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7章:陈扬你去死

  幕雨涵的父亲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家里的一切重担全部压在了白玉莲的身上,为了能够让幕雨涵考上大学,白玉莲吃尽了苦头,落下一身的病。

  前不久的日子里面,白玉莲摔倒在地,急忙被送到了医院里面。

  进入医院之后,白玉莲就在也没有醒过来,医院的诊断书是植物人。医院方面几乎已经是放弃治疗了,但是看在幕雨涵县长的面子上,医院方面仍然在治疗。

  可是医院方面的治疗,除了花费大笔的金钱,始终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即便是这样,幕雨涵仍然都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

  现在哪怕是有一丝的希望,幕雨涵都不会放弃的,母亲对她实在太重要了。

  陈扬与幕雨涵吃过早餐后,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医院里面。

  今天是周六,道路上面倒不是很拥挤。

  原本幕雨涵是有公车的,但她只是在上班的时候使用公车,其它的私人时间,幕雨涵从来都不会使用公车的。

  两个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进入到医院之后,幕雨涵的情绪有些低落了起来。

  “幕县长。”

  一个穿着夏季名牌西服的年轻人出现在幕雨涵的身旁,年轻人十分的帅气,脸上带着笑容,很是阳光。

  按说这样的男子是很容易吸引女性的目光,但是幕雨涵看到男子之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陈扬。

  发现陈扬正玩味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幕雨涵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魏征,你怎么在这里。”幕雨涵轻声的说着。

  面前的男子就是魏征,他虽然知道幕雨涵和陈扬的关系,但是始终都没有放弃对幕雨涵的追求。

  魏征的父亲是市局的局长,但是他身上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架子,为人很亲和。

  可是陈扬很不喜欢这个魏征,不光是因为他在追求幕雨涵,更重要的原因,从本质上面,陈扬很排斥他,这个人让陈扬有种威胁感。

  魏征的出现,总会让陈扬觉得魏征就是一把暗箭,随时都会发射出来伤人的暗箭。

  “陈扬,你也在啊。”魏征脸上露出了笑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酷4H匠1网3正G版{首{:发0/

  陈扬却并没有搭理他,魏征尴尬的把右手伸了回来。

  “幕县长,是这样的,国外著名神经内科专家安德森先生因为出差到明靖市,我有幸邀请到了他,大概在十点的时候,安德森先生会来到这里,为伯母进行全方面的检查,并且做出治疗方案。”魏征很随和的说着。

  他好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脸上永远是那种谦和的笑容。

  幕雨涵听到魏征的话,整个人的身躯都颤抖了起来。

  安德森是世界上面著名的神经内科专家,在他手上恢复的病例数不胜数。

  当初医院方面就做出了断言,如果有人能够让白玉莲清醒过来的话,肯定就是这位安德森专家。

  只不过想要请动安德森,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光是要有钱,而且还能够和安德森说得上话。

  幕雨涵自认自己没有任何的条件去请安德森,只能够依靠医院来治疗了。

  现在听到安德森能够来到这里给自己的母亲诊治,幕雨涵的情绪十分的激动。

  陈扬冷冷的看了一眼魏征,他倒是很会讨好幕雨涵。

  不过陈扬也懒得去计较,而是独自朝着白玉莲的病房走了过去。

  现在没有任何人,倒是陈扬给白玉莲喂食续命丹的最佳时候。

  病房门里面并没有任何人,白玉莲安静的躺在床上。

  与普通人植物人不同,白玉莲始终都是在昏睡的状态之中。

  确切的来说,白玉莲已经是活死人了。

  陈扬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续命丹,轻轻的掰开了白玉莲的嘴巴。

  可就在陈扬想要把续命丹喂食给白玉莲的时候,房间外面传来了一声训斥声。

  “你在干什么,立即给我滚出去。”

  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走进到病房里面,后面跟随着幕雨涵魏征,还有一名穿着西服的外国人。

  医生是白玉莲的主治医生刘主任,负责对白玉莲的治疗。

  虽然陈扬与幕雨涵来到过医院几次,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陈扬不过是幕雨涵的秘书,他们绝对不会想到,陈扬是幕雨涵的老公。

  听到刘主任的呵斥,幕雨涵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东西喂食病人,很容易造成病人的死亡。”刘主任得理不饶人,狠狠的训斥着陈扬。

  原本刘主任认为陈扬不过是幕雨涵的秘书,而且幕雨涵每次带陈扬来的时候,从来没有给过陈扬好脸色。现在刘主任想要在幕雨涵面前表现一番,但是他却不知道,他这样做,让幕雨涵心里很不高兴。

