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那货我早就玩腻了,不管什么原因,今天,你别想走出去”我发现张剑被逼急了就只会妈的这一句,看来估计是吵架的时候被虐着骂的那种。

  “张剑,你醒醒吧!我已经把你要动乱的消息告诉张堂主和李堂主了,像你这种人,是注定要被砍死的,还想妄图当老大?真是可笑。”青眼说完还自以为很帅的甩了甩头发。

  “去妈的...”

  “停,先别去,你他吗是不是就只会这一句骂人的话啊?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你这样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在家浪费人民币,你懂吗?”青眼说话也是溜“我...”

  “我什么我?你就是上帝失手摔下来的旧洗衣机,能思考的无脑袋生物,连小弟都管不住,全给跑完拉”

  “你....”.我有种错觉,张剑很有可能会被活活气死。

  “你什么你,哎,我说你贱不贱啊,中国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终于,你练成了武林绝学:醉银剑!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大剑人啊,你懂吗,我这么骂你,你都不打我,你说你是不死犯贱?”我真心觉得青眼不进外交部是中国最大的损失,收复台湾本来可以早那么些年的。

  “啊!!!!!”张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抄起钢管就怒气冲冲地向青眼走去。

  青眼一看这个架势,顿时就慌了,一下子连滚带爬地跑向储物间。

  就是现在!

  我拍了拍张德帅,示意他可以开门出去了。

  张德帅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然后大手一挥,示意众人怎么动手。然后就转头率先冲了出去。

  紧接着就很坚实的撞在了卷帘门上,张德帅竟然利用体重优势活活把卷帘门给压垮了,为身后的小弟省去了开门的时间,不愧是大哥,都为小弟做到这份上了。

  门外的人被这咣当,紧接着有时哗啦的一声给震慑到了,张剑还保持着持刀的姿势,青眼还保持着抬脚跑路的姿势,不过他们的表情和张剑身后的小弟一样,都是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

  你看见一个胖子带着一个卷帘门哎哟哎哟的滚了出来,估计你也是这个表情。

  “张剑堂主,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张德帅不愧是做大哥的人物,脸色毫无变化,就好像刚才滚出来的不是他一样,淡定的起身,拍灰尘,打招呼,一气呵成。

  “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张剑也不傻,看到张德帅后就冷静下来了。

  “可以说是我,也可以说不是我,但是终归来说还是我,你懂吗?”张德帅难得奚落张剑一回。

  “你他吗的乱七八糟的说些什么,老子知道你几斤几两,知道你没有这些能耐,今天算我栽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张剑很明显的不服气“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先让我宰了青眼这王八羔子。”

  “啊,不好意思,我的人岂能随便让别人动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是不是会说我连兄弟都保护不了啊,这样子我会很没面子的啊,剑哥。”张德帅继续嘲讽道。

  “呵呵,这回我认栽了,你最好把我杀了,不然你会后悔的。”张剑咬牙切齿。

  “放心,我不杀你,我杀你搞不好要进牢子。”张德帅对着张剑的几个心腹笑着道,“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现在走还有机会,等会儿求着走都走不掉了。”

  场面上的局面已经显示着张剑必败了,不过张剑带来的是心腹手下,所以即使知道必败了,却也没有叛变。

  “啪啪啪,见到这么衷心的手下,我当然要替张剑大哥鼓掌一下以示欣慰啊”我往前一站,同时也把老肥扯在身前,毕竟对面有武器,飞过来打到我怎么办?

  “你又是什么玩意?”张剑毕竟对于一个相对自己而言是小人物的人没有上心。

  )!酷}匠"M网,正版首!发"z

  “你知道这是谁吗?在他面前你就是屎,今天你所遭遇的一切,全是这位小哥一手安排的”张德帅生怕别人不知道,马上接腔。

  我一听张德帅这么一说,就慌了,谁他妈要你说啊,这是作死啊,你这么和他一说,这不是把我往火坑上推吗,狗急了还会咬人呢。

  果不其然,张剑一听,瞬间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了,一双眼瞪得老红老红的,感觉就像是我欠了他500万似的,哦不,几个亿似的,我记得欠了几个亿的只有小学同座阿红啊,那时候我们说好长大了要做彼此的天使的,我对张剑可没有半点欲望啊。

  我看架势不对,赶紧往后跑,顺势又把老肥往前推了一把,祖国会记住你的!

  张剑看我要跑,也顾不得给他带了绿帽的青眼,大吼一声就追着我砍来。

  众人手忙脚乱之下赶紧追着张剑的小弟和张剑一路砍,我跑跑的时候还指望张德帅能帮我挡几下,结果这货竟然跑得比我还快,不是打架高手嘛,一个胖子跑那么快是几个意思。

  还好后面庞光一脚把气急攻心,没什么防备的张剑一脚踹倒,混乱的场面才开始镇定下来。

  张剑跪在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身边还躺着几个身上伤口淋漓不断哀嚎的小弟。

  “闭嘴,不然老子一刀砍断你们的腿”张德帅这时候又拿出了大哥的风范,刚才跑得那么快难不成是战术?

  几个人果然噤声了。

  “张剑,我敬你是条汉子,看在一起混了那么些年的份上,我可以放过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此生不能再走这条路,否则不仅仅是你,你全家都不会好过,相信我,我说到做到,我的为人你也懂。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想想你的父母和女儿”张德帅顿了顿“话我说到这,怎么选择你看着办吧。”

  张剑听完,叹了一口气:“输了就是输了,我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也知道,我对人生也没什么留恋了,希望你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别为难我的家人和我的兄弟们”

  “放心,我会照顾你的家人的。”张德帅承诺到。

  说完拿过了一把匕首,一下就把张剑捅了:“何苦,你我本不必如此。”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别人杀人,整个人从头麻到脚,原来社会上真的有这么血腥残酷的一面,这个画面让我连续几个晚上睡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