜欢的蓝色调,,还有我最爱的夏洛克·福尔摩斯。”

  易天羽放下行李,走到小阳台,发现隔壁也有个小阳台,,,易天羽走出房间,想到大平台去看一看,出了门听到一楼的厨房发出熟练有规律切菜的声音,“喔,还挺像样啊,这女人,虽然很凶”易天羽自言自语,然后开了玻璃门,走到了三楼的大平台。

  清凉的海风迎面吹来,还能看见一些海鸥在夕阳下飞翔,旁边有两个白色系的望远镜立在一旁,易天羽站在望远镜旁边,看着远处的海,长呼了一口气。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海天一线的地方……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生活的日日夜夜,想起曾经为了出走寻找自己的家而翻越那灰色的土墙,想起曾经幻想着有一个初夏的夜能和父母一起仰望星空,一起畅谈未来……

  不知过了多久,平台的玻璃门开了,“禽shou、塞饭、”官紫月叫道。易天羽还沉浸在唯美夕阳的氛围里,听到有人叫他,他回头,夕阳的光正好照在他微笑的脸上,很灿烂,是充满希望和阳光的那种感觉……

  官紫月呆住了,,,然后,“啊、大月子来叫我啦”一句欠揍的声音打破了唯美的画面,官紫月瞬间缓了过来,冷冷的说:“我爹让我来叫你,别磨蹭。”然后转身下楼去了。

  “什么毛病,不会好好说话呢,我怎么说也算是个好人吧,真搞不懂,像欠她钱似的。”易天羽嘟囔着走回房内,下了楼。

  下着楼梯,易天羽感觉这腿越来越软,菜香毫不留情的往鼻子里钻,走到一楼,易天羽几乎是扶着楼梯下来的。。。“怎么突然这么饿啊,”易天羽腿都要化了,终于走到了餐厅。。

  校长和官紫月已经坐在了饭桌上,校长当然微笑着,而官紫月斜着眼睛:“残疾了啊,道都走不直。”

  餐桌上,两菜一汤,红烧土豆肉,香炒芸豆,紫菜汤。颜色和营养均搭配和谐,易天羽看了看飘着香气的鲜肉和发面却规整的土豆块,又看了看绿色葱香的芸豆,口水几乎都流了出来,说了句:“不行了,官叔叔我开动了啊、、。”

  “吃吧吃吧,哈哈。”校长乐了,然后也拿起了筷子。

  易天羽听了校长的“命令”,左手拿起饭碗,右手开始夹菜,一会儿用筷子向嘴里扒着口感柔软的大米饭,一会儿夹起色味俱全的菜肴,吃的不亦乐乎。

  再看官紫月和校长———都像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易天羽“进食”,,。

  “几天没吃饭了啊这是。”校长呆住了。

  而官紫月,开始也很震惊,之后不知觉地抿起了嘴,如果仔细观察,能发现她的一丝满足开心的笑意,当然校长看着饿狼般的易天羽也没注意到官紫月这细微的表情变化,而另一个脑残更不会发现她细微的表情,只在专心的进食。

  官紫月给她爸爸加了个芸豆,然后也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不知不觉自己也吃了好多、、。

  感觉自己的厨艺比从前更上了一个台阶的样子,高兴是因为这个……官紫月心里这样反复对自己说……恩,高兴只是因为这个,只是因为这个。

  。——————————————分割线————————————————。

  饭后官紫月独自收拾碗筷,校长回到书房忙他的工作去了,易天羽很忌惮和官紫月单独呆在一起,所以吃完饭拍拍屁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易天羽双手枕着头躺在柔软的床上,回想着一天的经过,还真是不平凡的一天啊。

  突然有了家,还是来到了自己当初一直崇拜的榜样的家里,而且官叔叔人也很好,对我也很好,就是那个叫紫月的臭丫头不怎么好惹,唉~有得必有失吧。

  易天羽整个一晚上就这样漫无边际的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第五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