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紫月?!也姓上官!难道……易天羽下巴磕已经耷拉了下来。

  官紫月看到易天羽这副表情:“哦,那老头子还没告诉你吧,我是他女儿,但是我是被他捡来的。”

  “没事的,紫月,他已经是我们家的人了,”校长刚要接着说。。

  但易天羽和官紫月同时很有默契地喊了出来:“谁家的人!!?”

  什么他们家的人!?干嘛呀,让我做他女婿?!开什么玩笑,这种成天能看透你内心的女人这么麻烦可怕谁能承受得了……易天羽心里开始打猝。

  老爹在干什么,什么我们家的人啊,我可不想嫁给臭男人,而且还是个弟弟!!……官紫月心里不满。

  以上是两个人瞬间的心理过程……、、、。

  校长疑惑地看着两个人,说,“因为我已经是他的法定监护人了啊,你们俩什么反应”。

  说到这两个人同时长舒一口气,原来这两个人都想多了。

  校长没理两个人脑残的反应:“其实天羽,我和紫月是亲父女,但不能对外公开,只能说成是去做任务时捡来的孩子。”

  说到这,易天羽又瞪了瞪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但也没追问,只回答了一声:哦。

  这里一定有很多故事,说不定还和我父母的事也有关系,今天不适合问太多了,,而且!今天让我震惊的消息简直太多了,得先消化消化,,,易天羽心里想着。

  “哦对,天羽,今天下午你就回寝室收拾收拾,拿些衣服晚上就去我家住吧,以后每周末你都在我家吃饭睡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校长说道。

  啊啊啊啊,还有这茬呢,刚才都忘了,,想到这易天羽眯着眼睛斜眼瞅了官紫月一眼,,和这个、女皇,每周末在同一个屋檐下!?开什么玩笑,,。

  倒是官紫月并没什么大反应,反而是笑了笑,不过绝对是那种女皇的笑,,“呵呵,好弟弟,祝你每周都有个愉快地周末,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易天羽挑了挑眉。

  “好了天羽,现在你就回去收拾收拾吧,我还有要和紫月交代的事情,以后她将回我们学校做教研,也会帮我做很多事,中午的饭你先自己解决,下午我会给你短信,我记得你电话号,我去接你,然后你下楼就好,晚上紫月主厨,就这样,回去吧。”校长微笑着对易天羽说。

  “好吧,校长再见,哦不对,官叔叔再见。”易天羽走去门,然后又说了句,“嗯,姐……”姐字说不出来,然后咬着牙说了句“大月子,再见”然后开门就跑了、、、。

  留下了一张慈祥微笑的脸,和一张铁青燃烧的脸。。。

  。————————————分割线—————————————。

  易天羽回到寝室,宋超睡得四仰八叉的,洪彪坐在电脑前不断刷新着桌面。

  “同志们,我以后周末的两天不在寝室睡觉了,,”易天羽进了寝室说道。

  宋超显然没听见,洪彪回头:“去、去哪啊,开、开房去啊。”

  易天羽鄙视地看了洪彪一眼:“对,和个混血高挑美女。”

  洪彪:“我、我靠。真假啊。”

  易天羽:“我一会儿就开始收拾东西咯,带点衣服什么的。”

  洪彪:“我、我靠,玩、玩真的啊。宋超!快、快起来。小三要和外国妞开、开房了。”

  宋超被吵醒了,揉了揉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一大早上的都作什么妖儿?”

  洪彪睁着呆萌的眼睛:“小三的春天来、来到了。”

  宋超:“和谁啊?”

  “得了得了,少听老二瞎白话。”易天羽打断了他们俩的对话,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陈述了一遍,当然是选择性的复述,比如官紫月和官尘风是亲父女这段就被他含糊的说了过去。

  而显然洪彪和宋超关注的都只是官紫月的体型啦、zhaobei啦、长相啦之类的。当然说到见到校长的时候也吃惊了一瞬。

  “果然啊小三,你的春天真的到了啊,拿下啊把她。”宋超坏笑着说。

  “对、对呀。”洪彪附和着。

  “谁要和这类型的女的搞呀,根本一点便宜占不到不说,还会吃瘪,而且你想什么她都一清二楚还有什么搞头,还是个大姐头,我可不稀罕老女人……”易天羽无精打采地说道。

  “大两岁算什么大啊,而且说不定还是chu女呢,嘿嘿嘿。”宋超试探着说。

  “这和处不处有什么关系。”易天羽鄙视地眼神,不愿意再和两个脑残说无聊的对话。开始自顾自的收拾内务。。。

  。————————————分割线——————————————。

  下午,温暖的阳光穿梭于校园的气息,漫长,舒坦。春风携着校园里鲜黄的迎春和洁白的桃梨,有规律的摇曳着。校园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海,远看海水连天之处,总会有些感触,也许是向往,也许时挂念。。

