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窗外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站在窗前的常俊才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些愤怒的神情。

  陈扬平安归来的消息,常俊才已经知道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危机四伏的江户市,陈扬竟然能够平安的离开那里。

  房间里面有阵阵的烟雾,薛文山沉默不语的坐在沙发上面吸着香烟,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就是平静的湖面。

  常俊才不由回头看了一眼薛文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兴被送到了监狱里面,这是陈扬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让薛文山异常的恼火,因为薛家实在太想得到补气饮料的配方了。

  “刘兴在里面不会说什么的,不过陈扬那里却也不会轻易饶了他。以陈扬的个性,他肯定会追究到底的,警局的梁有才是你们常家的人,你马上给打电话,让他把刘兴放了,另外我会安排刘兴暂时离开京城的。”薛文山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语气平淡的说着。

  常俊才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梁有才的电话。

  轻声的交代几句之后,常俊才挂断了电话。

  薛文山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将香烟按在了烟灰缸里面。

  他打开了房门,直接来到了外面的院落里面。

  呼吸着夜的香气,薛文山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平静如水的脸色上面,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

  补气饮料的生产公司以及相关的负责人,薛文山都已经查清楚了。

  原本薛文山认为夺取到配方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陈扬的出现,让薛文山的计划完全破灭了,现在薛文山想要得到配方,就必须要面对陈扬。

  可是陈扬从四岛国平安归来,成为了上层领导眼中的大英雄。

  现在的陈扬可不是当初没有任何依靠的陈扬了,他是上层领导的宠儿,薛文山想要动陈扬,就必须要考虑到严重的后果。

  “养虎为患后患无穷啊,一年前陈扬离开京城的时候,我们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他。现在陈扬的羽翼渐丰,我们想要在对付他,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薛文山感慨的说了一句,两道剑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常俊才跟随薛文山来到了外面,薛文山所说的事情,他也是了解的。

  陈扬不好对付,尤其是此刻的陈扬更加不好对付了。

  可是陈扬必须得死,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常俊才都必须要弄死陈扬。

  “薛少,能不能让张少亲自出手,只要张少亲自出手,我看陈扬是必死无疑了,就算陈扬翅膀在强硬,他也无法和张少相比啊。”常俊才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询问道。

  薛文山玩味的看了一眼常俊才,他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笑容。

  他的笑容是让常俊才看不透的,那种笑容仿佛带着某种魔力。

  就在这么一瞬间,常俊才有种被薛文山看透内心想法的感觉。

  “朱家和沈家最近闹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上层领导的不满,云家宋家柳家这三个家族都已经明确对隐世家族表现出些许的敌意,如果这个时候我大哥亲自出手对付陈扬,岂不是往刀口上面去撞?”薛文山冷漠的说着。

  常俊才低着头,不敢在多说一句话了。

  薛文山脸上诡异的笑容消失了,他轻轻的拍了拍常俊才的肩膀。

  有些事情薛文山是清楚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告诉常俊才。

  在薛文山的心中,常俊才仍然是不能够完全信任的。

  “俊才,你说陈扬在四岛国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四岛国会轻易放过他吗?我可是听说了,陈扬将神照社的社长上田千寻,副社长中川七海全部击杀了,现在上田千寻的儿子上田泉二郎已经继任了社长的职务,他可是在暗中的召集人马,准备到国内来找陈扬的麻烦。”薛文山似乎不经意的说着,他的声音很低。

  常俊才的脸色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他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薛文山的意思。

  薛文山脸上露出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离开了常俊才这里。

  看着薛文山消失的背影,常俊才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陈扬前往到四岛国的消息,就是常俊才暗中透露给神照社的。

  而且常俊才还从神照社那里得到了五十万的美元嘉奖,可是这件事情,常俊才根本就没有告诉过薛文山。

  想着薛文山刚才那诡异的笑容,常俊才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这一切,恐怕他已经知道了!”常俊才喃喃自语的说着。

  常俊才有些呆滞的回到了房间里面,沉默了许久后,常俊才拿出了一部手机。

  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常俊才拨通了一个号码……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房间里面,陈扬起来的时候,薛红英和韩灵薇仍然在沉睡。

