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圈套,我立马收了这伙人,我这几天一直为刘刚那家伙心烦呢!

  什么三十六计,三国演义的,我感觉所有的计谋在我这里都没用,我只想要一双铁拳,或者被变异的蜘蛛咬一下,那么我就有能力直接把刘刚和毛寸男那几个碍眼的家伙揍一顿了。

  靠脑子是不能打人的,要是刘凯(以前我们学校的混混)跟了我,我可以和她们一起去干了刘刚,王建那边有三姐撑着,多好。

  我决定去找一下三姐,问问她的建议,毕竟三姐也算是混了一中三年的女痞子了。

  我给三姐打了个电话调侃说想她了,要请她吃个饭。

  三姐也不生气,直接说,要请她吃饭可以,但要预约,还必须去索菲亚。

  开了一番玩笑之后,周末我和三姐去了一家叫煎饼卷大葱的饭店,山东特产。

  点了一份凉菜,一个辣椒炒肉,三姐就说什么也不点了,说两个人吃不了。

  我笑着夸三姐:真是个居家好女人,谁娶了都是福气!

  倒是没喝酒,三姐人精班的人物,自然看出来了我的那点小心思,直接问我:说吧,找我是不是又出啥问题了?捅娄子了吧。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我这么本分的孩子,人家不欺负我我绝对不欺负人家,只不过最近我感觉心里怪怪的,所以想找三姐你解解惑。

  三姐问我,怎么了?说来听听,给我指点指点。

  我的脸色一本正经下来,分析道:按理说,那天我驳了高天伟的面子,而且还打了王建,他们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但是都一星期过去了,为什么他们没有任何行动呢?

  三姐笑了,说我太心急了,高天伟那小子可是出了名的人精,特懂的人情事故,黑子都给他几分面子,说明高天伟这小子有点道道。

  三姐说:如果是王建的话,他肯定早就沉不住气找我的麻烦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了,但是高天伟是一个十分懂的隐忍的人,所以一星期没有动作,这很正常。

  三姐要我小心点,高天伟和王建是最要好的兄弟,一直都是,我打了王建,就等于打了高天伟,高天伟手段比王建狠,真要是出手了,肯定是不轻。

  三姐还给高天伟起了个外号叫毒蛇。

  其实黑子也有外号,没人敢叫罢了,叫瘦猴,因为黑子为人不敞亮,到了他手里的东西,谁也弄不回来。

  猴子手里倒不出枣来,就是说的黑子。

  当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高二的老大了,三姐也给我讲了讲,高二很乱,一直没有统一的老大,只不过徐龙来了之后,借着徐龙的劲儿,一个叫鲁宾的拿下了高二。

  徐龙和鲁宾是铁哥们,他们两个唇齿相依,有时候黑子也不好欺负他。

  这也是为什么徐龙能够在高一里面招兵买马,高天伟却不敢阻拦的原因。

  以前,我只知道徐龙很厉害,在我们高一名气很响,没想到,原来还是有一个鲁宾的存在。

  了解完这些知识之后,我把我今天请三姐吃饭的目的引出来了。

  我问三姐,如果说,有一些混混想跟我,那么我要不要收下?

  三姐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李杰,你想当个混混?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不是想当一个混混,只不过,有一些欺负过我的人,我想去报仇,我总不能总依赖三姐你,而且,我也有自己要保护的人。

  三姐笑着说:这条路不好走,而且无论你在校园混的多么风光,到了社会上,也没有你的任何立足之地。

  我摇了摇头:我混,不是为了风光,我只是不想被别人欺负而已,我的要求很简单,没有人欺负我,也没有人欺负我的兄弟和女人,能做到这个就可以。

  三姐反驳我:那还是要混呗。

  三姐沉默了一会说:其实,是陷阱的几率很小,毕竟,这不是什么三国,而且你也说了,这些人以前是混混,在初中的时候作威作福惯了,到了高中混不出头,肯定会做出一些看上去反常,却实际上很正常的事情来。

  刘凯那些人初中就混,学习成绩都是一塌糊涂,在初中的时候,可以靠打架欺负人混日子,但是到了高中,他们根本高调不起来,一出风头就会被人盯上,运气差还会被打一顿。

  他们没发混,但是学习又学不进去,所以他们郁闷了。

  三姐这样给我分析着,三姐告诉我,要是真收了他们,一定要管住他们,要做出一个老大的样子来,要不然,只会被利用。

  三姐当然知道刘凯他们是冲着自己才投靠我的,所以三姐告诉我,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当的好自然是风光无限,当的不好,会被人笑话死。

  三姐还是老样子,只是给我分析了下,最终的决定权还是交到了我的手里。

  回到学校宿舍,我看到刘帅被打了,我忙问怎么回事,胖子说是在食堂,打菜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别人,所以被打了。

  我问是谁打的,胖子皱了皱眉头,说是刘刚那些人。

  我咬着牙,走到卫生间里,照着拖把就踹了一脚,然后把拖把踹成两半,拿起拖把上的棍子,我就要去给刘帅报仇,刘帅拉住了我,叫我别去。

  傻子也知道,这是刘刚他们故意的。

  我看着刘帅,问他:还记得那天我和你说了什么吗?

  刘帅可能忘记了,我又一次重复的告诉他,:我说过,放心吧,以后没人敢再欺负你了。

  我笑了笑,说:你之所以被打,其实完全都是因为我,我要是装作无所谓,你觉得我还是人吗?

  我明白,你们的担忧,或许刘刚和毛寸男现在就在宿舍里等着我自投罗网,但就算那是个陷阱,我也要进去,不是因为我傻,而是因为我明白,今天我不去给你报仇,我以后肯定会后悔。

  还记得吧?当初你为了我打了刘刚一棍子,那一刻,我们是兄弟了。

  刘帅紧握的手松开了,他把头昂起来,没让眼角的眼泪掉下来,接着,刘帅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学着我,去卫生间把最后一个拖把给跺了。

  酷匠$e网H永久6M免r3费¤y看D小'说

  “要死一起死”刘帅很有气势的说道,说实话,这一刻的刘帅都快让我不认识了。

  我点了点头,笑着走出去了,没想到我们在门口的时候胖子也跑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铁盆,不大,但也算是他的武器了。

  胖子说“你们俩都去了,俺也跟着去”

  我顿了顿,没有反驳,既然胖子决定了,那就去吧。

  胖子其实比刘帅还胆小,尤其是在打架上,也不知道他去了会不会坏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