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笨蛋你真的好笨哦。”

  伊浓的声音再次的响起,陈扬感觉自己的身躯被人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身躯倒在了地上,而陈扬想要靠近老者施展死亡圆舞曲的计划也随即被破坏了。

  等到陈扬再次站起来的时候,陈扬面前的老者已经倒在了地上,伊浓则是站在了陈扬的身旁,老者脖子上面有一个血洞,看来应该是刚才伊浓用树枝扎破了老者的脖子。

  “笨蛋,王者级别的人物可不是西瓜,被你打两下就没有了反击的能力,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存在的话,你还是很危险的,这老头已经看出你死亡圆舞曲的破绽来了,你还施展这个招数,笨蛋你是不想死呀。”伊浓很是不满的说着。

  陈扬有些郁闷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原本他认为自己是有能力把这名王者C级的老者给击杀的,不过从伊浓的话来看,自己似乎还欠缺一些,陈扬嘴角流出了鲜血,老者刚才的一拳给陈扬带来了不少创伤。

  “笨蛋,那老头还没有死呢,不过他被我已经打的半死了,你现在去把他给杀了吧,如果你不能一招把他击杀的话,我以后可不教你任何东西了哦,不然人家知道我有你这么笨蛋的徒弟,我会很丢面子的哦。”伊浓的目光朝着另外一名老者看了过去,她有些郁闷的说了一句。

  这名老者身躯上面流出了不少的鲜血,看来他根本就不是伊浓的对手。

  此刻陈扬看着伊浓的目光有了很大的变化,连王者C级的实力的人物在伊浓面前都不是对手,那么伊浓的实力到底到底在什么地步?

  “笨蛋,你快去啊,你仔细想想我是怎么一招击杀这些蠢蛋的啊。”伊浓开始催促了起来。

  伊浓说的很简单,一招就把对手给干掉,当然伊浓也有这个实力,但是这件事情让陈扬做起来,似乎会变得很困难的,先不要说陈扬能不能干掉对面的老者都是个问题,就算陈扬能够干掉,可是想要一招解决,陈扬感觉自己有些亚历山大。

  “伊浓,你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受到了重创,但是他想要一招击杀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老者一脸冷漠的看着陈扬,眼神里面露出讥讽的目光。

  听到老者的话,陈扬心里有些不舒服了,毕竟陈扬可是很要面子的人。

  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仔细的回忆着伊浓一招击杀对手的画面。

  回忆起伊浓对自己讲的那些话,陈扬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伊浓曾经说过,并不是把自己身躯里面的元气全部释放出去,就是一个很厉害的绝招了,在攻击对手的时候,要将全身的元气凝聚到一点,然后迅速对敌人进行攻击,在攻击到敌人的同时,要迅速收回自己的元气,防止元气的大量流逝。

  陈扬之前使用的绝招,元气起到的作用大多数都是相当于射出去的箭矢,虽然击中了目标,但是箭矢却是无法在回来了。

  而伊浓施展的招数,都是很普通的,元气起到的作用相当于手上的长剑,长剑在击中目标之后,给目标带来了伤害,但是伊浓却是能够迅速的收回长剑,从而保留自己元气不外泄。

  “陈扬,你是无法击败我的。”老者一脸自信的说着。

  陈扬的身躯行动了起来,他感觉到四周的景物在快速的后退,等待他把目光注意到面前老者的时候,陈扬的身躯直接撞击在老者的身躯上面了。

  老者身躯后退了几步,满脸的怒色,而陈扬则是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笨蛋,你真的无药可救了哦。”伊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这次陈扬做好了准备,他身躯再次伊浓了起来,陈扬将全身的元气凝聚在桃木剑上面,老者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似乎想要做出抵抗。

  可是陈扬手上的桃木剑,却是直接击穿了老者的双手,紧接着桃木剑直接刺入到了老者的心脏里面,桃木剑上面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当桃木剑刺入到老者心脏的时候,陈扬迅速的将桃木剑上面的元气收起了回来。

  “笨蛋,你还不错哦,继续攻击他啊,不然他一时半会还是死不了的呢。”伊浓的声音继续的响了起来。

  陈扬迅速的抽出自己的桃木剑,想到伊浓的死亡圆舞曲,陈扬开始在老者四周旋转了起来。

  “这,这不可能……”

  老者满脸痛苦的说着,原本想要抵抗陈扬桃木剑的双手,渐渐的垂落了下来,他身躯上面出现了不少的血洞,一股股黑色的血液顺着老者的身躯流了下来,老者身躯上面的血洞开始渐渐的扩大,老者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陈扬。

