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市一中校方组织高三年级举办告别赛,主要是想在明天的家长会之前,给高三的学生们减压。

  根据校方的安排,比赛下午四点半开始,四点钟后,高三年级的学生可以选择去篮球馆观看这场告别赛,也可以选择在教室里学习。

  四点钟的时候,高三年级大部分学生都坐在了观看台上,除此之外,高二、高一两个年级一些上体育课的学生也来到了篮球馆,可容纳上千人的篮球馆人满为患。

  这一切,只因为刘磊和郑飞的赌约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期待最终的结果。

  篮球场上,以郑飞为首的高三六班学生已经提前到场了,他们换上了队服,在球场上进行着热身,而身为校花的顾美美却是全然不顾自己是高三一班的学生,光明正大地和郑飞站在一起。

  “郑飞,这都四点了,高三一班的队员还没来,他们不会吓得不敢来了吧?”

  “其他人应该会来,但是裴东来那个废物就很难说了。”

  眼看高三一班的队员还未到场,两名高三六班的队员走到郑飞旁边说道。

  郑飞一脸的得意的站在那里,骄傲自满的说道:“喝喝,他要是敢不来的话,那么他在全校同学面前的面子都丢光了,不过他来了也是一样的输而已,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请刘磊这样的渣渣是无法改变的。”

  “看,高三一班的人来了”这是一个路边的跑龙套说道。高三一班的篮球队以刘磊为首的一行人缓缓的走向了篮球场上。

  高三一班的众人都带着必输的心情来参加比赛,尽管刘磊和他们说这场比赛一定会赢,但是他们还是无法现在。毕竟刘磊已经快有一年没有摸球了,虽然他一年前确实有实力带领他们取得胜利,但是他们无法相信一个一年没有摸球的人,一年没打球现在也很难回到原来的巅峰状态,而且在刘磊荒废的这断时间里,郑飞可是每天都在训练,现在的技术比之以前更加的出神入化了。

  但是其实刘磊所住的平民窟里有一片空地,和一块破烂不堪的球板,刘磊因为萧鼎强行灵魂融合的原因而没有在去学校打球,只能每天在家里自己一个人打,这里他所能排解压力的唯一方法了。

  何况他现在还结合了萧鼎的灵魂,技术与体能、意识都比之前更加的厉害,可以称之为登峰造极啊,当年的他可以虐郑飞,何况现在呢。

  酷w匠网正…版E首Rx发M

  刘磊还真没有把他们当成对手。

  换好衣服之后曹冰由于不是很放心,就对刘磊说:“上半场,我们先上吧,你在下面认真的观看他们的战术,下半场在上。”曹冰不知道现在刘磊的技术,但是他知道那份打球的意识还是很强的,这不会随着久没练而减退,二是担心刘磊现在这种状态上去会被对方满状态的郑飞羞辱。

  刘磊对这个也无所谓,在他看来不论怎么打都是赢而已,不过他是想把今天郑飞在校门口嘲笑他爸的仇报了。“好的没问题,等你们打完上半场我再给你们分析好战术在上吧”刘磊自信的说道。

  双方的人员刚上场郑飞忽然发现我没在场上于是就大声的吼着:“刘磊那个孙子呢?还不快点过来给爷爷磕头,现在就藏起来不敢出来了?”说完还故意对我比了个中指。要是我刚刚还不想让她受伤的话,那么现在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了,待会一定要你背抬着出去。

  比赛一开始的抢求是有曹冰对郑飞,看谁可以把球先从高空中抓下来,果然曹冰没有没有郑飞的跳跃力好,球刚出去就被郑飞个拉下来了,接着又是一条龙上篮,比赛刚开始几秒就被他拿了个一血。郑飞的技术确实比一年前更加的强了,不过刘磊依然没有放在眼里。

  但是某些人就不一样了,穿了个超短裙,上面一件几乎透明的低胸装,里面一条黑色的半杯式胸罩,还使劲的在哪里跳跃着,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若隐若现,看到直接让人大喷鼻血,边跳还边喊着:“哇郑飞,你好会射啊”果然二货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话也是如此的二。

  没过多久,双方的比分已经相距20多了,终于在一声哨响之后,上半长结束。

  曹冰带着疲惫的走了过来,怀着必输的心情说:‘刘磊还你上吧,加油“我之前是他们这个队的灵魂人物,他们还是依然的相信我安排的战术。”小李你去拦住那个红毛,张涛你拦住光头的那个,刘安,你去拦住那个高高瘦瘦的,死死的叮嘱他,不要让他有机会拿球,家俊,你去站板,发挥你的优势。郑飞就是我的了“

  过了5分钟后双方球员都休息的差不多了,下半场开始,我们队开球,郑飞看到我上场还是不忘的嘲笑了一声:”孙子,到你上啦“”傻逼“我冷不溜的丢了一句就走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们队刚开求的时候郑飞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兴奋剂飞快的跑了过去,一下子就把球给截了,然后在全场带球而过,飞快的到篮下准备上篮,就在她跳起来准备吧球放入篮筐是一个身影在三分线初飞身而起,接着就是一声哨响,球出界了。

  ”哇~~~~~~~~~~~“台上传出来了疯狂的尖叫声,他们都意识到了,以前的哪个刘磊回来了。刘磊站在郑飞的旁边,郑飞脸色苍白,”这一场你一个球都别想进“刘磊对着他轻声的说道,但是那气场却主以吧人个吓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麻辣佬的浪漫说:

以前总是看小说,现在才知道写小说原来那么累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