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急急忙忙的走进屋内,见到母女二人,一把拉住穆雪缘说:“缘儿无事吧。”

  “爹,我没事。”穆雪缘将穆天意拉倒桌子旁,穆天意坐下说:“到底是谁干的,”而后使劲拍了一下桌子说:“侍卫长,你们是怎么守卫的!怎么让刺客溜了进来!”

  门外一个身穿铁甲的男子急忙跪下说:“大人息怒。”

  李沫晴对穆天意说:“老爷,你先别生气,你可能猜到这次来的刺客是谁?”

  “我要知道是谁,我非活扒了他!!!”穆天意大怒,穆雪缘听到这句话吓得哆嗦了一下,李沫晴说:“老爷可还记得十四年前被您赶走的的那个男孩凌月吗?”

  穆天意听到这句话大为吃惊,而后怒道:“原来他没有死,哼,好大的胆子,敢来我的王府行刺,来人,给我下追杀令,追杀一个名叫凌月的青年!具体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做!”

  “是!”门外答应了一声,便响起了远去的声音,穆雪缘拉住穆天意说:“爹,不要啊。”

  李沫晴说:“老爷,十四年前你已经对不起他了,如今这样赶尽杀绝,天理难容啊!”

  穆天意挥挥手说:“我意已决,莫要再劝,速速准备一下,急忙赶往湖边,年会快开始了。”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李沫晴安慰了穆雪缘几句,也是相伴而出。

  正在这时,一个蓝色的影子从屋顶上消失,此人正是凌月。

  穆府一行人到了年会开始的地方静光湖,静光湖畔早已围满了人,管家的车辆皆走在一条清净的路上,穆雪缘跟母亲还有丫鬟,都在热闹的街道上前进着'穆雪缘很少见过这样的景象,东张西望,把跟在身边的丫鬟累的够呛,而不远处的房顶上正做着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此人,正是凌月。

  突然,一个鸡蛋大的光点带着冲鸣声飞上了夜空,“轰!”的一声,一朵花火绽放,穆雪缘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糖葫芦,凌月起身回到了屋中。

  凌月仰坐在椅子上,对着一个老年男子说:“老改,把我那个人物退了吧。”

  老改一惊,疑惑到:“退了?八百万两都不做了?”

  凌月打开折扇,平静的说:“不赚了。”

  老改吃惊的问到:“真的?”

  凌月说:“真的,速速退了吧,我呢,看烟花去了。”

  而后收起折扇,又回到了屋顶,老改摇了摇头,便放飞了一只鸽子。

  凌月坐在屋顶,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敲打着左手的手心,凌月的表情跟平静,心里却暗念:没想到,十几年不见都已经这么漂亮了。

  不多时便向远处略去,穆雪缘望了望刚刚凌月在的屋顶,心里暗香“刚刚是不是他在那。”此时的穆雪缘早已没了看烟火的欲望,她的心里只有一人。

  第二天一早,凌月便独自一人在街上漫步,突然望见,前面围了许多人,凌月便走上前,只见一张追杀令贴在上面,赏金高达一百万两,而被追杀的对象正是凌月,凌月笑了笑,便也离开了。

  凌月漫步走进一家酒馆,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两壶温酒跟一盘牛肉在那自饮起来,不多时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绯红。

  凌月对面的桌子做了一个带着斗笠身穿黑色冬装的女子。自己也是一个人在那独酌,凌月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一口喝干杯中的酒,扔下了几两碎银便走了出去,那女子见了,急忙跟了出去,凌月左拐右拐进了一间破庙,女子也跟了进来,凌月说:“好了,跟了这么久不知有何贵干?”

  ‘g看正=版kh章节Fe上:U酷_●匠网U

  女子左手握住宝剑,右手拿起一张纸说:“接了追杀令,自然要领你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