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了分数,那剩下的就是选择学校了。

  虽然我和大部分人一样,都不喜欢在离家近的学校读书,不过由于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所以选择了第一志愿填报本市的大学。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高中时候暗恋的女生也在这个学校读。

  不过为了表示我对于中国应试教育制度的不满意和我自身的桀骜,第二志愿我填了清华大学,第三志愿填了北京大学,而且都是不服从调剂。

  老肥由于和我分差也就只有6分,所以他填的志愿和我是一模一样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也是无所事事,j就等着录取通知书了。

  期间张德帅和李虎也是把狮子山庄重新整顿安定下来了。

  时间就这样子在我和老肥浑浑噩噩的生活中逝去,就在一天我和老肥在外吃东西的时候,我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对于陌生来电,当然不能说第一句话,万一是讨债的你还可以说是主人不在什么的推脱掉。

  “王川?我是李虎,不知道张德帅有没有和你说过。”原来是狮子庄的李虎。

  “啊,李大哥,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吗?”我没想到竟然是李虎

  “我想请你吃个饭,希望你能赏个脸。”对于素未谋面的李虎,竟然要请我吃饭,我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个八九不离十。

  “既然李大哥都这么说了,我哪能不去?”既然猜到了大概,有免费的饭局,为何不去?

  “别这么叫,多见外啊,叫我虎哥吧,这样亲切,今晚洪山酒店,不见不散“李虎笑着道”好的,一定准时到“我也回笑到。

  李虎和我并没有什么直接接触,现在竟然莫名其妙的要请我吃饭,那么其中唯一有关联的事情就是张剑的事情了,应该就是老肥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李虎,然后李虎想要跟我道谢或者想要拉拢我,哎,没办法,有的人就是天生那么聪明,就比如说我。

  傍晚七点半,我按时来到了洪山酒店,没想到那个倒霉催的门卫竟然还记得我,不过这回他并没有摆架子,而是一脸淫笑着让我进去。

  一进大厅,就有人上来接应我了,我一看,乐了,这不是张德帅手下头号万能小弟,烧烤小哥嘛。

  我一边走一边和他唠嗑。

  ”兄弟,我叫王川,你叫什么?“对于聊天,无论是把妹还是搞基,都要掌握主动权。

  ”哎呦,川哥喊我兄弟不就乱了辈分嘛,天寿啊,我叫何宝强,叫我小强就好了“我的天,看来这小哥这么万能是因为老爸老妈名字起得好的缘故啊。

  才说了几句话,就来到了包间,何宝强停了下来,意思是让我自己进去。

  我推开雅间的门,发现里边满满一桌子菜,却只有两个人在坐着。其中一个笑眯眯的像个弥勒佛一样的,可不就是张德帅嘛,另一个看起来一身肌肉,凶神恶煞的估计就是李虎了,这才像黑社会嘛。

  ”张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还是那句话,对于聊天,无论是把妹还是搞基,都要掌握主动权。

  ”坐坐坐“张德帅笑眯眯的说道”虎哥,久仰大名啊,果然是孔武有力,魄力过人啊”我赶紧对一边的李虎说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一表人才,一表人才”李虎也是爽朗的笑着说道。

  这尼玛不是废话嘛,老子的帅可是经过小区居委会大妈们的一致认可的,ISO9000认证,绝无二家。

  等我一坐下,李虎就举起了酒杯:"来,王川小兄弟,我先敬你一杯,感谢你帮我们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个隐患。""别,帮助张哥是应该的,叫我小川吧,叫小兄弟我怎么觉得在拍古装剧。"我赶紧接话。

  "行,那我就卖个老,喊你一胜小川啦,哈哈哈,先干为敬。"说完一杯50来度的白酒直接下肚了。

  别人干了我不干也不是个意思啊,也拿起杯子就是一大口下去,我勒个去,那个呛啊,当时我一口就喷出来了。

  "唉,我说虎哥,王川他不能喝白的,要不这杯算我的?"张德帅还是很体谅我的。

  "别,这是我欠虎哥的,就算慢慢喝,我也要把它喝完啊!"我赶紧出口拒绝。

  开什么玩笑,这种酒哪能让别人帮忙,这可是长面子的时候!

  "不错,有前途,果然年轻人就是厉害。"李虎赞叹到。

  看来这酒不喝还真不行了。

  这个晚上,李虎意在感谢,其实言语中还是有拉拢我的意思,不过应该是被张德帅说起过我的意思,所以也没有明确表态说要我加入他们。

  总的来说,李虎张德帅的意思就是,随时欢迎我,有事用得到他们的,随时招呼!

  我一寻思,这虽然是强行被入伙,但是相当于有一帮免费的打手!反正出事也捉不到我头上。这么一算,简直赚得不行。

  于是我乐呵了一整个晚上,搞得我妈还以为我神经病发作了。

  这就是本假期自高考成绩后的第二大好事,一帮打手啊,整个县城谁惹我削谁!

  就这么乐呵了几十天,开学时间到了。

  去报道的前一天晚上,李虎,张德帅说要给我践行,当然老肥是顺带的。顺便值得一提的是,庞光在张德帅的死磨硬泡下,加入了组织,不过是属于闲散人士,不听命于谁的那种,说白了,就是挂个护法职称打酱油的。

  离别都是伤感的,老肥一个劲的嚷嚷着要去大学把洋妞。

  庞光一个劲的说要去陪我们读书,体验大学生活,当保安,保洁都可以。

  张德帅一直笑咪咪的说着大学生不值钱,没工作,浪费青春,混黑道才是有前途!

  李虎就不说了,和张德帅这牲口有得一拼。

  简直污蔑我们天朝的大学生。

  当我说我要去大学好好学习,报效祖国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笑得前俯后仰,虽然我也笑了。

  最新M$章r节4_上%酷yx匠s网X)

  一夜离别颇为伤感,但是有时候离别蚀为了更好的聚首。

  第二天我和老肥踏上旅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