  “叮叮~”易天羽的短信提示音响了。

  短信这样写着:“qazdetgvnjmk$downstairs、By、Blackberry、From、Ita”。

  看来这是校长的短信了,让我下个楼也非得玩个推理游戏,还真是福迷。。易天羽这样想着、、、过了没到半分钟,露出了微笑。

  “downstairs是英文‘楼下’的意思,通过‘黑莓(blackberry)’从‘意大利(Ita)’发来信息,,,,,黑莓手机一般都是全键盘的按键手机,意大利又是古罗马地理位置的国家,那么这段暗码信息应该是个象形表达。qazde在黑莓手机全键盘上按键象形是个‘V’,tgv是‘I’,njmk$是‘m’,连起来就是‘VIm楼下’,VI在古罗马数字里是5,‘m’是英文minute分钟的开头字母,所以就是告诉我五分钟之后下楼,,,我靠,校长还真能绕、、、”易天羽自言自语的说,“真是老顽童啊,以后有的玩了。”

  过了没一会儿,易天羽拿起了行李,和洪彪宋超说了声拜下楼去了。

  刚到楼下,一辆老式奔驰开到了宿舍楼门口,车窗摇了下来,,校长微笑着冲着易天羽点了点头。

  哇,这么豪华的车,校长这是贪了多少钱啊,,,易天羽心里盘算着。然后开了后车门,把小行李放了进去,上了车,,。

  官紫月坐在副驾驶的座位,头也没回,冷冷地说:“把龌蹉的想法收回去,我家可不是贪来的富裕。”

  易天羽下巴颏又耷拉了下来,斜眼看了看官紫月,真是个讨厌的女人……

  校长发动了车,笑了笑:“天羽,不要介意,紫月其实心里对你印象很好的,,”话没说完。。

  “爹~”紫月打断了他,“专心开车,我这是在教育弟弟。”

  我靠,我用你教育啊,太嚣张了,恩,太嚣张了,,,,当然这是易天羽在心里想的,可没说出来,说出来又得被官紫月犀利的心理分析扎到心脏,这感觉巨不爽,要是去辩解就更麻烦了,只好先忍着了。。

  “天羽知道我们学校是有两个校区的是吧。”校长看了眼后车镜亲和地说。

  “恩,知道,相隔也就不到两公里,都是海边上,另一个是小校区,信息系的预备网警都在那里学习。”易天羽答道。

  “恩,没错,因为我们学校的网络攻防很有实力,所以单分出一个校区,专门给了预备网警,”校长继续说,“我们的家比那个校区还远一些,有点偏僻,但环境很好呢,,,,哦对,天羽,你还有记不记得去年有一个新闻,美国政府向中国抗议和施压,他们说中国政府致使的一次黑客行为盗取了美国沃尔玛公司的部分内部资料,造成了不小的经济损失。”

  “恩,我记得,中国政府表示并非中央致使,属于民间行为。然后美国不依不饶,坚持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应该也是找了个借口对中国经济进行干预。”易天羽回忆道。

  “嗯没错,不过你觉得那次事件是中央致使的吗?”校长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美国黑客的实力比中国高一个档次。”易天羽没有答案。

  “其实那次事件,并非中国政府致使,而是民间个人行为,中国率先找到了这个人并实行秘密保护措施,可能美国截取了这段情报,对这个人进行通缉,但美国那方面并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人,他们还在调查中。”校长说。

  说到这里,易天羽好像猜到了什么:“难道,那个人……在我们学校?”

  说到这的时候,官紫月在一旁也动了一下头。。对于她来说,这边的情况她并不是太了解,出国留学了两年,刚回来不久,也并不清楚她爸爸的每一项工作内容。

  “恩,其实我同时还在做安全局的保护工作,那个人就安置在另一个校区里,进行继续学习。”校长笑着说。

  易天羽惊讶:“这么厉害的高手还需要在学校学习么,要是为了保护的话放在那里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吧。”

  校长微笑着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他确实需要继续学习,因为他当初被通缉的时候只是个网络攻击方面很有自己见解的小家伙,很多系统技巧还需要进修。而且,他今年才16岁。”

  “什么!”易天羽脑系统再一次崩溃、、、。

  官紫月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Li酷匠)网qk正版首发

  “不久你们就会见到那个小家伙的,一个计算机天才,我也很看好的一个孩子。好了,说多了。就快到了,你们俩收复收复波动的情绪,我们到家咯。”校长很高兴的样子。

  就这样聊着,校长的车已经停了下来。

  (第四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