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姑娘刚转头,我就把嘴凑了上去不偏不倚刚好凑上……

  花姑娘脸红红的让开“你咋跟个流氓似的!”

  我笑道“诶嘿嘿嘿,我就是流氓!”

  这红眼睛姑娘叫安雪忆,我女盆友,公认校花,她也有病,不过比较轻,嘿嘿嘿,我俩都有病……

  我是不是有点贱……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认识的她……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我特么的又犯病了,犯病之后现实世界继续,而我却能到处走动,但是那样的世界除了我没有别的人,我可以随便走,就算走到女澡堂,我在现实世界还是干着自己的事情……

  例如我在火车上犯病了,我可以跳出火车去玩,但那一阵子过去之后我瞬间回到身体里,我可以在火车外躺两个小时,醒来之后我依旧在火车里,而且我的身体除了不理人别的都和我自己差不多……

  哪天又犯病了,静止的世界里我看见了一个会动得人,一个特别特别有姿色的少女,原谅我看见她就不会比喻了,她也看见了我,我们心有灵犀的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我惊喜的喊道“啊!活的,活的,会动的!”她展颜一笑,我看呆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在一所学校,而我果断转到了她的班级……

  对她展开了追求!

  后来,我们相爱了,我们经常控制在上课的时候犯病!

  然后跑出去玩,躺在操场上看着天空,说着悄悄话:“小花花,你早上出门吃药了没?”

  “我吃了,小雪雪你吃药了没?”

  美好的爱情!

  我们还经常在夕阳下疯跑,现在想起来……

  那是我们傻冒的青春啊!

  她经常含情脉脉的对我说:“待我长发及腰……”

  我也含情脉脉的回答她“那咱卖掉就挣大发了!”

  我们也说好了……

  不管是谁的病先好,都去开始新的生活,谁都别耽误谁……

  但我知道……

  我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但是她不一样,她的病比我轻,有个医生说她在第?章左右就会好,然后我们……

  就会分离……

  算了,我想那么多干什么,至少现在……

  她还属于我……

  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傻乎乎的,有时候就只盯着我傻笑……她不会和别的小姑娘一样在公共场所要求男盆友亲她,但是我会主动~嘿嘿~我们经常在楼顶边晒太阳边数星星,问我为啥?

  你不会自己想想啊?犯病了呗!

  也经常在教室里开篝火晚会……

  又问,又问,我们犯病的时候,除了我想不开把自己摔成沙琪玛,其余的干什么都行……

  :酷:匠网唯v一E-正;版A},其他都!是盗版

  我也去见过老丈人几次,开始他还看不起我,说我除了有钱和有张小白脸以外没啥比他牛掰的地方,这大叔喜欢打篮球,上次我和他玩了一整天,他连球都没碰到……

  这才满脸褶子的看着我“小伙子!有前途!你们俩!现在去!领证吧!”

  你说这大叔多有活力?

  上次这大叔还组织了一群老头老太太,围着我和小雪雪……

  拿着锅碗瓢盆一顿乱敲,自己带头喊“在一起!”

  你猜怎么着?

  我过去满眼睛都闪着感动的泪花,这大叔第一句就是“不用谢,刚组织老头老太太花了500块钱,你给报一下……”

  听那大叔说,他家原本还是有点钱的,但是小雪雪出生的时候,眼睛也是通红,一个医生跟他们说这是自我空间白色异常症,诶嘿嘿,这次没说错~我问过小雪雪那个医生叫什么,小雪雪告诉我那孙子叫血狱医生……

  这特么不会是一个团伙吧,我记得小雪雪出生那几天那缺德医生在我家抢我棒棒糖来着……

  (医生:哥想去哪去哪,妹纸们~洗澡的时候小心点呐~)

  但是小雪雪跟我说那个医生长的特别特别帅,这我就确定是他了,因为尽管不想承认,但世界上比他帅的还真没几个……

  咱继续说,然后血狱医生把小雪雪他家钱给坑的差不多了,我岳父都快哭了,血狱医生扔下一句话“以后你女儿能给你找个好女婿,找上之后你想咋花咋花,吃香油,喝辣椒水……差不多就这意思你自己领悟吧……”

  我岳父一听,乐了!

  从幼儿园开始就每天督促他女儿找男盆友……

  有天早上还吼着“你要今天不给爸爸我找个男盆友,我就不认你这个爹!”

  等小雪雪出门以后他才想起来不对,跑到窗口对着外面大喊“不对!是我就没你这个爹!”

  然后才乐呵呵的去上班了……

  然后晚上小雪雪吃着冰淇淋领来一个很猥琐的大叔,我这可爱的岳父当场就愣住了,然后小雪雪把冰激凌的勺子咬在嘴里,扭扭捏捏的说道“爸比你不是让我给你找个男盆友吗……”

  那猥琐大叔妩媚一笑“兄弟,你攻还是我攻啊?”

  从哪以后他再没让小雪雪找过男盆友……

  好了,就说道这,我们要回到现实世界了!大家坐好!

  嘟嘟嘟嘟……

  我搂着小雪雪往班里走,一路上有多少羡慕的眼神看向我……

  有个漂亮老婆多好啊~到班里,黎民和李臻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我和小雪雪坐到座位上……

  我们又开始忙了,我俩的抽屉里塞满了情书和恐吓……

  上次我和小雪雪收到了两封除了名字,内容一模一样的情书……

  可爱的小白白/小安忆你美丽的眼睛就像猴屁股……

  就这么个开头,靠……

  这时旁边一挺漂亮的女娃娃扑过来亲了我一口,亲完就跑,跑出门以后还喊着“啊哈哈哈,我亲到小白啦!”

  ……现在这都什么女的啊?

  小雪雪拽住我耳朵“诶呀呀,被亲了啊?”

  “啊啊啊啊,松手,松手,我错了……”

  眼睛余光看到一个男的往这边跑来,就像门口那女的一样,说这时那时快,我一个懒驴上磨!

  不是,懒驴打滚,诶,也不是……

  懒驴……

  我咋跟懒驴就过不去了呢……

  我把那男的撂翻在地,手在天上乱乎“哇哈哈哈,还想亲我老婆……”

  那男的蜷缩在地上,可怜兮兮的说道“其实我想亲的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血狱医生说:

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