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一切都小心咯,猎鹰行动组的成员们。

  来自:孙浩。”

  纸条上一行潇洒的黑色笔迹映在几人眼前,易天羽认真的看了看这行字,感受到了一种挑逗中带着猖獗的感觉。

  “竟然是他……”张司令深深地感叹了一句。

  韩立凯扶了扶头巾也陷入沉思。

  今天孙浩的目的并不是攻击我们,但是他送来这个是什么意思呢……易天羽百思不得其解,还有那个乔装成服务员的女人,应该就是孙浩他现在的搭档了,,,都是来自东南亚那个组织的吗。。。

  过了一会儿,郭林、郭蕊和叶墨墨也都回来了,表示并没有什么发现,也没看到那个女子的身影。

  但当他们回来后看见那张纸条之后也都不禁皱了皱眉,尤其是郭林,握着那张纸条思考着什么,,,孙浩,这个曾经和他情同手足的特战队友。

  几人也不再停留,将一桌菜打包,开车回去学校,他们打包的时候也引得了那两个服务员匪夷所思的神情,看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这个饭店的其他人都全然不知。

  回到军校后,张司令在车上和他们开了个小会,也终于具体地和易天羽等几人讲了不少那个叫做孙浩的曾是军校学员的事情。

  酷¤X匠^网●r唯n一%正QC版cX,其,{他D^都jL是◎盗's版Zx

  他曾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校学员,后来和韩立凯、郭林一同加入了狼族特战组,当时一共有五人,每个人都非常优秀,而孙浩是极其特殊的一个,因为他最有特点的就是和正常人发育不同的眼部瞳孔,能够比一般人更快速和自如地控制瞳孔的大小,也就像是猫科动物一样,夜间的作战能力常人无法匹敌。

  当然他的各方面能力以及综合素质也是不可忽视,能作为郭林的好朋友同时还是死对头可见他的水平。

  但是就在两个月前,也就是国防军校和瀚海警察学院联合举办格斗赛的前夕,他叛变了。

  那夜,他只身一人闯进了军校的档案楼,暗中弄伤了看守档案楼的值班军人,将里面的一些重要封闭文件偷了出去,也就是在当天晚上,他离开了军校,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后来经查他暗中和东南亚的一个地下势力早有联系,去投靠了那个组织,,,同时他也被我国安全部下达了红色通缉。

  但是究竟为什么依然留在国内,还频繁地出入敏感场所甚至今晚还和几人打了个“招呼”,张司令也不得而知。

  “有几个可能。一是单纯地为了挑衅;二是给我们一个恐吓暗示,表示很容易地就回将我们这个刚成立不久的小组击溃;三,就是接下来的首都军警实战演习,他们会有动作!”张司令和几个人一起分析道。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是不经过思考和熟虑之后就贸然行动的家伙。”韩立凯想到这个曾经他手下的队员,内心一阵苦涩。

  郭林在旁边听着也一直没有出声,,,握紧了拳头,他依然还记得,那晚孙浩叛逃之后秘密留给他的那纸条:“道不同,保重。”

  这几个字他一直记在心里,甚至都没有和韩立凯和张司令说过,因为这样政治性严肃的话题,对于他的上级来说是不容遗留的,,,不过那次郭林却和易天羽交流过,,其实郭林心里也是很矛盾的,,他一直觉得孙浩是有什么苦衷的。

  当然作为易天羽,对这个孙浩的印象也是颇为深刻,不但在那次公交偶遇给上官紫月“解围”,更是在那次来到军校之前的晚上在街上有过交手,,,给易天羽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人脸上的一小块胎记。

  还有,虽然孙浩出现了几次,也有机会将自己逼入绝境,但是从没有下狠手,甚至那次还顺手帮助了官紫月一把,这就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了,按理说这样叛逃的恶人,一旦脱去白色的正色外套就不会再假装地扮好人的了。。。想不通的事情好多啊……

  “孙浩,这个军体拳和截拳道打得了得的家伙,好多谜团……”易天羽也握紧了拳头。

  “好了,大家不要被今晚的事情影响,明天下午你们还要启程去首都,大家把这些好吃的拿回宿舍吃吧,早点休息,”张司令简单地和几个人说道,“至于今晚的事,我会派人继续侦查的,你们现在的精力要放在军警实战演练上,好了,都走吧。”

  几个人点了点头,韩小龙和田梦洁拎着两大袋打包的美味最先下了车,满足的表情看起来丝毫没有被刚才的事件所影响,易天羽等四人也走进了宿舍楼。

  韩立凯留在了车里,应该是和张司令继续交谈着什么。

  易天羽等六个人回到宿舍,聚在了男生宿舍的房间,将用餐盒装下的各种美味摆满了三床。

  韩小龙和田梦洁盘腿坐在床上一人手里一个大鸡腿,边吃边聊。

  郭蕊坐在韩小龙旁边,吃相也丝毫不弱,那架势,就像是要在美食领域和韩小龙拼个你死我活。

  叶墨墨还是比较正常自顾自地吃着,偶尔看看在旁边椅子上思考着什么的易天羽和郭林,这两个人现在只是手里拿着水杯,并没有吃什么。

  易天羽还在回忆着当初和孙浩交手的几个片段……又抬头看到面前田梦洁那不敢恭维的吃相,扶了扶脑袋,这个丫头当初感觉是很文静的啊,这还是那个害羞的姑娘么……

  这时易天羽的思绪突然被田梦洁的话打断,,,只见她拿着一块鸡腿的骨头,,眼睛向上:“我……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那个孙浩!”

  这时几个人都不淡定了,郭林第一个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田梦洁被几人的反应吓了一惊,然后小心地放下骨头,弱弱地说:“我也记不得了,刚才你们说他脸上有个胎记,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面庞,但是忘了是在哪了。”

  易天羽长舒一口气:“脸上有胎记的人多了,你怎么能见过他呢,不可能。”

  郭林依然看着田梦洁,其他几人也都安静地看了看田梦洁,就连韩小龙也停下了高速运动的腮部,疑惑地抬起了头。

  “我确定,因为我曾听过这个名字!”田梦洁这回认真地说。

  (第一百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