  “我在救她。”陈扬平静的说着。

  刘主任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趁着陈扬不注意的时候,刘主任夺过了陈扬手上的丹药。

  “这个东西能够救她?你当我是傻子吗?如果这个东西能救醒她,我看我这个医生也不用当了。”刘主任冷嘲热讽的说着。

  魏征与幕雨涵来到了病房里面,看着陈扬将黑乎乎的丹药捡了起来,幕雨涵复杂的看了一眼陈扬。

  “陈扬,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但安德森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希望你能够理解。”幕雨涵一脸沉重的说着。

  “你也不相信我?”陈扬淡淡的说着。

  幕雨涵低着头不说话,魏征却出来打了一个圆场说:“陈扬也是好意,只是用错了方法而已,我看还是让安德森先生来看看吧。”

  “你不用来做好人,如果这个丹药不能救醒她,我甘愿从这里跳下去。”

  陈扬冷漠的说着,朝着白玉莲走了过去。

  “如果她能够醒来,我就给你跪下!”

  刘主任一脸轻蔑的说着。

  陈扬来到的白玉莲的身旁,幕雨涵的目光看着陈扬,似乎想要制止。

  魏征直接挡在了陈扬的面前,笑着说:“陈扬,这方面还是交给专家吧,你这颗药丸未必会有作用。”

  说完之后,魏征想要将陈扬的药丸夺取过去。

  陈扬嘴角露出了冷笑,一把推开了魏征。

  魏征的身躯撞在了墙壁上面,幕雨涵冷淡看着陈扬。

  “陈扬,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了你的面子,我的母亲就要成为试验品吗?”

  幕雨涵冷漠的说着,脸上没有了任何的表情。

  陈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把续命丹放进了白玉莲的嘴巴里面。

  等到白玉莲吞食下去的时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安德森来到了白玉莲的面前。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白玉莲的变化,安德森的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

  “哼,你还是早点跳下去吧,否则警察来了,告你一个谋杀,也是一个不小的罪名。”刘主任看了一眼白玉莲的反应,脸上露出了冷笑。

  渐渐的,病房上面的白玉莲没有了任何生机了。

  安德森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刘主任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幕雨涵趴在自己母亲身旁哭泣,魏征则是轻声的安慰着白玉莲。

  “陈扬,你这个混蛋!”魏征冷冷的说着,一拳朝着陈扬击打了过来。

  陈扬并没有躲避,而是任由魏征的拳头击打在胸膛上面。

  魏征的拳头并没有给陈扬带来任何的疼痛,陈扬几乎是呆滞的看着白玉莲。

  安德森看着白玉莲的眼神渐渐的出现了变化,而刘主任则是来到了陈扬的面前。

  “陈扬,是个男人就给我跳下去。”刘主任大声的喊着。

  陈扬脸上露出了冷笑,他用力的给了刘主任两个耳光。

  刘主任脸上随即红肿了起来,几颗碎牙也随即掉落在地上了。

  幕雨涵冷冷的看着陈扬,这个一年前玷污她身体的男人,这个现在为了他面子而杀害自己母亲的男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本对陈扬有的所有的感觉,瞬间的消失了。

  “陈扬,你去死。”幕雨涵痛苦而又愤怒的喊着。

  你去死!

  你去死!

  这一句话不断在陈扬的脑海之中徘徊,这就是与自己生活一年多幕雨涵说出的话。

  陈扬感觉自己心很痛,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推开了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看到陈扬跳下去之后,安德森的神情有些惊愕。

  刘主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魏征表露出惋惜的神情,但是在惋惜之前,魏征嘴角的得意,是别人不容易察觉到的。

  幕雨涵呆呆的看着窗户,停止了哭泣。

  “不不,他的药丸的确是有作用的。”安德森急忙的说着。

  随着安德森的话,幕雨涵等人的目光朝着白玉莲看了过去。

  白玉莲的已经恢复了生机,呼吸的声音清晰可闻。

  渐渐的,白玉莲一直都没有睁开的眼睛,也缓缓的睁开了。

  幕雨涵的眼泪再次的流了出来,她想要去窗户那里,但是白玉莲却握住了幕雨涵的手臂。

  “雨涵,我这是怎么了。”白玉莲轻声的询问道。

  幕雨涵一直在哭泣,并没有回答什么。

  这里的病房在六楼,任何人跳下去,生还的几率很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