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雨涵忙碌了一天,拖着异常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虽然县里给幕雨涵分配了房子,但是幕雨涵不想让人知道她与陈扬的关系,所以特意在外面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当然如果不是幕雨涵担心母亲多想,她才不会与陈扬住在一起。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幕雨涵才没有把她和陈扬的实际情况告诉自己的母亲。

  最近几天幕雨涵的母亲病了,而且十分的严重,现在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l酷匠``网kH永|{久`w免费、_看,小说S3

  虽然医院看在幕雨涵是县长的份上,没有收费就进行治疗了,但是幕雨涵不想落下一个以权谋私的名声,所以特意赶到银行取钱。

  当时陈扬负责那一片的安全,看到幕雨涵去银行取钱,自然明白了什么意思。

  幕雨涵的母亲平常对陈扬很刻薄,但是这个时候陈扬一个晚辈,自然应该要表示一番的,于是陈扬跑回家将银行卡拿了出来,等赶回去的时候,就发生了毒贩控制银行的事情。

  听到外面的动静,陈扬知道幕雨涵回来了。

  不过两个人很少会说话,陈扬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的看着面前的砂锅。

  自从陈扬意外吞食项链之后,陈扬脑袋里面就出现了很多东西。就好像那枚项链是U盘资料,而陈扬的大脑则是电脑一样接受了很多无法想象的资料。

  例如让陈扬恢复了天阶C级实力的太极破天功法。

  陈扬在修炼太极破天功法的时候,突然的想到了丹药的知识,他认为自己炼制丹药或许可以救治幕雨涵的母亲,而陈扬想要炼制的,就是续命丹。

  不过想要炼制续命丹,是需要购买大批昂贵药材的。

  陈扬不会傻乎乎的没有验证过丹药的成效,就随意的去购买。

  所以他陈扬做了一个实验,先试验了一种用最廉价药了炼制的丹药效果。如果这个丹药有效果的话,陈扬就会去购买那些昂贵的药材,炼制续命丹。

  砂锅里面已经散发出阵阵的清香,陈扬拿出了砂锅里面三颗黑乎乎的小圆球。

  与自己平常吃的小药丸一样,不过却是带着一股香味。

  陈扬拿起了菜刀,轻轻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

  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陈扬急忙的将丹药捣碎,涂抹在伤口上面了。

  按照陈扬的记忆,这种最普通的丹药是治疗普通创伤的。

  在陈扬的视线下,伤口以肉眼可以观看的速度迅速的愈合了。

  如果不是陈扬的手上还有血迹,陈扬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陈扬疯狂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急忙将桌子上面的一叠钱拿了起来。

  幕雨涵看到陈扬的动作后,脸上露出了冷笑。

  在幕雨涵看来,陈扬是担心自己去动他的钱。但是幕雨涵哪里知道,这些钱原本是陈扬给幕雨涵母亲治病的,不过现在看到丹药有效果后,陈扬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笔钱去购买那些药材,为幕雨涵的母亲炼制一枚续命丹!

  陈扬的心思幕雨涵不懂,而幕雨涵的想法陈扬也不清楚。

  此刻两个人的感觉就如同外面朦胧的月色,谁也看不清谁。

  躺在沙发上面,陈扬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

  止战特种部队全军覆没的那一幕,始终在陈扬的脑海之中出现。

  尤其是今天解决那些毒贩之后,陈扬越加的想到当初的情景了。

  当初他幸存之后,职务被免,实力全失,他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才会沉醉与酒精之中,现在陈扬的情况不一样了,他恢复了天阶C级的实力,甚至可以依靠太极破天功法来达到以前陈扬不敢想的境界。

  他要找到那些杀死自己十一名袍泽手足生命的凶手,他要为这十一名袍泽手足报仇,他要恢复止战这个番号的荣誉!

  “啊!”

  就在这个时候,幕雨涵的房间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叫。

  陈扬立即朝着幕雨涵的房间跑了过去,他迅速的打开了房门。

  借助淡淡的光芒,陈扬看到幕雨涵坐在了床上,身体在发抖。

  陈扬急忙的走了过去,幕雨涵一下子就扑到了陈扬的怀抱里面,就如同落水的人拼命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

  幕雨涵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衣,V领稍低,轻轻的摩擦着陈扬的胸膛,如果幕雨涵母亲没有住院的话,陈扬是要与她睡在一个房间的。

  当然虽然两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面,陈扬无论春夏秋冬都是睡在地板上面的,而且陈扬在的时候,幕雨涵从来都不会穿睡衣。

