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就在这时候,我看见门口跑进来一个人,陆血风!没想到他们还真能找到陆血风。

  只见陆血风极速冲了过来,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脸踹向张俊后背,张俊直接就个地板来了个零度的亲吻。这会儿张俊不仅后脑勺流血,连鼻子都流血了。

  张俊好不容易坐了起来:“都愣着干嘛,给我打啊!”

  那些小弟们一窝蜂的朝着陆血风涌了过去,充分发挥人多力量大的真谛。

  陆血风往后退了退,他身后的人也挤了上来,和张俊的小弟们混战起来,一时间喊声,骂声,惨叫声,声声入耳。

  秦丽洁把陆融起来站在一边,拍着他身上的尘土。我看着两边人的混战,发现张俊的人节节溃败,这时候我想到的是,反正这仇已经结下来了,不如先赚够本再说!

  于是我找到在和陆血风对打的张俊,冲过去准备阴他一把。

  张俊这时候狼狈极了,一个陆血风本来就有他难受了,现在又加了一个帅得飞起的我,虽然我战斗力不高,但是还是让张俊一直处于挨打的境地,此人也着实好体力,一次次被打趴下,一次次站起来。

  “保卫科的人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我扭头,果然一群身穿保安制服的人提着警棍,正从食堂大门外冲进来,庞光赫然位列其中。

  看到保卫科的人,张俊急了:“别他妈打了,都赶紧跑!”

  两边的人二话不说,统统往后门涌去,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就连陆血风都顾不上打架,一溜烟,转身就跑,还提醒我们快跑。

  我下意识的跟着就跑,跑着跑着,我有些奇怪大家为什么这么害怕保卫科顶多被抓过去训一顿,再些个检查,严重的记一次过,不至于吧?

  但当时情况紧急,也来不及多问,我一脚踹醒躺在地上装死的老肥,提醒他快跑,一股脑儿地从后门逃走了。

  “大二的张俊,还我大一新生,你们跑了也没用,我认出你们了!”一个模样冷峻的中年人厉声喊道。

  “我操。"张俊的声音。

  刚才还将对方看做生死敌人的双方,此刻竟然同仇敌忾,躲着保卫科的追捕。

  一大帮子的人瞬间溜得干干净净,只有几个小鱼小虾被保卫科逮个正着,正哭号着:“不关我事啊,我只是路过啊……”

  我终于忍不住了,刚才场面太乱,我下意识的跟着他们跑了出来,我可是认识保卫科的啊!自己人还跑个毛线啊。

  “别停啊,你想死吗?”陆血风看到我停了下来,惊讶的说到。

  "我很好奇,你们干嘛那么怕保卫科的人?"我实在是好奇。

  "因为他们打人更加狠"陆血风言简意赅。

  "啊?"我一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就这样子,我们两伙人一路狂奔,最后分头跑路的时候,张俊还来了一句:"妈的,陆融,这件事还没完!"这一路狂奔,我们差不多跑了半个学校,速度堪比牙买加的博尔特。

  停下来的时候,累得我只传输。

  "你们怎么惹上了环境学院的人?"陆血风喘着粗气问道。

  合则这货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真不知道锦钱他们是怎么把陆血风找来的。

  4。酷/匠…网):唯一正1*版q\,“Z其《V他都j是盗"7版r

  陆融当即把事情粗略的和陆血风说了一下。

  陆血风听完后笑了:"正好,反正保卫科的人不认识我们,不过至于张俊嘛,有得享受了。如果有保卫科的人找上你们,死不承认就好了,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们。"我提醒到:“就算你不承认。张俊也会把事情经过全盘托出的,到时候还得叫上陆融。”

  “这倒也是……”陆血风想了想:“不过那应该没事,是他们先找的你们的麻烦。唉,算了,我看我们还是给陆融准备点云南白药吧”

  "我靠,不是吧,保卫处的人这么叼?"老肥这时候来精神了。

  "叼不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学校的保卫科有权利打人,不过只针对有黑社会倾向的学生,要不是这样约束这这批人,学校不乱套了?据说他们有份名单,是各个组织小头目级别以上的。一旦这些人被抓进入,肯定都要在床上躺上几天。"陆血风给我们解释到。

  一听陆血风这么说,陆融也慌了:"你别吓我啊""我认识保卫处的人,没事的,到时候我让他们下手轻一点。"我随即把庞光拉了出来。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逗我"陆融没有听出我在调侃他。

  我没有多做解释,今天这件事情,算是彻底和张俊干上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扩大到整个环境学院。

  一想到还有一个章程尺可能还要处理我就一阵头大,真是开学鸡吧是多!

  傍晚的时候,陆血风告诉我们,张俊被带走了,让陆融做好心理准备。

  过了不liu,保卫科就来拿人了,萎了安全起见,我跟了过去,来到保卫处办公室,外面三三两两站着一些人。

  有人还在聊天,。

  "唉,你说这回俊哥要躺多久?""谁知道呢,上次可是4天""这回我赌躺三天""我赌四天""哎,我也来,五天。输了的请吃饭""……"有这样的手下,这张俊听到了,不知道会不会哭。

  等在门外,陆融也是紧张得不行,因为经过中午陆血风对我们的普及知识之后,我已经知道保卫科的人大都是一个打几个的牛逼存在,校内校外都吃得开,他们的副职业事校警,真正的职业就是——专门整治低年级不听话的小混混。

  而其的保卫科科长更是其的佼佼者,据说他的名字说出来,整个市里都会抖上一抖,总之是个十分吃得开的人物。所以不管是外地的小混混,还是本地的小混混,都对这个科长特别敬畏,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据陆血风他们描述,保卫科科长就是那个说“大二的张俊”的那个面色严峻的中年人。不过当时我也只顾着和大家一起仓皇逃跑了,没怎么注意他长什么样子,但是只听声音就知道绝不是一般人。其实想想也是,如果不靠这样一个牛逼的主儿来镇着点场子,还不知道这个重点大学到底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这位科长的名字倒是十分熟悉,陈浩南,我依稀在哪里听过,就是想不起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