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门就看到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王.刚坐在桌边正等着我,李秋艳却不在。

  他看到我进来赶紧站起身,“按规矩应该请你下馆子,不过那种嘈杂的环境不适合谈正事,只能委屈你在这里用餐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受,其实不饿,但看到好吃的还是止不住肚子叫,这就叫没出息。头一天灌了一肚子酒,第二天头晕脑胀几乎没吃东西,所以眼下这种情况我也没办法保持什么高姿态,二话不说就开始风卷残云。

  这一餐我可没喝酒!

  王.刚一直没说话,只是看着我吃,直到见我放下筷子他才冲我竖起大拇指,“年轻人,胃口真好。”

  “王叔......我能这么叫你吧?”

  王.刚点头同意了。

  “秋艳阿姨呢?我以为你们两个都会在。”

  王.刚有些无奈的笑了,“她不是随叫随到的,一般都是她主动来找我。”说到这里他长叹了口气,“自从她女儿死后她就变的多疑了,她总是觉得女儿是被人害死的。”

  我了解,脖子上的勒痕不是存在着疑点吗?

  当然了,这是我的心理活动,我并没有说出来。

  “秋艳阿姨不在也没办法,只好先跟您说了。”我顿了顿,整理了下思路才继续说道:“你们为什么说我姨夫死了?”

  “我有说过你姨夫死了嘛?”

  “这......你们上次和我说故事的时候,不是说我姨夫死了?秋艳阿姨还在呢,可是我前面还刚给他打了电话呢,不信你自己给他打电话看看。”我顿时急了。

  王.刚明显皱起眉头,想了半天还是摇摇头,“我真的没有说过你姨夫死了啊,我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看着王刚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可是昨天他明明说姨夫死了啊,难道是我听错了?不可能啊,他为什么要撒谎呢?

  王刚想了想,不着调为突然脸色急变,变得苍白无比,我刚想上前询问的时候,他摆了摆手:“咱们不用再执著于这件事了。我想我可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自从出了那个山洞之后,有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说一些话,连我自己有时候都会忘记。这就是后遗症。”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你看看这个,也许能在这上面找到疑点。”

  我一把抢过王.刚手中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

  照片上只有三个人,有姨夫,王刚,李秋艳,只不过这张照片有些模糊了,三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怪异,像是照片曝光照成的。

  王.刚指着照片向我解释道:“这张照片是当时我们去山洞之前拍的、上面有一句话,是你姨夫写的。”

  我轻轻读着那几个字:“祭祀事止,莫再追寻。我会回来的。”

  我把照片递给聋叔他们看,然后在一旁坐下默不作声想事情。

  聋叔盯着照片叨念了两句,又传给了李老头,然后也托着下巴装深沉。

  李老头翻看了好一会,表情相当严肃,最后还是把照片还给我。“你想让我们看什么?”

  我把照片放到中间的茶几上,指着它说,“就是想让你们看上面的这句话。”

  聋叔看看李老头,又看看我,“我们看过了,你继续说。”

  我于是往前探了探身,“你们觉不觉得这话说的有问题?”

  李老头又把照片拿起来看了一遍,很轻的摇头说道电话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普通的一句话嘛。”

  真没用!我暗自叹口气,接着道:“他最后一句话说我会回来的,就是这句话可以,他不是一直在我们的身边吗?为什么他还要说我会回来的?而且这句话你们注意看了没有?后面这句话好像是别人写的,字体根本不一样。”

  我指着照片上的字体让他们对照。

  李老头皱起眉头,“好像有点道理啊?”

  聋叔挠挠头,“可是你不是说王刚告诉你,这句话就是你姨夫写的嘛?没有什么错误啊。”

  “王刚也说过,只从进了那个山洞之后,他的记忆有些错乱了,那就是说,他的机器好像是被人乱改动了一样,有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也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就好像他亲身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李老头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你明白的告诉我们,你怀疑什么?”

  我叹口气,向聋叔要了根烟,“我现在头脑很混乱,所有的想法都是很不靠谱的,所以特地找你们来帮忙。假设我所怀疑的是对的,你们顺着我的思路能想到什么?”

  “嗯......”李老头首先发言,“第一种可能性,正如你说的,这句话可能不是你姨夫说的。是别人写上去的,但是谁写上去的,你也不知道,王刚也不知道,你要怎么调查。”

  我看向聋叔,发现他半眯着眼就快睡着了,于是狠狠踢了他一脚,“醒醒嘿,说完了再死觉。”

  聋叔懒懒的瞟了我一眼,换了个舒适的姿势,“别问我,我现在脑子里都是玄疑片,我想到的可能性跟包青天差不多,你还想听吗?”

  又来了,这个男人太爱现,不说出点儿惊天动地的言论就无法正常的新陈代谢。“你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聋叔不屑的哼了一声,“预防针提前打了,也已经把我之后的发言总结成包青天了,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没胡闹,这真的是经过我反复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虽然聋叔胡闹的最高境界是表情镇定且不苟言笑,但像这样郑重其事的说明还是第一次。我于是决定暂且信他,如果真的发现他是说评书再凌迟处死不迟。

  “咱们先来把时间段分一下,转折点自然集中在王.刚所说你姨夫死的那一天。小子,你姨夫在这个转折点之前是什么样子?”

  oG更l:新最快上=e酷匠B%网

  我怪笑一声,“当时我也问了王刚,他说了他从出山开始,记忆有些混乱了,而且我也打电话证实,姨夫确实还活着,并不是我们这段日子见到的是他的鬼魂。”

  “嗯。”聋叔点点头,“那么转折点之后呢?”

  “好像没有了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问题就在这里。”聋叔伸出一个手指头向我比划,“如果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我根本不相信所说的是同一个人。什么样的人会忽然变成一个跟以前的自己截然相反的人?”

  他说的我一愣,胸口莫名有些发麻,支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还是一旁的李老头接过话头,“心理学管这种人叫双重性格。”

  “确实有这种说法,但分界点会这样明显吗?某天之前是a性格,某天之后一下就变成b性格了?更年期还反复发作呢,人格分裂就这样刷的一下变过去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这个.......”李老头也哑口无言了,双重性格确实是在ab两种性格间不停切换,但姨夫的情况却像是两种性格提前做了协议,前几年呈现a性格,后几年呈现b性格,其间不可以友情客串。

  “引导部分就说到这里,下面我说一下我的结论。我认为转折点前后你遇到的是两个人,只是这两个人几乎长的一模一样。由于第一个人跟你接触的机会太少,导致你几乎分辨不出长相以外的其它细节。照片上的那段话确实值得关注,但关注点你也说了,应该是最后一句话:“我会回来的”这句话。

  明明你的姨夫就在你的身边,为何王刚说你姨夫死了?还是亲眼看到的?你有想过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