  幕雨涵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她嘴里轻轻的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陈扬轻轻的拍着幕雨涵的后背,幕雨涵的情绪这才渐渐冷静了下来。

  即便是一向理智的幕雨涵,在遇到白天那样的事情后,难免会有些心理负担的。

  渐渐的,幕雨涵的眼睛闭上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似乎她是在梦游一样。

  此刻幕雨涵坚挺的丰胸撑起来的深深沟渠露出无限春光,而蔓延在床上洁白双腿却更是撩人心弦,陈扬轻轻的抱起幕雨涵,将她放在了床上。

  可是等到陈扬要离开的时候,幕雨涵下意识的却抓住了陈扬的双手。

  陈扬无奈的坐在了一旁,他知道幕雨涵潜意识里面,将这双手臂当成了依靠。

  靠在墙壁上面,陈扬渐渐的沉睡了过去。

  早上陈扬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幕雨涵的叫喊声。

  陈扬睁开了眼镜,发现幕雨涵愤怒的看着自己。

  此刻幕雨涵胸前露出了红色的蕾丝内衣,但是她毫无察觉。

  “昨晚你……”陈扬想要解释。

  幕雨涵冷冷的喊着:“你给我滚出去。”

  陈扬知道幕雨涵的个性,也不再解释,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洗漱之后,陈扬穿好了警服,准备离开家门的时候,穿着职业装的幕雨涵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陈扬。

  显然她回忆起昨晚的事情了,陈扬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离开了家门。

  五名毒贩被击毙,一名毒贩被生擒。

  这样的战果是很了不起的,虽然内部都清楚陈扬是误打误撞,但是陈扬还是有功劳的,更何况报纸上面已经刊登了相关的报道。

  虽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名“勇敢的刑警”,但是谁都清楚里面的门道,这名“勇敢的刑警”肯定是个有后台的人,他现在已经调任到明靖市其它县城里面担任刑警队长了。

  而陈扬这个真正做出贡献的人物,却是没有改变任何的职务。

  也许是上面领导觉得不好意思了,市局里面已经传出流言了,陈扬即将要升任刑警队长了。

  这样的事情对于陈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他的顶头上司就对他有所不满了,现在传出这样的流言,陈扬的日子更不好过了,来到刑警队之后,刑警队长压根就没有给陈扬任何好脸色。

  “大家也都清楚,毒贩虽然被击毙了,但是毒品却已经流传了下去。市局已经下达了命令,要求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批流传下去的毒品,重点盘查各个酒店,酒吧,宾馆,KTV,夜店等娱乐场所,务必要找到这批毒品。”刑警队长苏云山一本正经的说着。

  说完这些话之后,苏云山又像模像样的把市局领导的传达的文件念了一边。

  苏云山是明靖市本地人,是从底层爬上去的,已经四十岁了,为人尖酸刻薄,典型的老油条,经常针对陈扬。

  “队长,那名生擒的毒贩呢?”陈扬虽然不愿意和苏云山说话,但是对于这个他故意留下的活口,陈扬还是很在意的。

  如果不是当时人多眼杂,陈扬早就进行审问了。

  “已经死了。”苏云山冷淡的回答着。

  紧接着苏云山又开始部署了任务,但是他后面的话陈扬一句都没有听下去。

  生擒的毒贩死了,这件事情越来越引起了陈扬注意。

  那伙毒贩看似恰好进入到银行里面的,但是实际上面他们是有选择的。

  无论是幕雨涵给毒贩医治,还是毒贩将枪支对准幕雨涵,显然他们早已经知道了幕雨涵的身份。

  陈扬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所以故意留下一个活口。但是现在这个活口死了,这更让陈扬警觉了起来。

  “队长,我能不能更换一下啊。”

  一道憨厚的声音打破了陈扬的思考。

  距离陈扬不远处的一名强壮的刑警站了起来,一脸哀求的说着。

  “林晓峰,你和陈扬一组,到摇滚酒吧去检查,这是命令。”苏云山一脸严肃的说着。

  原本林晓峰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其它刑警幸灾乐祸的样子,只好坐在了椅子上面。

  随着苏云山的一句出发,刑警两个为一组,离开了这里。

  所有人在离开的时候,都看了一眼陈扬,瞬间轻声的安慰了一句林晓峰。

  苏云山则是露出了冷笑,看了一眼陈扬后,离开了会议室。

  林晓峰是毕业不久的,人虽然长得很强壮,不过胆子却是小了一点,而且人还憨厚懦弱,其它的刑警经常戏弄他。

  可以说整个刑警队,陈扬和林晓峰是很受排斥的两个人。

  而他们要去的摇滚酒吧,自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了,否则林晓峰也不会要求换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