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和人不一样,人穿着鲜艳是为了吸引眼球,但动物披红带绿却不止如此,还可能是为了警示敌人。越是危险的动物颜色便越是鲜艳,身处在大自然中就不能漠视这种潜在的规则。这蛾子翅膀上的粉末该不会有毒吧?

  想到这点我就脑仁发麻,赶紧扯出水壶对准聋叔的嘴一顿猛灌,必须尽快清出他口腔中的有毒物质。聋叔太实诚了,嘴里含着扑棱蛾子料想味道不好,好不容易尝到甘露,于是“咚咚咚咚”的全都咽了下去。

  我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这小子怎么连漱口水都喝?当下也顾不上什么,把聋叔扶正,让他微微低着头,然后伸出中指一下就杵到他嗓子眼里,惹得聋叔“哇哇”吐起来,把肚子里的存货都折腾了出来,一时半会儿还止不住。

  j@最l新#章节|上酷H匠网

  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我还没来的反应就又被撞了一下,力道不大不小,什么东西敢跟小爷挑衅?不会是那只被我关起来的红蛾子咬破束缚飞出来,现在来找我偿命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我轻描淡写的向着袋子的方向瞟了一眼,出人意料的,那里黑咕隆咚的,那袋子竟然也没了。

  这地方是不是水货版的百慕大三角啊?怎么什么东西都能丢?我回转手电照过去,触目所及竟然全是飞舞的黑蛾子,围绕着塑料袋上下翻飞,大概是想营救袋子里的花姑娘,乍看过去就跟一小股龙卷风一样。

  数以万计的蛾子就在你眼前噼里啪啦的飞,这场景看的我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怎么突然间这么多只蛾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爬出来的?我举着手电向四周的墙壁照过去,却一只都没发现。

  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了“叽”的一声,原本上下翻飞的黑蛾子就跟中了邪一样,呼啦一下四散开来,向着洞顶冲过去。我顺着它们的飞行轨迹照向洞顶,马上看到顶壁上密密麻麻的停着几十万之扑棱蛾子,黑压压的一片,恶心的要命。

  我原本一直认为虫子只能恶心人,却无法伤害人,它们恶心人的最终结果就是被人厌恶的拍死。但是,当数量众多的虫子聚在一起向你挑畔的时候,你还能忍住不逃跑吗?

  反正我不能。我冒着生命危险向前两步拉住我的背包,然后想了一下便把一旁的红蛾子一起顺进了背包中。如果聋叔真的中了毒,有了这个虫质也容易让医生判断毒性。

  做了万全的准备,我将聋叔扶起来一下扛到肩膀上,然后喘着牛气,迈步向洞口走去。

  然而在转身的瞬间,我竟瞟见墙壁上忽然显出了一片不规则的黑影,这令我浑身一激灵,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料想......这奇怪的东西此刻就在我的身后......

  我仔细听着,除了飞蛾翅膀煽动的声音,我听不到其他多余的动静,莫非是我神经过敏?我怀着侥幸心理再次向着墙壁瞟了一眼,日的!果然不是幻觉!那黑影果然还在!

  此刻聋叔就在我肩膀上,如果受到攻击,聋叔首当其冲变成我的挡箭牌,以他现在半死不活的状态,挨一下可能就直接过奈何桥了。应该先把他放下,然后跟黑影单挑,但是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惊动人家,招来不必要的杀身之祸?

  我慢慢转身,将聋叔风口浪尖的位置缓缓调换到安全距离,同时我也终于看清了墙壁上黑影的真身,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我第一反应是一阵恶心,这东西周身上下到处停落着红色翅膀的幺蛾子!

  这难道是那些飞蛾的巢穴吗?一个会移动的巢穴?

  怎么也解释不了眼前看到的这个东西,难道真是那些飞蛾的巢穴?但是这动静也太诡异了,怎么就忽然出现在我身后了呢?

  就在这一刻,我头脑中闪现了很多的念头,主角当然是我和这个移动的巢穴。我在想我应该怎么办呢?放下聋叔跟巢穴拼个你死我活,就像奥特曼打怪兽一样,还是尝试跟他做交易?

  不过我失策了,巢穴很明显没什么同情心,明明看见我身负聋叔,却打算趁此机会痛下杀手。这怪物的周身本没有任何特征,看不到眼睛也看不到鼻子,此刻却在它头部的中心位置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

  我马上扛着聋叔后退了一大步,害怕黑洞里会弹出嘴来咬我们,但我身后就是墙了,已经退无可退,眼见着怪物却在向我缓慢逼近,怎么办?现在信佛还来不来的及?

  相持这一段时间我也在观察眼前的怪物,它的移动速度非常慢,料想是因为身为巢穴,肚子里还孕育着飞蛾的后代,不敢轻举妄动,我也许可以在速度上作些文章。于是我开始用手电向四周照,牢记逃跑路线,虽然扛着聋叔速度会有所减慢,但我现在逃命的时候一定倍觉身轻如燕。

  成败与否就在此一举了,我在心中默默计数,当怪物离我只有不到一腿的距离时,我忽然关掉手电狠狠砸向它,然后也顾不得黑暗,依照心中默记的路线没命的跑。

  脑后又传来“叽”的声音,大概是怪物恼羞成怒组织队伍来歼灭我,果不其然,耳边马上传来无数翅膀扇动的声音,后背也明显感觉有东西往上撞。但求生欲望促使我不顾一切的逃命,心中的小宇宙还没有熄灭,小爷还是有机会的!

  膝盖忽然一疼,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什么东西狠狠砸到了我腿上,疼不疼的我不在乎,但这么关键的时刻我的膝关节竟然使不上力气了。

  我挣扎的爬起来,但刚刚坐起竟对上两个黑漆漆的窟窿。我心里明白这就是怪物那双空洞的眼睛,我们两个的脸几乎贴在一起,它身上的飞蛾都顺势爬到了我脸上。

  我应该踢它、踹它,拉它咬它推它,但我绝望极了,脑子里只剩下两个漆黑的窟窿,再也想不起任何东西。恍惚中后脑忽然一疼,直觉得天昏地暗,倒地的瞬间还在想,我也许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朦胧中看到一条小河,涓涓的河水流的很急,姨夫正蹲在河边用手划水,然后微笑着转回头看我,“他们越是嘲笑你,你就越是要做给他们看。河水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你足够自信,它就无法吞噬你的灵魂。”

  我搔了搔脑袋,觉得姨夫这话太过深奥,如果姨夫指的是我俱水这件事,这问题三年前不就解决了吗?我缓步走向他,在他旁边蹲下身,“不用管别的事了,以后估计咱们都不会分开了。”

  我看到姨夫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河对岸说,“你看到那些正在赶路的人了吗?”

  我顺着看过去,确实看到一大群人疾步快走着,他们的面色看不清楚,但就是给人慌张的感觉,于是随口说了句,“这么着急?赶着投胎去吧?”

  没想到姨夫却点头,“是啊,正是投胎的旺季,他们都争着投个好人家。”

  这话听在耳朵里,却震撼在心脏上,我豁然转头看向姨夫,结结巴巴的说道,“您不会特地带我来投胎吧?那我可不干!咱两个要是赶在同一时间,生出来不就是兄弟或姐妹?如果是一男一女......不行!太乱了!还是您先去,我一时半会儿还不着急。”

  姨夫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我在河的这边,他们在河的那边,我们是没有交集的。至于你......”他手上一用力,我“扑通”一下被推到河里,“你更不属于这里,赶紧给我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