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室里面的温度已经达到了零下摄氏度,陈扬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如果不是陈扬身躯里面有别的练武者没有的元气,恐怕陈扬现在早已经倒在了地上,可是即便是陈扬拥有元气,现在他也感受到一些寒冷。

  常俊才就站在门外的窗户旁,一脸冷漠的看着里面的陈扬。

  他在等待着陈扬痛苦的叫喊,他在等待着陈扬表现出最狼狈的一面。

  可是常俊才失望了,因为陈扬始终都是神态悠闲的坐在椅子上面。

  “常局,在弄下去,恐怕要留下痕迹了,一旦陈扬投诉我们,恐怕会有一些麻烦的。”一名警员来到了常俊才的身旁,轻声的说着。

  “把温度调上去吧。”常俊才皱着眉头,无奈的说着。

  审讯室的房门被打开了,扑面而来的冷气让常俊才的身躯不由后退了几步。

  等到里面的温度有所上升后,常俊才来到了审讯室的里面。

  看着椅子上面的陈扬,常俊才有了一种很无力的感觉。

  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陈扬,好像面前的陈扬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陈扬,你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离开这里,我告诉你,你袭警的事情我们都看到了,这个罪名你是跑不了了,不如你早点把这些事情都承认了,免得继续在这里受罪。”常俊才冷漠的说着。

  现在他不能够在这里把陈扬怎么样了,常俊才只能够希望陈扬能够认罪,他想要先把陈扬关到牢房里面在说。

  至于以后的事情,常俊才暂时没有想那么多。

  此刻的常俊才虽然看似很冷静,可是实际上面陈扬的一番表现,让常俊才内心里面有了很大的震慑,他隐约的觉得,想要把陈扬整死,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审讯室里面很简陋,房间里面还有一些寒冷。

  坐在椅子上面的陈扬,目光朝着常俊才看了过去。

  “你会跪下来求我离开这里的。”陈扬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看到陈扬脸上的笑容,常俊才不由的咬着自己的牙齿。

  他的双手都已经被包扎了起来,现在他双手也不敢随意乱动了。

  如果换做平常的时候,常俊才早就住进医院里面去了,不过陈扬落在他的手上,只要他还能够行走,他就会留在这里,常俊才想要羞辱陈扬。

  可是经过两个人的一番交锋后,常俊才始终都是被羞辱的对象。

  “你妄想,陈扬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了。即便你不承认,我照样能够把你送到牢房里面去。就算是云家宋家柳家的人清楚了,她们也未必能够来救你。”常俊才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怒吼的说着。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愤怒了起来,一双眼睛也变得通红。

  紧接着常俊才不顾警员的劝阻,来到了陈扬的身旁。

  “你别以为你有多么了不起,你不过就是靠着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常俊才用自己包裹着纱布的左手,指着陈扬说。

  他想要激怒陈扬,只要陈扬在暴怒的情况下对常俊才出手,常俊才就有借口对陈扬采取行动,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

  “可惜啊,你连当小白脸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够去给薛文山去当狗了,不过常俊才啊,我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如果哪天薛文山不需要你了,你可以来找我,我家里面正缺一条看门狗呢。”陈扬一脸微笑的说着。

  常俊才的右腿狠狠的朝着陈扬的身躯踢了过去,不过在他的右腿即将落在陈扬身上的时候,常俊才收起了自己的右腿。

  在座位上面的两名警员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迅速的来到了陈扬的身旁。

  常俊才对两名警员用了一个眼色,两名警员迅速的把陈扬固定在椅子上面了。

  紧接着,一名警员在常俊才眼神的指使下,悄悄的拿出了电棍。

  警员缓缓的从后面靠近了陈扬,而常俊才则是站在陈扬的面前,吸引陈扬的注意力。

  眼看着警员手上的电棍即将触碰到陈扬身躯的时候,陈扬的椅子迅速朝着一旁移动,在移动的同时,陈扬的右脚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轻轻踢了一下警员。

  警员的身躯朝着前面倾斜了过去,他手上的电棍,直接落在了常俊才的身上。

  “啊!”痛苦的声音从审讯室里面传来。

  听到声音的余袁弘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轻声的说着:“一些小手段,陈扬现在肯定会老实很多的。”

  徐天祥皱着眉头,直接来到了审讯室里面。

  可是当徐天祥来到审讯室里面的时候,他不由的惊呆了。

  常俊才的双手包裹着纱布,全身颤抖的倒在了地上。

  一名警员拿着电棍,也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名警员则是急忙搀扶起起常俊才,一脸畏惧的看着陈扬。

