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没想到我看问题看得那么远,说完这句话,张德帅看我的眼神也不再那不轻视了。“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等到张剑忍不住出手了才能让李虎重视,只不过这样的话,我们是处于被动状态的。”张德帅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只能被动挨打的情况谁也不好受。“既然不想处于被动状态,那就主动出击啊,我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让张剑提前露出马脚。”我尝试着说出了我的建议。“哦?不妨说说看”张德帅果然对于有方法对付张剑这件事很有兴趣。

  “既然李虎不过问山庄的事情,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条件,找人假扮张剑的人,在你看管的KTV,网吧等地弄出一些乱子,最好是能轰动到很多人知道的那种,最后再栽赃給张剑,只要做得隐蔽一些,我想李虎应该会对张剑有些看法的”我悠然说到。“张剑被阴了一把,也许会暴露他的想法也说不定,那样的话就能顺理成章的和李虎联合出手铲除他了,你看这个方法怎么样?”“苦肉计?不错啊,小兄弟,没想到你还是个人才。”别看张德帅看起来有点傻,但是能混到这个位置的人,也不可能是个傻叉。

  没想到张德帅也是一个果断决绝的人,没过两天,街上就传来各种消息。说是有小混混在各个网吧,KTV,D厅群殴打架,钢管砍刀到处都是,得人人都自危,出了事的地方生意也是谈不上了。看得出来,张德帅为了把戏作真,也是下了很大的血本。

  直到混乱结束之后,政府才姗姗来迟,毕竟这种事情他们想管也不敢管,还巴不得多死伤几个人呢。晚上庞光就给老肥和我打了电话,说是张德帅请我们去红山酒店吃饭,说是事情成效不错,要请我们吃饭。

  一路虐待着老肥的小羚羊,好不容易来到了红山酒店的门口,刚要停车进门,却被人拦了下来。“唉,你们两个做什么?这里不给停电车,赶紧滚!”一个门卫都能那么嚣张了。老肥赶紧来了一句:“我们是来吃饭的,有.....”“就你们这样?来红山吃饭?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里面的人非富即贵,赶紧走,你以为这里是路边摊,麻辣烫啊?是你们能消费得起的?”门卫这是狗眼看人低啊。老肥正要辩解,我也不想多事,赶紧拉住了他。打了个电话给庞光,叫他接应一下我们。

  ☆;更%新T#最快上4酷,匠)R网

  有人接应果然门卫的态度瞬间转变,板着的脸一下子变成一朵皱在一起的老菊花:“哎哟,哎哟~不好意思啊,两位,刚才是我眼拙,对不住两位了,希望不要见怪啊....”这是一个小插曲,紧接着我和老肥就进了贵宾楼。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进红山酒店,这里的环境设施真是没得说风格华丽奢侈,听说能来这里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看来果真如此。

  庞光一下子就领着我们来到了包间,房间里面就只有张德帅一个人,看他满脸笑意的样子,就知道这两天的事情进展得还不错。客套话说完,起筷吃饭。“来,小兄弟,王川?是吧,有前途啊,果然是多读书才会有出路啊,哥敬你一杯,感谢你的帮助。”酒过三巡后,张德帅向我敬了一杯酒。“说笑了,我哪里会读书,高考完了我估计连二本线都不到啊。再说了,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啊,事情成不成,还要看那张剑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才行。”

  一说到正事,张德帅也认真了起来:“对啊,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有点不对劲了,早上我们才刚刚开完会,李虎质问张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断的施加压力,可是张剑好像一点不紧张,只是说给他时间,让他去调查。也不辩解什么。不过我发现张剑并没有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情,他该玩玩,该吃吃,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啊?兄弟,你说这什么办?”我也发觉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了,甚至可能朝着更加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出现这种情况,一般下是有两种可能,第一,张剑有完完全全的证据证明这不是他的人,而是被陷害的;第二,也是最不好的消息,张剑可能要动手了,他正好利用这个机会顺理成章的出手,接下这个黑锅,这就说明他有足够的实力来对付你们,而且据我分析,当时的苦肉计并没有什么破绽,所以情况可能很严重,张剑的实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弱!”我把我的分析告诉了张德帅。

  张德帅听完之后眉头紧锁,老肥倒是装逼起来了:“怕他做什么,再牛逼也就是一个人,难不成还是有三个头,六只手,八条腿啊,一样干翻他啊。”“你去啊?”庞光一句话就把老肥噎住了。当时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当即说了出来“我想到一个方法,就是不知道张哥你敢不敢做?”“说说看”张德帅依旧是眉头紧锁。

  我附耳对着张德帅说了我的方法,听完之后,张德帅开心得大笑了起来:“人才!简直太能瞎搞了,哈哈,行就这么办!”听张德帅这么一说,庞光和老肥也是好奇的心痒痒,一直询问是什么方法。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你们谁去大厅大喊三声我是傻逼我就告诉你们”“...”两人顿时无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