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莲的身躯开始颤抖了起来,她能够感觉到面前两名男子强烈的杀意。

  尤其是当那锋利的匕首靠近白玉莲身躯的时候,白玉莲几乎就要吓昏过去了,可是就在匕首即将刺入到自己心脏里面的时候,白玉莲明显感觉到那名叫老六的男子,突然的停顿了下来。

  紧接着,白玉莲看到了一幕很恐怖的事情,她不由啊的一声叫喊了出来,随即白玉莲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就在老六想要把匕首刺入到白玉莲心脏里面的时候,老六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杀气,他感觉到这股杀气越来越强烈了。

  而随后老六更是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威胁感,老六躲闪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可是他并没有躲过陈扬五行妖剑的袭击。

  一道气息直接将老六的右臂斩断了,而看到这一幕的白玉莲,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

  右手握着桃木剑的陈扬,一步步的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他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怒意,眼睛里更是带着强烈的杀气。

  此刻的陈扬仿佛是一头凶狠的猛兽,凡是在他附近的人,都能够感觉到陈扬身躯上面散发出来的煞气,这种煞气让人不寒而栗。

  即便是古武者C级的老六和刀疤,他们都紧紧皱起了眉头。

  在陈扬出现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将目光锁定在陈扬身上,他们有一种很惊愕的表情,因为面前这名男子的实力,远远是在他们之上的。

  甚至他们认为即便是自己逃脱,也未必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是陈扬?”老六迅速的包扎了一下自己的右臂,冷冷的询问道。

  陈扬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握着桃木剑,朝着老六继续展开了攻击。

  一道气息再次从桃木剑上面迸发了出来,老六惊愕的看着陈扬。

  他想要躲闪,可是陈扬的左拳已经朝着他的太阳穴袭击了过来。

  老六心里的震撼是很大的,他没有遇到过这样强悍的对手。

  刀疤举着匕首想要抵抗陈扬的袭击,可是当匕首接触到桃木剑的时候,看似很普通的桃木剑,竟然直接将锋利的匕首斩断了。

  老六的眼睛渐渐的闭上了,他有些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

  陈扬的一记重拳直接击打在老六的太阳穴上面,导致老六当场死亡。

  刀疤看到老六轻松的被陈扬击杀了,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情。

  他急忙的朝着白玉莲跑了过来,显然刀疤打算利用白玉莲来要挟陈扬,只是他还没有靠近白玉莲,刀疤感觉自己膝盖上面传来了一阵疼痛感。

  等到他低头去查看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已经被打断。

  刀疤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陈扬对自己出手了。

  陈扬却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他迅速的来到了刀疤的面前,右拳狠狠朝着刀疤的人中穴击打了过去。

  刀疤昏迷了过去,这是陈扬有意留下一个活口。

  来到这里之后,陈扬并没有主动出现,而是把四周的情况仔细的侦察了一下

  当陈扬发现曹福林并没有在这里的时候,陈扬就立即现身了。

  老六这个人想要击杀白玉莲,所以陈扬直接把他给干掉了。

  至于留下刀疤,陈扬是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曹福林的下落。

  曹福林既然能够动用自己的力量直接从警局里面逃离,同时还让自己的手下劫持白玉莲,陈扬已经把他列为危险分子了,只要陈扬知道他的下落,陈扬不会像上次那样轻易放过他的。

  将刀疤捆绑起来之后,陈扬给林晓峰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的时间,五辆警车迅速的赶到了这里。

  他们将白玉莲带走之后,陈扬直接把刀疤弄醒了。

  “你是陈扬,我告诉你,你得罪了一个你无法想象的人物,你早晚都会死在他们的手上。”刀疤清醒过来之后,冷冷的说着。

  还没有等陈扬询问什么,刀疤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齿。

  紧接着,一股黑色的血液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刀疤嘴里竟然还有毒药,刀疤宁愿自杀也不愿意说出任何东西来!

