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道长说他们:“那就好!不能忘记!”

  黑尘子给金龙皇上和萧太后抱拳施礼后,说道:“天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黑尘子又给萧道长一个稽首:“师傅,我们得走了!”

  最新e章节*a上BX酷匠…网0QY

  萧道长站了起来,见他站起来了,金龙皇上,萧元帅也站了起来。

  萧道长说:“也就是,天不早了,你们该回去了!”

  萧道长想起来了一件事:“唉,对了,徒儿要回去了。金龙皇上啊,你们不是要看玉龙太子的画吗?咱们一起去再看看吧!寻思一下,有无道理!”

  众人起身,一起来到了那副画跟前。

  大家又在仔细看那两幅画。

  自从萧道长回来以后,韩真子好像一切都放下了,满眼都是迷茫!

  你道韩真子在怎么了?其实他一直在纠结!

  因为先皇的事情澄清了,他韩真子为之努力了几十年的事情一旦没有了,顿时心里就没有了主心骨了!

  他急急忙忙地要金龙皇上继位,要看着金龙皇上主事,事情也办完了,心里觉得踏实了,他就觉得自己该陪着先皇走了,他要死——用道家说,是羽仙!

  但是他的道行还欠缺着呢!他出家,也就是没有真正地脱离凡尘,羽仙怎么走?只有寻死!道家就没有自己寻死这么一说!怎么办?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看看这些经文,连头发,指甲等都不可随便损伤,更何况自杀。怎么办,他想绝粒!但是,在萧道长的眼皮底下,他怎么绝粒?

  他几天来一直在纠结着!但是他的心里的那块心病,想自杀者内心非常之苦,自杀之人都有个鬼在起作用!自杀的人,正如人们说的那话:多数都有个魔鬼,在那儿叫他去,他才死的。一直在那里呼唤他,你死了好,死了好,你快死了,死得越早越好!

  韩真子他好像看到了先皇!好像听有人在那里呼喊:“韩道长啊!你快一点死了,就好了。就能跟先皇在一起了!来啊!这里好美!”

  韩真子几次看见了自己手里的宝剑,想砍向自己的脖颈,但是,他知道这样的结果,他是会被下地狱的!

  他该怎么办?和许多想自杀的人们一样,是由于他们恐惧,恐惧未来,恐惧未知的世界,无法再面对日后发的生活!他们本质上也是“悦生恶死”的人,因为他们如同一些人害怕死亡一样害怕着生。

  但是他是个道人,天天在这里学经文,就想起人们说的那话。日月有数,大小有定,人之寿命长短,是由人的因缘来决定的,因缘不灭,你的寿命不绝,倘若自杀身死,因缘依旧会随身,但却断了轮回之数,须在你死亡之地停留之你寿终之时,方可离去他处,此后则为孤魂野鬼,轮回渺渺无期!

  成了孤魂野鬼?无法超度!这才是常年修道的道人们最怕的事情!

  韩真子暗暗想,自杀的人们可是也超度的,可是,好难啊!除非大德超度,否则因一念之存,你则在三界飘荡,居无定所,流浪与你的执念之中。你本就因此不堪忍受此念执着而死,魂魄却时时受此念之苦,无有出头之日。

  魂魄因此一执念而诀不会入轮回,只有念灭果消才可再世重生,但却或为沙土,或为草木,或为走兽,或为水冰,或为金石,或为肢体,均有可能,再世为人,何其之难。

  生而生也,而其所以生者,固在于此;至死而死也,而其所以不死者,亦在于此。此而不知,则未有不随生而存,随死而亡者,沉溺恶道,出没无期。

  自杀是大不孝,犯极重罪,菩萨不理,阎王不收。孤魂野鬼,神识每七天还要重演一次自杀的情景,苦不堪言。

  可是韩真子的内心是很悲苦的,几次看见了自己手里的宝剑,想砍向自己的脖颈,又不得不慢慢都放下,可是心里依旧在纠结……

  ……

  此时,韩真子面对这那幅画,听萧道长要人们看看这画!韩真子也就依照萧道长的吩咐,静下了心,看着画,看着里面的每一个人,看着自己的模样,看着李驸马的那个题词。

  韩真子认字不多,可是也能念下来,他一字一句地念道:“白云黄鹤人家,一琴一剑一茶,羽衣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花。

  清静是为吾家,不染凡尘根扎,访求名师修道,蟠桃会赴龙华。”

  他反反复复的念了几遍,忽然心里亮了一下!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哎呀呀,师傅,徒儿我突然好像眼睛亮了许多!”

  萧道长看看他:“嗯,你还得要悟!许多事情人在事中迷!跳出来看,才能清楚!”

  韩真子说:“嗯!是的!我明白了!”

  忙了几天的林道长此时才能仔细看看,只见就在丛林中间的空地上,有两个道人在下围棋。

  一边是萧道长的模样,个子高大尤其是那个鹰钩鼻子特像萧道长,林道长看看那幅画,看看那画上的萧道长,又看看黑尘子,就笑了起来:“呵呵呵!”

  萧元帅笑着问林道长:"像吗?”

  林道长笑着说:“是啊!惟妙惟肖的!”

  林道长看看画中的戎装的李驸马,看看侍立在萧道长身边的一身干净道袍的李驸马:“嗯!威武!”

  旁边的那位一身文官服装的长得也是一副威严,白净、俊朗的模样的韩德让。

  林道长长叹一声:“可惜了韩元帅一身的本事,没有用对地方!耽误了自己也弄坏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金龙皇上说:“实在是十恶不赦!”

  黑尘子说金龙皇上:“大师兄!这话,您要听我大婶的!”

  金龙皇上看看黑尘子,看看萧太后:“嗯!师弟说的有理!”

  画上也包括胡真子、韩真子等人都在里面,在远处的又有威武的俊朗的金龙太子和他骑得一匹白色战马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