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李老头忽然对着一个方向不动了,料想是发现了什么,我急忙也把手电光移过去看个究竟。

  光束投过去的瞬间我忽然全身发麻,腿肚子发软,险些瘫坐在地上,光亮的尽头赫然躺着一具人骨......一具发光的人骨!刚才明明没有!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更a新#最i,快上*y酷.匠q)网

  身旁的李老头咽了口口水,声音大到我都能听见。我们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白骨,生怕它会有什么动作,但是等了好一会儿,那吓人的东西还是一动不动。李老头向着它迈出了一小步,我心中一惊,赶忙伸手拉住他的袖子,“找死啊!”

  李老头没有看我,却甩开我的手说道电话现在看来怕也没用,何况他还欠咱们一条人命呢。”

  我无话可说只好放手,看着他继续向那具发光的白骨移动着,然而就在他第二步刚刚落地的时候,一股阴风吹过,我们两个不由自主的闭上眼。风过后我们重新睁开眼睛,竟看到白骨的旁边赫然躺着另一具发光的尸骨......

  真是贵宾级待遇,吓唬我们都成双成对的。听姨夫说了这里有人骨,也知道人骨会发光,更知道它会忽悠一下掉脑袋,却没听说它还有个伴儿,一个会动换的伴儿。

  李老头显然吃了一惊,刚迈出几步又忙不迭的退了回来。但很快他便意识到逃避不是办法,于是再次向危险迈出了脚步。

  但这一次我绝不允许,一把便将他拽了回来。李老头很不高兴,大概是因为下定决心不容易,被我一把抓回来,冲锋号又要从头吹了。“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很坚定的点头,“有!你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说完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大踏步走向那具发光的尸体。早料到李老头不可能听话的等着,他只是愣了下,然后马上追上我,“又不是什么好事,来回抢什么?一起过去一起过去。”

  我点头,两个人于是坚定的向着危险前进,空气中渲染了些许悲壮的气息。

  离目标还有两米远的时候,我和李老头都看出了些蹊跷,那怪物的脸虽然闪着光,但是还能隐约看到些许皮肤,而最令我们吃惊的是,怪物的手腕上正挽着一个帆布包,那样式就与聋叔的一模一样。不会吧!难道这就是聋叔?

  意识到这点,我们两个都飞快的跑上前,也顾不上什么白骨什么闪光了,一门心思要把聋叔弄出来。

  耳边忽然呼呼作响,眼见一股黑风迎面而来,我吃了一惊,条件反射的捂住头蹲下身子,脑袋里闪现出一个字:完了!这大概就是王.刚口中那股邪恶的势力,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场了,都还来不及做准备!不过我身上穿了液体盔甲,只要护住脑袋,它应该也奈何不了我。

  我怀着等死的心情蹲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出乎意料,风声很快就过去了,我试探性抬起头睁开眼睛,用手电四处照照。躲避的瞬间我就在担心,不会睁开眼睛的时候聋叔又不见了吧,还好,聋叔还是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身上的亮光都不见了。

  老天还是眷顾我的!我赶快跑过去,在他身边蹲下来查看他的伤势。我伸手去摸他的脸,却摸到满手的粘液,那种油腻腻的感觉,恶心的我直咧嘴。

  聋叔吐了?也不能吐到眉毛上啊!我一只手探入背包找东西擦拭,一边小声叫身后的李老头过来,“过来帮我照着,我找找看什么东西能用。”

  很安静,没有人搭理我。我猛然间停住动作,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马上回转手电照向李老头刚才站立的位置,那里没有人,李老头竟然也凭空消失了。

  李老头不见了,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一下子凭空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身后的聋叔忽然一阵剧烈的抽搐,然后痛苦的呻吟起来。这一声特别响亮,在这漆黑的环境里,在这寂静的场景中,在这诡异的氛围下,我竟然被聋叔这一声呻吟吓得一个踉跄,几乎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身旁的聋叔仍旧不停的呻吟着,但我的大脑似乎已经停滞,声音只是传入我的耳朵,却并没有引起我任何的反应。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隐约响起一声轻斥,“真没用!把手电捡起来!”

  “李老头?”我猛然间惊醒?慌忙用手电向着发声的方向照去,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我其实并不确定声音来自哪里。但我敢肯定那确实是人的说话声,阴阳顿挫,决不是我的幻觉。

  聋叔又是一阵呻吟,我这才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从背包中拿出绷带做准备,一边轻声叫着聋叔的名字,希望他能恢复些意识。

  我用绷带擦掉他脸上的粘液,查看他的眼睑,判断聋叔此刻已经陷入了昏迷,但奇怪的是,我找不到他身上有任何外伤,浑身上下完好无损,那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了腾出两只手进行急救,我找准角度后便把手电放到了地上,从刚刚就一直觉得手电的光束忽明忽暗,现在其中的一支手电竟干脆不亮了。此刻的我真是惨到极点,李老头不见了,聋叔又这样半死不活,如果连唯一的光源都跟我闹别扭,那我干脆自行了断还比较痛快。

  我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聋叔身上,但手电罢工直接影响效率,还好出门的时候我准备了充足的光源,我一边从包中抽出一支备用手电,一边轻描淡写的向着问题手电瞟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眼竟令我大叫一声,连脚心的汗毛都直立起来。手电上竟然有只眼睛在直直的看着我,不时还诡异的眨眨眼。

  自古以来那些灵异故事大都喜欢在眼睛上做文章,我们这些停尸房管理员也很不喜欢看到睁着眼的尸体。不过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猛然看见虽然不禁一哆嗦,但很快便看清这不过是一只花背蛾子,停在手电的光源上,乍一看上去会以为是一只翻着白眼的人眼。

  我伸手将蛾子赶走,然后把手电拉近一些。聋叔的情况很不妙,脸色已经变得紫青,但我却无法判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用手探试他的鼻息,觉得呼吸虽然急促却非常轻弱,难道是聋叔的呼吸出现了问题?

  我正焦头烂额不知所措的时候,原本死气沉沉的聋叔忽然动了动嘴唇,似乎要说话。但当我看到聋叔的嘴里探出两只黑色须子的时候,就再也不敢有侥幸心理了。

  两只须子从聋叔微张的口中探了出来,还轻轻的抖动着,这场景惊得我一身冷汗。很快我便意识到这也许就是聋叔的病因,虽然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我绝对不能见死不救。

  不能贸然动手,万一这不知名的危险生物受到惊吓,向着聋叔更深处地方一通乱钻,那聋叔就算是钢铁侠也逃不过一命呜呼的命运。

  我探手从背包中取出一个塑料袋,把接口对准聋叔的嘴,然后轻轻捏住聋叔的鼻子,静静的等着那怪物自己爬出来。

  黑色须子的真身终于耐不住寂寞,缓缓探出了头,一下便跑进我事先设好的埋伏中。我不敢怠慢,马上封住塑料袋的袋口,然后拿到眼前,用手电照着仔细研究起来。

  袋子里是一只红色的蛾子,翅膀已经被聋叔的唾液浸湿了,但仍然能清晰辨认出上面那眼睛一样的花纹。只是这只蛾子的颜色是鲜红的?这让我禁不住皱起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