  到了早上九点的时候,薛红英有些慌张的起来了。

  她急忙的叫醒了韩灵薇,两个人一同跑到卫生间去洗漱了。

  今天早上十点的时候,薛红英会与国外的饮料公司进行洽谈。

  只要双方达成协议,薛红英的公司就会得到一大笔资金注入。

  有了这笔资金之后,薛红英的饮料公司就可以扩大规模了,同时薛红英还能够在其他的省份开连锁美容院。

  薛红英的商业版图,从一开始就没有锁定在滇南省。

  她的商业眼光,一直都是放在全球的,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开始而已。

  随着钟表上面的时针落在十点的方向,薛红英带着韩灵薇有些匆忙的离开了酒店。

  陈扬打了一个哈欠,坐在了酒店的沙发上面。

  昨晚一夜的时间,陈扬可是没有睡好。

  他睡觉是很轻的,有一点风吹草动陈扬都会立即的惊醒。

  而薛红英和韩灵薇睡觉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很老实,她们一会用手搂着陈扬的肩膀,一会又用手抚摸陈扬的胸膛,甚至薛红英那一双修长的美腿,还把陈扬腰部给缠绕了起来。

  这一夜的时间,陈扬都在做艰难的神人交战。

  如果不是房间里面有两个美女的话,陈扬恐怕早就要做出一些事情来了。

  尤其是韩灵薇那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一把抓住了陈扬的下面。

  当时陈扬的心态可想而知,他可是恨不得立即把韩灵薇压在身下。

  门铃轻轻的响了起来,把陈扬拉回到现实里面。

  回忆到昨晚香艳的事情,陈扬竟然有了反应。

  把那羞人的地方给拨正后,陈扬打开了房门。

  “你怎么来了。”看着面前的云姗,陈扬微微有些惊讶。

  云姗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陈扬,直接朝着房间里面走了进来。

  今天云姗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上身则是穿着一件小圆领的白色衬衫。

  来到房间里面之后,云姗黛眉微微皱了起来。

  她闻到了女人的香味,而且还十分的浓厚。

  看着床上混乱的床单,云姗漂亮的脸蛋上面,出现了不悦的表情。

  陈扬坐在了沙发上面,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云姗的背影。

  他害怕云姗会发现昨晚的事情,如果是那样的话,陈扬可是百口莫辩了。

  在前往四岛国的路上,陈扬可是差点把云姗给吃掉。

  对于云姗那一份奇特的感情,陈扬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的。

  “昨晚韩灵薇和薛红英睡在这里的。”陈扬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他发现了云姗的变化,所以在云姗开口询问之前,陈扬主动把事情说了出来。

  云姗回头看了一眼陈扬,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

  陈扬急忙把自己的目光放在电视上面,他可不敢去看云姗的脸色。

  云姗坐在了陈扬的一旁,俏脸上面露出委屈的表情。

  她双手轻轻的抚摸着陈扬的胸膛,眼睛里面竟然有泪花在闪烁。

  昨天解决刘兴的事情后,陈扬就和薛红英韩灵薇回到了酒店里面。

  云姗原本认为陈扬会给自己打个电话的,可是在家里的云姗,不要说电话了,就连短信都没有收到一个。

  昨晚一夜的时间,云姗都没有睡好,脑海里面反复出现和陈扬一起的画面。

  今天早上起来后,云姗就找到了陈扬所在的酒店,迅速的赶到了这里。

  听着陈扬说昨晚韩灵薇和薛红英与他住在一个房间里面,云姗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她认为昨晚和陈扬住在一起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嗯?”云姗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此刻云姗的双手,已经摸到了陈扬的睡衣里面。

  她摸到了一道长长的伤痕,云姗迅速的撕开了陈扬的睡衣。

  Kd酷Cq匠I网.永{√久#免费D看8小●.说y0

  看着陈扬胸膛上面巨大而又吓人的伤口,云姗眼睛里面的泪水,迅速的滑落了下来。

  她哪里知道陈扬受伤了,昨天看到陈扬平安归来,云姗认为陈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刚刚不经意的抚摸,竟然让云姗发现了这个伤痕。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云姗有些委屈的哭泣着。

  她轻轻的抚摸着伤口,脸上满是关切的神情。

  陈扬轻轻的搂着云姗的肩膀,低声说着:“没事的,你不要哭了。”

  云姗顺势依偎在陈扬的肩膀上面,可是眼泪仍然不断的滑落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