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一会儿,楼道里又传来了一阵又碎又乱的脚步声,刚才还在门外吵吵嚷嚷的一群人,突然噤声了。

  "我草呢码勒个比的,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开眼,敢来我们化生学院闹事啊,活腻了吗?"远远我就听见了章程尺那独特的公鸭嗓。

  "是我!"听声音应该是刚才问我话,领头的那个人。哎哟我去,这智商果然是硬伤,这不是强行承认自己是王八蛋嘛,真是伤不起。

  "哎哟,哎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原来是天翼大哥,不知道您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啊,我们两个学院向来都是盟友关系,您这样带人一声招呼都不打地就闯进来,这样可不太好吧。"原来没智商的这货是环境学院的大哥李天翼,我没想到的是章程尺还懂得先发制人,以德服人,看样子很是注重官方面子啊。

  "张俊被人阴了,现在在医院躺着,你说我该不该过来,王栋那里我会和他说的,这事还轮不到你操心!"看来这李天翼还是蛮护短的。

  "艹!还有这种事情?!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让我来帮张俊兄弟报仇!"显然章程尺也是义愤填膺。

  我真为那些交了保护费的人感到悲哀,很明显这保护费存在得没有任何意义,收人钱财,不替人消灾就算了,就算不做,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做的,劝劝总是可以的吧,帮找茬是几个意思?

  "亏你有心了,就是这个宿舍里面的人。"我估计这会儿李天翼正指着我们宿舍的门说着话呢。

  一阵短暂的沉默………

  "天翼大哥,要是别人还好说,可是这宿舍动不得啊,教导主任的侄子在这个宿舍。"章程尺说到。

  听到这句话,我感觉到了来自舍友们的鄙夷的目光……

  "你不是在逗我吧?"李天翼有些不相信。

  "如假包换啊,开学我来收保护费,呃,管理费的时候,那个人说过他的叔叔是教导处主任,王栋老大还叫我和他打好关系…"章程尺信誓旦旦的说到。

  "玛德,教导主任不是个女的吗?"李天翼反问到。

  "恩?好像是,教导处的老大什么时候换人了?"章程尺还没反应过来"玛德!老子被耍了!!"整个宿舍笑得前俯后仰的,好的我们的俘虏一阵莫名其妙的。

  至此,门外多了一群人在砸门。

  "你,去找宿管要钥匙!"突然李天翼说到。

  糟糕,这里的宿管科从来不管你是哪个宿舍的,只要把学生证压上登记,随便一说,他就会给你钥匙,而且也不核实,上次老肥去领钥匙的时候就是这样,学生证一甩,宿舍号一报,宿管阿姨直接给钥匙了。

  现在李天翼找人去拿钥匙了,那我们就真成了被围困的小羔羊了。

  我赶紧掏出手机给庞光打电话:"光哥,你再不上来,明年的今天就可以给我烧纸钱了!""就来!"简短的两个字,在我听来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我现在所希翼的就是,庞光能在门外两伙人冲进来之前赶来救场,千万别像某些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在千钧一发之际才莫名其妙的跑出来大喊一声我的人,你动一下试试看。

  只可惜理想往往是美好的,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门还是在庞光赶来之前被打开了,只见李天翼和章程尺双双破门而入,带着满脸怒气。

  "草呢码的,小兔崽子看你往哪里跑。"李天翼指着我说。

  我不禁一阵头大,本来是冲着陆融来的,搞得现在好像两伙人都是冲着我来的了…

  眼看救兵没来,我赶紧示意老肥利用人质来威慑他们。

  只见老肥一把撤掉被捆着的那个倒霉鬼嘴里的破布,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句:"大哥!救我!"不错,好演员,果然会跟着剧本走。

  这会儿章程尺和李天翼两伙人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被绑着的自己人。

  "我艹,我说你小子不好好看门,跑哪里去了,原来是被捉了。"李天翼怒急而笑。

  "赶紧放了我兄弟,不然等会儿有你好受。"李天翼威胁我。

  "你这是谈条件应该有的姿态吗?"我笑着反问他,并示意老肥把那人的嘴堵上。

  结果高潮来了,老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拿起袜子就往人嘴里塞,那袜子多久没洗我不知道,反正那人挣扎了一会儿,就晕过去了……

  "我去你妈"以李天翼护短的个性,一看自己手下被老肥弄得晕死过去了,那还能忍,就要冲上前来收拾老肥。

  不过就在关键一刻,他被章程尺拦住了:"天翼大哥,先别冲动,让我先来处理一下内部矛盾,我再把人交给你。"估计是看我们跑也跑不掉了,李天翼哼了一声就转身出门了。

  "马勒戈壁的,竟然敢骗老子,这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章程尺对着我说到。

  "等等,你们收了管理费,没有保护我们就算了,竟然还帮助外人对付我们,我们难道不是自己人吗?"我问章程尺。

  最◇新e章/T节/6上cC酷:匠◎网XX

  "去你玛德,谁和你是自己人,老子没收你钱。"我忘了章程尺的确没收我钱。

  就在这一刻,不知道门外谁喊了一声:"校警来啦!!!"这层楼的走廊顿时响起了成片的咒骂声和慌乱的脚步声,果然保卫科的地位是至高的。

  章程尺一听是保卫科的,也慌了神,就要往厕所里跑,身后的小弟早就一哄而散。

  可是我们哪能让他如愿,一把拦住他:"你干嘛?"章程尺一看身后没有小弟,也不敢太横:"厕所借我躲躲。""为什么要借给你?"老肥轻篾地看着他说。

  "我靠,我们是自己人啊,同是花生学院的…"章程尺这时候记得我们是同一学院的了。

  "打住,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说过我们不是自己人。"我赶紧打断他。

  "去你妈,别给脸不要脸…"还没等他说完,我们三二五除下地就把他给解决了,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章程尺被庞光带走时那哀怨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