  原本在徐天祥想象之中应该受到狠狠教训的陈扬,反而一脸轻松的坐在椅子上面。

  他的身躯虽然被固定了,可是他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紧张的样子。

  看到陈扬表情的时候,徐天祥隐约的猜测到了什么。

  “陈扬,到了审讯室里面,你竟然还敢耍手段,今天要是不打的你跪在地上求饶,我余袁弘这个局长也不当了。”余袁弘愤怒的说着。

  说完之后,余袁弘想要离开这里去安排人教训陈扬。

  不过他的衣服被徐天祥拉住了,徐天祥皱了皱眉头,来到了审讯室的桌子面前。

  感觉到温度有些不正常后,余袁弘急忙让人调高了温度。

  坐在桌子后面的椅子上,徐天祥复杂的看了一眼陈扬。

  两名警员在余袁弘的指使下,搀扶着常俊才离开了这里。

  徐天祥默默的拿出了一盒香烟,目光朝着陈扬看了过去。

  “老余,把他的手铐解开吧。”徐天祥默默的说着。

  余袁弘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徐天祥,不过还是把陈扬的手铐解开了。

  KW酷EH匠3Y网永久免“Z费看v/小~:说e

  “说吧,你想要什么。”徐天祥点燃了一根香烟,平静的询问道。

  陈扬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目光朝着徐天祥看了过去。

  徐天祥和徐天心都是徐家的嫡系子弟,但是他们两兄弟并不是在京城里面长大的。

  陈扬除了执行任务外,很少会到地方去游玩,所以对面前的徐天祥也不是很了解。

  不过从徐天祥的做派来看,陈扬能够判断出来,面前的徐天祥绝对是五大家族徐家的子弟。

  “你是什么人,徐天心的哥哥?”陈扬现在还不知道徐天祥的身份。

  他只是凭借自己的感觉,来判断出徐天祥是徐家的人。

  “徐天心是我的弟弟,我叫徐天祥,目前是南柳市的常务副局长,我身旁这位是余袁弘局长,你的顶头上司。”徐天祥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陈扬的目光朝着余袁弘看了过来,而后者则是冷哼了一声。

  “先让他滚出去,否则我没空和你谈事情。”陈扬闭上了眼睛。

  余袁弘的表情有些愤怒了,毕竟陈扬担任的职务是南柳市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是属于他直接领导的。

  可是陈扬这一副姿态,让余袁弘内心里面有些不悦了起来。

  如果不是徐天祥在这里,他肯定会让人好好整治整治陈扬的。

  “老余,你先出去吧。”徐天祥平静的说着。

  余袁弘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扬,直接朝着审讯室的外面走了出去。

  在余袁弘走了出去之后,陈扬睁开了眼睛。

  “让常俊才跪下求我,否则我是不会出手救你弟弟的。”陈扬冷漠的说着。

  他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戾气,让桌子后面的徐天祥不敢与他的眼神直视。

  听到陈扬的话后,徐天祥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

  烟灰掉落在他名贵的衣服上面,徐天祥轻轻摇摇头。

  “你的要求太过分了,这一点我不能答应。”徐天祥直接拒绝了。

  似乎有些无法承受陈扬的眼神,徐天祥站了起来,把香烟按在了烟灰缸里面,他复杂的看了一眼陈扬,直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关闭审讯室的房门后,徐天祥吐了一口浊气。

  他的目光朝着天空看了过去,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的表情。

  虽然这是徐天祥第一次看到陈扬,但是从陈扬的眼神里面,徐天祥看出了陈扬的个性,他说的话绝对是算数的,如果常俊才不跪下求他的话,自己弟弟的生命,恐怕就要丢失了。

  只是常俊才毕竟是常家的嫡系子弟,让他跪下来求陈扬,这件事情是徐天祥无法做出决定的。

  “二哥,什么事情?”

  手机里面传来了薛文山的声音,徐天祥听到薛文山的声音后,他脸上勉强露出了笑容,轻声的说着:“文山,我这里有件事情让我很为难啊,想让你替二哥拿个主意出来。”

  紧接着,徐天祥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了薛文山。

  当薛文山听到陈扬让常俊才下跪求他的时候,薛文山的陷入了为难之中。

  常俊才不但是常家的嫡系子弟,而且还是自己大哥张宏文的人。

  就算薛文山不顾及常家,也不得不顾及自己大哥的感受。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如果常俊才给陈扬跪下了,那无异于是打了自己大哥张宏文的脸面。

  “二哥,这件事情有些难办啊。”薛文山并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那我先挂了,我在仔细想想吧。”徐天心皱着眉头,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