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终于知道庞光为什么那么顺利就进入校警队了,就因为能打!

  估计此时,陆融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受,我也不管他,推门而入,径直走进保卫科。

  身后的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由于我是新生,又没有被记住,所以保卫科的人还以为我只是普通的学生。

  "干什么的?"有个校警看到我,还以为我是什么兴趣协会的负责人,来申请场地的。

  "我来找庞光"我直奔主题。

  那个校警让我等等,然后就往里边走了。过了不一会儿,有个壮汉笑咪咪地走了出来,可不正是庞光!

  我和他寒蝉了一会儿,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庞光听完笑了:"真巧,陈科长说今天让我练练手,只要不太过分就好。"我一听,也乐得不行,这张俊可真是倒霉说完庞光让我去审训室先等着。

  我虽然不知道审训室怎么走,但是庞光是这里的人,自然轻车熟路,领着我到办公楼去,又拐到一楼东边最阴暗的角落里。

  越往里走越觉得阴冷,加上灯光越来越昏暗,我恍惚觉得自己要去地狱里受刑。

  一路上庞光对我一直夸陈浩南怎么怎么牛逼,说得好像有三头六臂似的,我可以感觉到庞光是发自内心的敬佩他们科长。可惜可了我这么优秀,都没让庞光敬佩…

  进去之后,发现屋子很小,跟我们住的宿舍似的,因为背阴,所以大白天也开着灯。里面两边沙发上分别坐着两三个保卫科的年轻人,正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却没有看到张俊他们,更不见那位传说中的陈科长,本来还想和他打个招呼,说我是山鸡呢,就怕他揍我。

  “光哥,这是等会儿用来练手的?"其中一个人似笑非笑。

  “不,这是我兄弟。”庞光招牌式的微笑着,简称色迷迷的笑着,我心想你那套对付对付小女生还行,跟一帮大老爷们露出那春光灿烂的微笑干嘛。

  我问道:“张俊呢,没来吗?”

  其中一个校警,耸了耸肩:“来了,算他幸运,陈科长现在不在,让光哥先练手。”

  让庞光上哪是幸运,这才是不幸呢。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校警又坐下,姿势散漫,无论从语言还是行为上,都看得出以前是个职业混子。

  庞光指指我,说:“这是我兄弟。今天午在饭堂吃饭——好,剩下的你来说。”

  我就晕了,合则你也不知道,瞎起什么哄。

  我接着说:“然后那个混蛋张俊就出来了,他觊觎秦丽洁很久了嘛——你知道吧?”

  那校警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对学生间这点事了解的还挺清楚,这保安做的挺称职。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懂了。

  “于是呢,他就找我一位舍友,也就是陆融的麻烦,还不小心踹了秦丽洁一脚,然后叫陆融去食堂外头。这小子黑啊,叫了几十个小弟等着他。”这里我有点夸大了,但是一切为了效果。

  “嗯,嗯,然后呢?”这校警明显是故作好奇。

  “然后啊,陆融觉得打架这种行为非常不好,他决定要以德服人,就一个人去外面,准备和张俊他们讲讲道理——”

  “少扯淡啊。”这校警一挑眉毛:“张俊说了,陆融带着扫把和垃圾铲出去的。”

  “对啊。”我继续瞎掰:“陆融准备请他们看看中国五好青年是什么样的,打算出去给他们示范一下扫地,顺便帮清洁工缓解工作压力,你看多有诚意。”

  这校警也是哭笑不得:“兄弟,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啊。你也知道我是例行公事,一会儿还得写报告交给陈科长呢,算了不问你了,等下问问两个责任人好了,你太能瞎掰了,赵四,怎么称呼?""王川!"我赶紧说到。这可是学校里的硬点子,认识了好处多多。

  "好,既然是光哥的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了!"也不知道庞光那么短的时间里是如何和赵四打下这么好的关系。

  我在心里狂笑,我这瞎话张嘴来啊,实在是连我自己都佩服。

  在赵四身边坐的几个人也笑得东倒西歪,保卫科里的气氛也活跃起来。

  “你们别笑啊。”我继续说到:“各学院的混子混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压着他们也不是一两周了,身为大一新生,我们呐喊惹事,又没后台,又没实力的,哪一次是我们主动找的事?”

  “这我们不管。”赵四突然严肃起来:“反正在陈浩南眼里,你们都是些小地鼠,谁闹腾就敲谁,看你们谁敢先冒头。”

  “四哥,”开够了玩笑,我正经地说:“陈浩南是不是香港来的?”

  全场人又笑了……

  赵四一副意味深长样子:“幸好这次是光哥出手。”

  到了这个时候,我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当即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等会儿动手的时候,那个陆融也不能不打,不然事情捅到科长那里去了,你也不好处理,做做样子就行了。"赵四还不忘提醒庞光。

  庞光应和下来。

  这时候,门突然开了,紧接三个学生走了进来,满脸沮丧之色,灰头土脸的,依稀认出来就是张俊和他的两个手下。

  赵四嘿嘿笑着:“又来了几个熟人啊。说说吧,咋回事。”

  正说着,陆融也进来了,涉案主要人员全到齐了。

  陆融把脸撇向一边,看样子也和这几人在外应该有照面了。我也学着陆融的样子,把脸撇向一边,可这倒霉的保卫科走廊连个窗户也没有,也不知道往哪里看,闷的要命。

  张俊左看右看,最后选了个看样子机灵点的来说:“今天中午,俊哥,呃,张俊叫我们去食堂大门外,说是要和一个抢了他女朋友的人讲道理,并且跟我们说千万不能动手,大家都是讲素质讲道德的好同学……”

  “得,来了个更能扯的,打住吧。”赵四摇摇头,已经绝望了。

  那个学生听话的闭上嘴,低头看着自己的鞋。

  “你们这些人啊。”赵四叹着气,“我平常对你们太好了,一个个都这么油嘴滑舌,看样子非得陈科长亲自整你们……”

  话没说完,张俊和那两人急了:“四哥别啊,我们说……”

  每次听人赵四四哥,我总觉得好像赵四占了很大便宜似的,要是法律允许,以后我起个名叫巴八算了。

  "逗你们呢,陈科长不在…"赵四别有意味的说到。

  "啊,太好了!"三人听说陈浩南不在,激动得欢呼雀跃。

  ;更BK新Z_最c快h上I9酷#匠网

  我和庞光对视一眼,希望等下他们还能笑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