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今早的事情。

  一大早,老肥就在我门口喊起来了:"王川,起床了,去泡学姐啦"然后老肥这牲口啊了一声以后就没有声音了。

  因为我从楼上扔下去了一只拖鞋。

  一切整理就绪,出发在即。

  一出门我就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奇瑞qq,这不是老肥他爸的车嘛,"怎么,我们自己去不行吗,还要你爸送?被别人看到多丢脸"说完老肥用一种平常我看他的眼神,也就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谁说我爸送了,这车现在是我的,我爸买新车了。"我去,牛,大一新生就有车开,虽然是辆奇瑞QQ,但其他人可是没有的啊。

  我转念一想,感觉不对,立马问到:"你有驾照吗?"老肥又是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我一直跟你混,有没有你不知道嘛。""那我问你,我有没有驾照?"这不是逼我打击老肥的智商吗。

  "没有"老肥也是理解我。

  "那你告诉我这鬼开车啊"我都给逗乐了。

  "额,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他来开。"老肥这么一说,还指向了驾驶的位置。

  里面的人倒也配合,缓缓摇下车窗,只见庞光戴着个墨镜坐在那里,竟然是他!

  "我的天,有你啥事啊光哥"我都无语了。

  "我在你们大学找了个工作,保安队的,正好顺路。"庞光笑着说。

  得,还真没跑了,果然混到一起了。

  "放心,光哥开车很安全。"老肥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解脱。

  "嘿嘿,其实我也没有驾照!"庞光一句话,又让我崩溃了。

  不过后面我们还是上路了,开车的依旧是庞光,驾照也有了,路边电线杆上小广告,50块钱解决的。

  就这么一路提心吊胆的,终于来到学校,我就差没写遗书了,一踩到地板,我发誓如果有可能,再也不会坐庞光开的车了,如果我两角色互换,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残忍!

  车子一停,果然吸引了很多目光,旁边停的宝马奥迪什么的都弱爆了。

  就问你一身泥,遍布划痕,后视镜半挂着的奇瑞QQ,够不够惹人瞩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刚拍完戏过来的。

  接着我们个庞光分道扬镳,我和老肥去新生报道初报道,庞光自然要去校警队报道了。

  虽然我和老肥同一个班,但是我们不同一个宿舍,所以还要去找宿管科换宿舍。

  一开始宿管阿姨还死活不愿意,后面粗知道老肥说了些什么,宿管阿姨竟然同意换位了。

  只不过我发现阿姨看我的眼神有些暧昧。

  一切弄好以后,我和老肥就往宿舍走去。宿舍六人间,我很是期待未来四年舍友是怎么样的。

  宿舍在二楼,我和老肥赶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

  待得我们到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老肥牢牢吸引了,谁说肥没有好处的?

  "嘿,全宿舍人都到齐了,你们好,我叫李政,来着山东,希望由我作寝室长能带领我们宿舍走向辉煌!"得,这是个自来熟,还毫不客气的自荐当了寝室长。

  "骚年你好,我就是你的好舍友,朋友都叫我老肥,至于名字嘛,不重要,反正你们也会叫我老肥,我旁边这位帅哥叫王川,我们都是本市的。"老肥这会儿变身中国好基友。

  "我叫锦钱""我叫陆融"其余两人也做了自我介绍。

  "唉,不是说人到齐了吗,还有一个呢"我不由得好奇道。

  "哦,你说另一个人啊,他叫陆血风,不过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身为一个本科生,却和一帮不三不四的人厮混,刚才还有一苍社会混混来我们宿舍呢。"李政知道得倒是挺多,不过我感觉好像有点在说我的感觉。

  “是啊,那个人很自以为是的,我们和他打招呼都不理我们”陆融说道。“玛的,拽什么拽,迟早要他好看。”

  看不出来这陆融好像还热血。

  一宿舍的人就这么聊天聊地,等我们整理完东西,已经晚上了,于是就约好出去吃一餐,算是宿舍第一次聚餐,当然,最后家大业大的老肥买了单。

  等回到宿舍还没坐下一会儿,就出事了。

  “嘭嘭嘭”

  “开门开门”

  “集合集合"嘈嘈嚷嚷的就听清了这几句话,新生们都不明就里的出来了。

  酷E“匠网s唯‘…一w正B版@,、3其LJ他O都是1p盗版Y¤

  只见宿舍楼道下面站着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高年级的。

  ”我说,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叫王栋,我是我们化生学院的扛把子,通俗点说就是我们学院的老大,现在趁你们都在,所以出来给大家开个简短的会议,“说完,王栋也不管不顾下面新生的哗然,陆陆续续的讲了一些东西。

  主要大意就是,院里的人事务归他管,只要学生们不闹出太大的动静,他都可以帮忙扛下来,要是院里学生之间有什么大的纠纷,由他出面协助处理,院里的学生要是被其他学院的欺负了,由他出面协助摆平云云之类的。

  当然,按照他的意思,他身为一个大忙人,不可能时时有空来管这些杂乱事务,所以,想要得到帮助和关照的学生,需要每个月缴纳相应的费用,称之为管理费,你可以不交,但是被欺负了可别怪我。

  至于费用,待会会有人进宿舍去收,取说完就解散了。

  得,我一听,这不就是收保护费嘛,你丫的还整得那么罗里吧嗦的,嫌不嫌麻烦啊。

  "我靠,没想到重点大学居然还有收保护费的,早知道我就不来这个大学了,简直坑爹。"锦钱愤愤不平。

  ”你以为啊,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现实,待会还是看情况,先交了再说吧,反正又不亏多少,出事还有人帮忙“李政倒是看得开。

  ”要交你交,我才不交呢,他妈的凭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钱。“陆融狠狠的说道。

  不错,这孩子有点血性。

  ”老肥,王川,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李政问道。

  ”炒一炒,拌一拌,凉拌呗,还能怎么样。”老肥倒也实在。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跟腔道。

  ”嘭嘭嘭,开门!收管理费“门外传来一阵响声。

  我们相互对视一眼,眼神里都表达着一个意思: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