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晚上,我和老肥庞光去外面吃烧烤的时候,邻桌坐着几个看起来就是很不安分的那种小青年。几个小青年正在吹牛,“听说了么?狮子山庄的大哥张剑牛啊,7秒77,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说这个不怕出事吗?”“怕什么啊,现在闹得沸沸扬扬,谁不在说啊?已经完爆刘翔记录了”“博尔特都泪流满面,仰天长叹了!”“集合了短小精悍,急速于一身的高手啊!”“..............”

  听着这些话,老肥都笑得趴到地上去了,弄的附近的人一顿莫名其妙,还以为是这胖子失心疯发作了。附近的人都看着,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赶紧起来,趴地上,你捉青蛙呢?”

  “哈哈哈哈....”

  “疯了?”

  “哈哈哈...”

  “老肥,你的U盘掉了!”

  “哎哟我,在哪?”说完老肥这孙子立马爬了起来,堪称最灵活的胖子!

  “快说,这是不是你弄出来的?”老肥一骨碌爬起来就向我问道。

  “这只是开胃小菜,主菜还没上呢,怎样?是不是瞬间觉得你王哥智商远远的碾压了你?不要担心,智商这种东西是不会长的,你就这样子将就一生吧。”我自信一笑“这只是开始,后面才是真正的手段,你们只管看就好了”

  酒足饭饱之后,庞光说是家里有事,就急冲冲的先走了,虽然他回去的方向不是家。

  “哎,光哥这又是找失足去了,身为他的朋友,我好心痛,眼看这么一个社会五好青年,就要陷落在温柔窝里,我愧对祖国啊,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啊?”老肥一路上都在发扬少先队员的优良品质。“王川,你说我既不帅,又没你一样聪明,除了力气大点,胆子小一点,我还有什么用?难道这就是没有女孩子喜欢我的原因吗?”

  “男人生来就有把柄,女人生来就有漏洞,只要把柄够长,堵住了漏洞,那两人都完美了。你懂我的意思么?”

  “可是王川,我把柄也不长啊....”

  “........”

  就这样一路瞎聊,我把老肥送回了家。

  酷b'匠W☆网首Eq发

  期间我还接到了张德帅的电话,说是计划已经进行到第二步了。这也是我当时和他说的,计划进行到一定步骤要和我说一声,这样才好应对突发事件。

  接着我就搭车去到了茶馆找到了张德帅。

  “哎哟,王兄弟,真行啊,你让我找个失足散布张剑谣言,现在弄得街头风言风语,张剑现在杀人的心都有啦,来,先坐,先坐,我们慢慢说。”张德帅一看到我,就激动得上来说了一堆话。“你要找的人,我也找到了,外号青眼,是张剑比较得力的一个手下,一切情况都比较符合你的要求,同时,还有一个比较劲爆的消息...”听到张德帅卖关子,我当然要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走“哦?是什么消息让张哥都这么开心?”“张剑有一个女朋友,可开放了,这不,我手下调查的时候,正巧看到青眼和张剑的女朋友有一腿!”"看来这张剑不仅那方面不行,还要被戴个绿帽啊,人生赢家!那不如我们就来个反间计好了"我给出了一个建议。"中,就依你说的办。"对于免费的建议,张德帅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我和老肥他们依旧是一起出去瞎玩,现在我们在等待的就是一个契机,等到能名正言顺的动手的机会。

  “反正闲着也没事做,又不想上网,不如我们去找那个小学生吧。”老肥这逗逼时刻不忘欺负弱小。本着我是好人,不忘祖国教育初心,我当然是立刻就答应了.....就这样,我和老肥悠哉悠哉的骑着欲要散架的小羚羊,屁颠屁颠的来到了二小校门口!此时才早上9点多,离学校放学还有差不多1小时。老肥当时看了看表,很是闷的叹了口气:“哎,面子真大,要等一小时呢....”我当即给了他一脚:“没吃药,不会进去找?”

  “你试试,进去了我叫你一声爹。”老肥蹲在地上朝门卫室甩了甩头。

  得,看样子又要多一个儿子了。不过对于这种智商的儿子,要来也没事什么用。我不管蹲在街边形式要饭的老肥,当即向校门口走去。

  “那边那位小伙子,做什么的,现在是上课时间不能进去。”这看似从没睡醒的门卫,这回竟然是醒着的的。“大爷,我找我弟呢。”我赶紧找个借口试图混过去。

  “你等等吧,反正现在在上课,就快放学了”这老头子倒还是挺尽职的。

  “大爷啊,您是不知道啊,我家里出事了,我急着找他回家啊,真不能等了,要是平时我也不差这几十分钟啊,您看,我的妹妹,也就是我弟的姐姐宫外孕就快生了,医生说大小只能留一个啊,我赶着让我弟回去见他们最后一面啊。”我装作失声力竭的喊道。“喏,看到远处蹲在地上的那个胖子没有,就是他的错啊.....您到时候别让他进来啊,我怕我弟看到他会控制不住情绪啊.....”也不知道大爷是真心了,还是嫌弃我在他衣服上乱蹭。一边把我从他衣服上推开一边说:“这么严重啊,快去,快去吧,那个畜生我是不会让他进去的!”

  “啊,谢谢大爷!那我先走了”说罢,我对老肥做了个手势,表示我先进去了。

  我记得上次拦住五道杠的时候,他说他是六年级二班的,这好找啊,当即我就在学校里溜达起来,顺便找找六年级二班在哪里。

  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五道杠的教室,一看,嘿,这货果真在上课。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我,我很明显的看到五道杠脸上诧异的表情和向后退的动作。他们的任课老师也发现了我。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师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我表示疑问。

  “啊,老师您好,打扰你上课了,我是苏辙的表哥,家里有点急事,所以要过来找他一下。”面不红心还跳的撒谎是我的强项。

  “老师,他不是我表哥”五道杠当即慌了,立马反驳。

  我靠,老师都没说话,你丫的急什么。老师听到这句话,对于我也有疑问了“是这样的老师,家里面碰上了户口普查,但是户口簿没找到,爷爷说是上次苏辙耍性子闹着要零花钱没给,说是要不给钱就把把户口簿给藏起来,哪知道这孩子真的藏起来了。现在家里面记得团团乱啊,我就是过来问问他把户口簿藏哪了,好打个电话回去交差啊。”在我天花乱坠的功力下,老师一时也没办法辨清是非。

  “我没拿户口簿....”五道杠着急的辩解道。

  “老师你看,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说谎,这样子也不好打扰你们上课,我和他单独出去谈谈吧”。我急忙打断五道杠的话。

  “苏辙,你先和你表哥先走吧,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啊”老师果然被我征服了,虽然最后那句话差点让我老脸一红。

  “好的,谢谢老师。”说罢,我就径直把一直挣扎哀嚎着这不是我表哥的五道杠拖出了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