  看着面前的刀疤,陈扬默默的点燃了一根香烟。

  刀疤说的话,陈扬都是记在心里的,现在看到刀疤的反应后,陈扬隐约的觉得,曹福林并没有表面那样的简单。

  先不要说曹福林之前的保镖都是天阶水平的,就是现在这两个古武者级别的练武者,就已经超出了陈扬的想象。

  即便是在有钱的集团,恐怕也不能够请来这么厉害的练武者。

  E看*“正版☆章n节上酷%4匠N☆网

  更何况面前的古武者C级的刀疤,可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透露出什么信息来。

  一根香烟很快的就被陈扬抽完了,东方出现了鱼肚白。

  只是眨眼的瞬间,如同大火球一样的太阳缓缓升了起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秋季的早上是有些寒冷的。

  在距离明靖市很远的地方,一座很普通的院落里面。

  朱成武双眼通红的在院落里面修炼,一口足足有上千斤的巨鼎,在朱成武的拳头下,渐渐被打碎,而随着朱成武的双手渐渐用力,这口上千斤的巨鼎,渐渐成为了粉末。

  自从在明靖市被陈扬打成重伤后,朱成武就被朱家接了回来,朱家的老爷子亲自为朱成武诊治,非但保住了朱成武的之前的实力,反而现在朱成武已经进入到了天阶A级的实力了。

  现在的朱成武,一心就想要离开家族,然后前往到明靖市,亲手将陈扬击杀。

  朱成武被陈扬打成重伤的事情,让朱成武成为了朱家的耻辱。

  好在朱成龙同样被陈扬打成了重伤,否则的话,朱成武可是没有任何面目在朱家待下去了。

  “成武,我有些事情要问你,到我书房里面来。”

  一名穿着长袍的中年人来到了朱成武的面前,轻声说了一句。

  “是,父亲。”朱成武急忙收起了自己的拳头,跟随在中年人的身后,来到了书房里面。

  书房的面积不是很大,里面摆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不少的书籍。

  如果仔细查看的话,这些书籍都是很古朴的,显然都是古时候传下来的。

  中年人坐在了木质的椅子上面,目光朝着朱成武看了过去。

  他与朱成武之间很相似,尤其是眼睛的地方。

  “成武,你说说对陈扬的看法。”朱勇南平静的询问道。

  听到陈扬两个字的时候,朱成武的面色明显了有了变化。

  他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长长的指甲甚至镶入到了皮肉里面。

  朱成武的双眼通红,全身散发出一股暴躁的气息。

  这不难看出来,朱成武对陈扬的怨恨是很大的。

  “朱成武,回答我的问题!”朱勇南有些不悦的询问道。

  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朱成武这才变得安静了一些。

  “陈扬的实力很强悍,完全不像普通世俗之中修炼的练武者,我怀疑他是某个隐世家族的弟子,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既然得罪了沈家,那么很有可能他是张家的人。”朱成武小心翼翼的说着。

  朱勇南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成武,如果他不是张家的人呢,你觉得他是自幼开始练习古武技能的吗?”朱勇南端起了桌子上面的茶杯,轻声的说着。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朱成武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如果陈扬不是张家的人,那么陈扬很有可能是短时间修炼到那种强悍的地步。

  “父亲,徐天佑曾经说过,陈扬之前的实力是全部废除的,这一点徐天佑是可以担保的。如果他不是张家的人,他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强悍的实力啊。”朱成武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着。

  朱勇南放下了茶杯,他缓缓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在离开朱成武身边的时候,朱勇南不经意的说着:“如果,他用了别的办法呢?”

  这一句话,让朱成武的身躯不由的颤抖了起来。

  他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所想到的。

  “难道,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在他手上了?”朱成武喃喃自语的说着。

  刚刚走出房门的朱勇南停止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朱成武,在他的眼睛里面,有着很欣慰的眼神。

  看到朱勇南的目光后,朱成武呆呆的坐在了地上。

  他是一直负责寻找那件东西的,对于那件东西的能力,他也是了解的。

  自己家的老祖宗,如果有了这件东西,就可以进入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可是朱成武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件东西竟然很有可能被陈扬提前得到了。

  “父亲,我想要离开家族,我一定要帮家族找到那件东西!”

  朱成武迅速的追赶了出去,他挡在了朱勇南的面前。

  “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不过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高兴了。成武,你放心好了,既然东西很有可能在陈扬身上,那么朱家就不会轻易放过他,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会把他生擒到朱家来,到时候你想要怎么报仇都可以。”朱勇南轻轻的拍了拍朱成武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着。

  说完之后,朱勇南朝着院落外走了出去。

  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朱成武咬了咬自己的牙齿。

  “陈扬,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朱成武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鲜血已经顺着他的手掌流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