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刚闷不作声走向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我摸不准他是怎么想的,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小步,高级知识分子,不会对故人之后下毒手吧?

  还是热内盈眶?可他们并没有我预想的那样热泪盈眶......莫非我对他们来说不是故人之后,是仇人之后?

  老女人倒是有些惊异,她走过来看了看我,才低着声音说道电话如果你真是老蓝的侄儿,有些事情你必须要知道。”

  王刚叹口气,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点起烟闷闷的吸了起来.“大妹纸,你告诉他并不是什么好处,老蓝这么做很明显是在保护他。要是真的能说,估计老蓝也告诉他了,就是不知道为何,这小子居然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天意啊,真的是天意啊......”

  老女人坚定地摇摇头,“他今天这样站在咱们面前,我看真的是天意,偏偏我决定继续研究的时候,老蓝的侄儿就这样找上门来了。”

  王刚的脸色很是阴沉,“大妹子,放弃研究吧,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咱们谁都不能预测。”

  老女人冷冷的笑了笑,轻轻摇摇头,“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王大胆子了,你退休了,你有了钱,出了名,怎么竟然变得这么胆小?”

  王刚点点头,“没错,只怪我们经历的事情太离奇,这是会出人命的,而我有妻有子,我都已经上了那么大年纪,只想好好苟延残喘几年,不想再冒险了。”

  “我不会强求你,但我现在已经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所以这个老虎屁股,我是摸定了!”

  可以想象这是段什么样的谈话吗?

  我根本听不懂,但好像话题挺严肃,全是生生死死的。这两人这样唇枪舌战你来我往好像一个辩论赛,却完全忘了我的存在,他们难道是故意留下我来为他们做评委?

  “打扰一下,我觉得你们经常提及我姨夫,我是不是也可以参与到你们的话题中来?”

  王刚看了我一眼,叹口气便不说话了.老女人转头看我,很严肃的对我说,“这个故事有些长,我没讲完之前,你先不要插嘴。”

  看到我乖乖的闭上嘴,他终于开始了他的故事会。

  老女人自我介绍了一遍,她原来叫李秋水,来后才改名叫秋艳,出乎意料,她当年在警局只不过是一个户籍科的小干事。

  在警局也没有做多久,但是当我问起为什么她在警局里没有档案的时候,她故作惊讶的望着我说,怎么会没有她的档案?

  虽然她演得很逼真,但是我看的出来她是在撒谎,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反正该找到的人已经找到了。

  她初进警局的时候在在五年前。话一说出口,我更怀疑她之前说警局没有她档案的可能性了,五年前都在警局干事,居然没有档案?真当警局是菜市场,想来就来吗?

  在此之前,她的家里全都是学习考古的,所以多多少少她也接触到这一方面。

  在发生那件活人祭祀的案件之时,她其实已经怀疑一些古代祭祀活动是用来使死去的人重生的。

  只是这个研究的颠覆性太强,她只是个小人物,在说警局是什么?是相信科学,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所以她没有勇气将这一想法公布出来。

  后来由姨夫提出来,在和当时的领导王刚等人的结论令她感到无比的欣慰,原来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也因此她马上便加入到这件事情的研究组中。

  考虑到这一课题的社会影响,他们被迫采取封闭性的研究方式,研究的过程是索然无味的,直到一年前,事情开始变得无法控制了。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2011年的9月初。那天下午李秋艳正在警局翻阅资料,蓝海(也就是我姨夫)一个电话追了过来,说案情有了新的进展,叫她马上去老地方碰面。

  因为当时他们都是警察,在调查这一件活人祭祀的案件中,是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取证,包括一些行动的,因为案情太过于匪夷所思,而且王刚当时虽然是局长,但是迫于社会,和上头的压力,还是进早了结案。

  所以当时几人都是秘密行动,聚集在李秋艳父亲的研究所当中。

  在当时来说,祭祀活动的研究已经是这几个人的全部生命了,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只要是接触过这件案件,接手过这件案子的人,不管是亲手接手,还是旁观的,全都会受到诅咒一般。

  因此李秋艳以最快的时间赶回了研究所。她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他,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那种抑制不住的笑容,于是李秋艳马上猜到蓝海带给她的绝对是个久违的大好消息。

  “咱们从一具尸体上找到了一段文字,但是我们并不是考古人员,看不太懂这些文字,想叫你赶快来看看!”蓝海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表情丰富的就像个孩子。

  对于李秋艳来说这当然是个好消息,虽然她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但是父母亲都是考古界的泰斗,而她对于问你又时分的敏感,一些古代文字,她还是能看的出来的,这种天份也让她的父母感到惋惜,要是和他们一样学习考古,定然能创出一份辉煌。

  “给我,给我看看!”李秋艳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呢,你看!”王刚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有有一段古代文字,是刚从尸体上拍下来的,文字就刻在了尸体的头皮上,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发现。

  不知道是用了什么高科技机器刻上去的,文字小的可怜,放大了几十倍才看的清楚,要是不小心,都会当成是一块胎记,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纹上去的。

  最新章/节:、上《Y酷q匠)/网I@

  “快说说,上面都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到那个古代祭祀场所的所在地?”王刚和蓝海紧张的感觉的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胸口跳了出来。

  “确实提到了一个地方,但我并不确定那就是祭祀的所在地。铭文中很大的篇幅都在讲述墓主人的生平,只在后面提到了一个地方,但也只是一语带过。但是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会刻在这具尸体之上。”李秋艳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非常可惜,这座墓很久之前已经被盗了,墓中的古器一件都没有留下,连棺盖都被撬开,里面连一片尸骨都找不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