  陈扬收起了自己的桃木剑,迅速的回到了伊浓的身旁。

  他毕竟是圣者A级的实力,刚刚的一番激战,让陈扬很是疲惫了。

  如果老者在不死的话,陈扬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老者的身躯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死在陈扬的手上。

  “笨蛋,还不错哦。”伊浓一脸微笑的说着。

  陈扬嘿嘿的笑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进步了许多,即便是在遇到王者C级实力的高手,陈扬虽然不能说迅速击杀,但是他却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想到自己这几天被伊浓欺负,陈扬本来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的,但是在这一刻,陈扬恨不得以后的日子里面天天让伊浓欺负,毕竟自己的实力是可以突飞猛进的。

  伊浓的目光朝着陈扬看了过去,虽然她嘴上对陈扬并没有太多的夸奖,但是在伊浓的内心里面,她却是不得不承认,陈扬刚刚的表现完全超出了伊浓的预料,因为伊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陈扬解决这名老者。

  她之所以说出那样的话来,无非是想要激发陈扬超出平常的实力。

  日落西山,金黄色的余光照射在大地上面。

  白花折射出一道道的光芒,微风轻轻的吹着,一层层的雪花飘舞了起来。

  伊浓拉着陈扬的手臂,再次的奔跑了起来,陈扬知道,自己即将又要赶往另外一个地方了,至于到底是什么地方,陈扬是完全不清楚的,毕竟伊浓想要去的地方,陈扬都是不知道的。

  隐世家族朱家,朱阎铉的书房里面,自称是朱家老祖宗的朱世金,此刻正坐在椅子上面看书,他脸上的表情平静,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影响到他的心情。

  当然以朱世金现在的实力,不要说是在华夏国境内了,就算是在整个世界里面,他完全也是可以横着走的。

  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朱阎铉缓缓的来到了书房里面,在距离朱世金一米的地方,朱阎铉停止了自己的脚步。

  “是不是陈扬有什么消息了?”朱世金放下了自己手上的书籍,一脸冷漠的询问道。

  “老祖宗,是我们无能,古先生的人率先找到了陈扬,他们的实力……”

  朱阎铉一脸沮丧的说着,他低着头,根本就不敢去看朱世金。

  朱世金面露怒色,阴冷的目光朝着朱阎铉看了过去,他身躯站了起来,粗暴的打断了朱阎铉的话:“废物,这么一点小事情都做不好,你们还能够做什么,这里是华夏国的境内,你们竟然让古先生的人先找到了陈扬,那个女孩呢,她是不是被古先生的人带走了?”

  看到朱世金发火了,面前的朱阎铉满脸的畏惧。

  “老祖宗,那个叫伊浓的女孩仍然和陈扬在一起,古先生的人并没有把他们怎么样,陈扬和伊浓联手将古先生的人击杀了,按照我们的人观察,古先生派遣过去的人员,至少是王者级别的。老祖宗,陈扬可能也进入到了王者级别啊。”

  朱阎铉一脸懊恼的说着,当初他想要对付陈扬的时候,陈扬还不过是古武者级别,但是现在的陈扬,却已经是传说之中王者的级别了,即便是此刻的朱阎铉,他在朱世金的指导下,不过才刚刚进入到了圣者C级。

  “什么,这怎么可能,陈扬怎么可能进入到王者级别!”朱世金满脸惊慌的说着。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但是他可以肯定一点,陈扬能够击杀王者级别的人员,除了他本身是王者外,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只不过面前的朱世金似乎并不知道,陈扬不过才是圣者A级,他之所以能够击杀王者级别的人物,完全是因为伊浓的教导,加上伊浓之前已经将那名老者打的半死了。

  当然这一切的事情,朱世金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的。

  “他竟然进入到了王者的级别。”朱世金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的目光复杂的朝着外面看了过去,朱世金犹豫了一下,迅速的朝着外面奔跑了出去。

  朱阎铉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是面前的朱世金却是早已经没有了身影。

  “老祖宗的实力不过也是王者C级而已,难道他想要亲自去对付陈扬?可是陈扬明明能够击杀王者级别的人物,老祖宗现在去击杀陈扬,岂不是自寻死路吗?”朱阎铉内心里面是有着很大的疑惑的。

  看正@R版章W!节、上lQ酷V匠网L~

  不过朱阎铉现在也清楚,陈扬进入到了王者级别,对于朱家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惊天的噩耗。

  “父亲,老祖宗离开朱家了。”朱勇南迅速的来到了朱阎铉的身旁,轻声的说着。

  “老祖宗去了哪里?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朱阎铉一脸问了两个问题。

  而朱勇南却是摇摇头,朱世金走的聪明,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来。

  “难道老祖宗真的去击杀陈扬了?”朱阎铉喃喃自语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