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当然不是稀奇事,真正让姨夫犯嘀咕的是上面那一层青苔......这青苔哪儿来的?姨夫四处张望,很快在附近又找到一块这样的,但两块在颜色上有明显不同,绝对不是来自同一块石头。

  看着手里的两块石头,姨夫忽然茅塞顿开。

  捡石头的地方离溪流很远,但上面的青苔却恰恰说明这个地方曾经被溪水浸泡过。大概是遵循着什么规律,小溪在某一时刻一定会变身成一条激流。

  但这条溪水就是一千年前遗弃部落赖以生存的水源吗?这个还是不敢肯定,姨夫于是很快追上李秋艳询问他的观点。李秋艳盯着溪流“恩”了半天,才呵呵一笑说道:“我也说不准,咱们必须在看到它的最大流量以后才能做商量。”

  大家于是在离小溪十米远的地方生了堆火,没料到这一守就是一宿。

  溪水仍然不紧不慢的流着,完全不顾及围观者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前半夜大家还都有精神,围着火堆天南地北的聊,但是困意马上就把他们席卷了。经抽签决定由姨夫和王刚值夜班,作为女士的李秋艳便很快就地卧倒了。

  谁也没想到会在这种荒郊野外过夜,大家什么准备都没做,只能脱了上衣铺在地上当垫子。

  但地上到处是碎石头,压在身下可不算舒坦。王刚活的虽不娇贵,但细皮嫩肉的也从没受过这份罪,没躺下的时候已经困的眼皮打架,刚一躺下就被两块尖利的石头硌的直咧嘴,顿时睡意全无,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已经是后半夜了,这股子困劲过去这一宿可能也就挺过去了。

  为什么姨夫会对死而复生这件事如此坚信不疑呢?多年前他去海外探亲,偶然间遇到一位家,两人一见如故,很快成了莫逆之交。在一次生日宴会上,这位好友醉醺醺的把他带了自己的室中,骄傲的炫耀着自己那些珍爱的藏品。

  但真正引起姨夫趣的却是其中的一个青铜簋(专门用来装食品的器物)。

  对于姨夫来说,青铜器虽见的不多却也不算少,按理说应该不至于引起他这么大的反应,但他却被上面的纹饰图案深深的迷住了。古代的文字也许只有专家才能够读懂,但雕刻的图案却不然,只要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和历史事件来考虑,想读懂图形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画面上是一群人,有的没有胳膊有的没有头,陆续走入一扇大门。但却有一个女人与他们方向相反,正在从大门里向外走。

  姨夫觉得这幅画并不简单,也许它纪录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事件,那些没有头的人大概是死了,正在穿过阴界之门,那个与他们方向相反的女人一定是通过某种途径可以再次返回到人间。

  从此以后,姨夫便对于这一项死人复活有一种兴趣,平时没事的时候也翻看一些资料,不过平时网上,或者老人们口传,都是没有真是依据的,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

  一直到现在出现这种超乎常理的案件,才让他起了疑心。

  想到这里姨夫不仅长叹口气,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成功,如果这真的是用来复活死人的祭祀,那么这不就是一件普通的命案了。

  因为需要让死人复活,祭祀的过程是非常的残忍,单单要牺牲掉的活人,就是不知多少,那就表示,这件案子要是不破,那么就要死很多人。

  正在这时忽然听见王刚惊呼一声“疾流来了”。

  姨夫刷的一下就翻身坐了起来。眼前的一幕令他大吃了一惊,那条筷子宽的潺潺细流什么时候暴动成这个样子了?宽度陡然间涨了几百倍,只是犯个愣的时间,溪水就已经浸过他们脚踝了。大家赶快退到安全距离,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条松紧带一样的溪流,口水变成浴缸。

  “看这阵势,真是后浪推前浪啊。”

  “那句话是形容长江的。”

  @0酷匠网永`F久免a费9!看小√说

  “......我随口说一句,长江应该不会介意的......”

  流量少的疑问解决了,现在要弄清楚这条河在一千多年前是不是也这样雄伟壮阔,由此才能弄明白它是不是遗弃部落人赖以生存的源泉。简单讨论之后,大家一致同意顺着河流寻找水源,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条口水溪水量的剧烈变化。

  三个人顺着水流向上游走,一路上的艰辛就不用提了。

  或许你会有疑问“有什么可艰辛的?就当作游山玩水不就好了?”这个嘛......游山玩水固然好,但是这件案子诡异莫测,而且还加上恐怖的活人祭祀,现在他们要去寻找真相,更是恐怖异常。

  溪水又恢复成原来的口水状,到后来连王刚也没力气娱乐大众了。大家闷着头往前走,心里的疲惫远远超过了身体上的。源头到底在哪里?不知今天晚上是不是还要在野外扎营。

  傍晚时分,五个人终于走到了口水溪的源头。有喜悦,但大家只是咧了一下嘴,然后便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喘粗气。不是什么宏伟壮观的地方,只是巴掌大的一座岩山。岩山从中间断裂开一个不大的洞,潺潺溪流就是从这个洞中流淌出来的。

  李秋艳根本坐不住,屁股还没热就走到洞口边观察起来。这个洞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应该是大自然的杰作。这个洞足够一个人的进出,照这个大小来看,即使水流变得湍急也能顺利的从这里流出,这里应该就是口水溪的源头。

  其余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姨夫摸了摸岩石的外沿,“秋艳,有没有发现什么?这条溪流是不是铭文里提到的神水?”

  李秋艳想了想,轻轻摇摇头,“还是不能确定。必须要弄清楚这种间歇性的流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果一千多年前这条溪水也这样,遗弃部落的人是不可能没有大型的存水器皿的。”

  王刚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把脑袋探进洞左右看看,然后对大家说,“咱们是不是应该顺着水道进去看看?”

  李秋艳马上兴致勃勃的呼应,“好啊!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好东西!”

  姨夫相当谨慎,考虑到他们的随身装备,万一遇到危险防御值几乎为零,攻击力也只能用负数表示,最为领导的王刚虽然在警校的时候搏击还是不错,但是当上领导之后很少亲临现场,而且也发福不少,最为女队员李秋艳更是不堪一击,那么姨夫就是这个团队里唯一具有武力值的男人了。

  “我并不反对进去瞧瞧,但是咱们这一次的准备太不充分,遇到危险连应对的能力都没有,咱们应该打有准备之仗才是。”

  王刚已经摩拳擦掌,兴奋的脸颊发红,姨夫这盆凉水泼得他极不舒坦,“我就是受不了你这种胆小怕事的性格,做事要有牺牲精神懂不懂?总是这样怕东怕西的什么迷都解不开。你们谁害怕就留在这里,反正我是要进去的。”说着话,头一缩已经进了岩洞。

  胆小怕事?我?

  姨夫差点没气的火冒三丈,居然说一个经常亲力亲为在案发现场第一人的老刑警胆子小?作为领导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虽然知道王刚是在用激将法,但是姨夫也是气得不轻。

  突然,谁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在一道影子跟着王刚身影一闪而过,没入了岩洞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